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8028-42262836/

第六十六章 静玉生香
    而宫中的夜晚,还很热闹。

    太医院的制药堂中,安妘拿着碱水淋在积雪草上,放到火上慢慢的在蒸。

    碧霜坐在门前的石阶上,仰头看着烟花一脸愁色。

    宋思也在屋中。

    安妘轻轻的推开了窗子,透过那一点缝隙看着窗外盛开在夜空中的烟花。

    宋思在桌旁,将蛋黄花、水飞蓟和睡莲分别放到了三个铜盘当中,只待等会儿将这些花放到蒸屉当中。

    安妘转头看了一眼宋思,笑道:“没想到宋大人这么?#21335;福俊?br />
    宋思摇头:“做大夫的,若要?#20013;模?#21487;是要不得的。”

    安妘将窗子关上:“医者仁心。”

    宋思抬眼看了一下安妘:“我记得你欠我两个人情,我说什么你?#34015;?#29031;做,是不是?”

    她蹙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只听宋思温声说道:“宫中是个人多口杂的地方,所以很少有太医会做许多成药放着,大多都是需要的时候再做,知道为什么吗?”

    安妘听了此话,缓缓说道:“怕有人拿做好的药动手脚吧?”

    宋思点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所以,你今天未必一定要做很多擦脸膏子出来,?#38498;?#20063;是一样,用时再做,不至于让别人钻了空子。”

    安妘心中一热,朝宋思走近了两步:“这就是你要?#19968;?#30340;人情?”

    他细细端详着她的脸:“?#21069;。?#19981;然下次还得帮你涂药。”

    安妘面上一红,没再说话。

    大内中的福宁宫门前,贞妃已经缓?#38454;?#20102;出来,从新坐到了步撵之上。

    她能说的,已经全部和太后说了,至于到底怎么成全,还得看太后和上天的意思了。

    天上的烟花终于停了下来,广兰宫安昭仪今日的风光却未结束,明日这后宫当中又是一番风景了。

    第二天,早朝时又言官进言,说昨日皇上为昭仪过生日的场面,实在太大,于礼不合,皇上对此沉默不言,只问了还有没有别的事。

    安琮说,宋悠连夜快马加鞭的?#19979;罚?#24050;经到了山匪横行的南州一带,现已住在南州的知府衙门里。

    这一消息被安妘听到时,安妘不知为何?#35835;?#19968;下:宋悠竟如此拼命的赶了过去。

    在估摸着各宫娘娘们给皇后请完安后,安妘便去了皇后的凤仪宫中。

    一为给文乐公主治脸,二是请一道旨意。

    文乐公主的脸上的痘痘现在基?#38745;黄穡?#23601;是脸上还有些痕迹,从来都是痘?#32531;?#21435;,痘印难去,安妘琢磨着除了保湿补水以外,还得给文乐公主用一些美白的东西。

    从文乐公主的寝殿当中退出来后,安妘便直奔正殿而去。

    入了正殿,安妘也不多话,直接跪了下来:“求皇后娘娘一个恩典。”

    皇后当时手中正拿着帕子在擦手指尖,见安妘这没?#35775;?#33041;的一跪,不由将手中的帕子拉直了:“怎么?”

    安妘蹙眉:“小女知道,宫中多是?#36824;?#20154;,而后宫中的宫女也是圣上的人,圣上只要?#19981;叮?#27809;准能从宫女变成主子,所以,各宫的宫女也是十分金贵的。”

    皇后听了这话,不由失笑出声:?#30333;?#28982;有,又能有几个?#32771;热?#29616;在是奴才,就不该异想天开的要做主子。”

    她说到后面时,声音都高了两分。

    本来皇后就是皇帝明媒正娶的妻子,?#38498;?#23467;的嫔妃都未必能真?#30446;?#21644;以对,要是再知道后宫的宫女也不安分,心中必然生气。

    安妘看到皇后有些着恼的样子,心中偷笑了一声,又继续为难的说道:“?#21069;。?#30343;后娘娘说的是,只是小女在宫中不敢行差踏错,不敢得罪人,更不?#25671;?#38543;意指派身边的宫女。”

    皇后垂眸看着安妘:“宫女都不敢随意指派?本宫可没闲工夫在这里听你打哑谜,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安妘抿唇:“皇后娘娘,因为太后娘娘赏?#24605;?#20010;丫头给我使,但奈何小女是个没有身份的,压不住人,又不好直接和太后娘娘去说,只能来请皇后娘娘旨意。”

    皇后眉梢微动:“你是让本宫在母后头上动土不成?”

    安妘连忙叩头:“绝不是,小女是想……想请教皇后娘娘如何御下,毕竟,昨儿要不是她们几个没有守好门,也不会有人在小女做的擦脸汁子当中动手脚,偏偏还是公主殿下要用的,若是小女一不小心给殿下用了,小女挨打受罚甚至丢了性命是小,但殿下……”

    一听事关自己女儿,皇后登时坐直了身子:“混账,连个门都守不好,还能放人进来捣乱,是谁进你屋里动的手脚,捆了那几个丫头来好好拷问。”

    安妘蹙眉,连忙道:“昨儿小女问过了,进出我那屋子的人有?#30473;?#20010;,也说不清是谁动了手脚,但毕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还是不要得罪太后娘娘为好啊。”

    皇后眉心微皱:“这倒不假,但也不能让别人有害文乐的机会,这样……”

    安妘点头,十?#21046;?#24453;的看着皇后。

    皇后忽然眼眸一转,盯着安妘的双眼,不由笑了一声:“你真是个满腹诡计的人啊。”

    安妘垂下头:“小女不懂皇后娘娘在说什么。”

    皇后笑着摇?#36820;潰骸?#20320;虽然被母后一手提拔到了太医院中,但到底没有身份地位指使那些高阶的宫女,你来本宫这里诉苦,难道不是让本宫给你身份和地位吗?”

    安妘头更低了一些,没有说话。

    皇后的手摩挲着柔滑的绢子:“本宫不是不能给你,但是,你?#20040;?#24212;本宫一个条件。”

    安妘抬头,眼睛一转:“什么条件?”

    皇后慢悠悠的说道:“若他日本宫需要你时,你要为本宫做事,?#28909;?#19981;依,这身份本宫如何给你的,便能如?#38382;?#22238;。”

    跪在地上的安妘没有说话,心突突的?#30887;?br />
    从凤仪宫中出来时,安妘的身份地位并没有任何改变,但她心中却有了一个明确的认知,皇后轻易不能招惹,这个没有儿子的后宫女人,已经在思考一些危险的事情了,若招惹了皇后,日后麻烦无穷。

    但,太后赏的那四个丫头,却必须得想办法拾掇拾掇。

    如此,安妘这几日按着宋思说的,每日在制药堂当中做一些当日需用的擦脸膏子。

    每日两瓶用葡萄籽和孔雀石粉做成抗衰老的擦脸膏子,一瓶给凤仪宫中的皇后,一瓶晚上给福宁宫的太后,每日用碱水蒸了蛋黄花,收取汁液给文乐公主使用,再每日用碱水蒸了积雪草,收取汁液,给赵贵妃使用。

    如此一来,她每日在太医院制药堂的时间?#21152;?#20004;个时辰,而太后赏的秋蘅四个丫头在小屋那里没有主子侍奉,倒是乐得自在。

    转眼,便到了三月底,正是太后的生辰将至,皇帝命人开始筹备。

    安妘在制药堂正在收取积雪草的汁子,听到消息后,便转头问了一句碧霜:“咱们手上有多少银子?”

    碧霜想了一下:“还有二百多两银子。”

    安妘仰头算了算:“十两银子能换一两金子,碧霜,换二两金子吧。”

    碧霜一愣:“姑娘要做什么?”

    安妘将手中的东西放下:“太后过生辰,当然要做贺礼啊。”

    碧霜蹙眉不语。

    安妘瞧了她一眼,笑道:“月见草,?#20498;?#33457;,加上金粉,可以做成擦脸膏子的,能延缓衰老,抹平细纹,比孔雀石粉还好用。”

    碧霜眼睛一亮:“这可真是太高?#35835;?#19968;些,这东西……”

    安妘笑了笑:“我记得,这套,叫臻时,但现在……该叫臻时玉容膏更合情合?#21834;!?br />
    碧霜点头。

    安妘握了一下碧霜的手:“你去吧,换上些金子,交给宫中造办堂的人,将金子打?#19978;?#32454;的粉再拿回来,记得,一定是你亲自盯着。”

    碧霜听后,连忙应了,按着安妘的吩咐换了金子去打粉。

    宫中的日月虽然波折,但不是后妃的安妘,到底日子是安静美好的。

    宫外的宋悠大败南州山匪后,不出意外的救出了辅国公和安珏。

    然而,出了南州的地界儿后,在宋悠架着马车携辅国公和安珏回京的路上,却并不那么太平。

    出了城,走在官道上,虽然安全,但也极其容?#22918;?#20154;盯上。

    当午后刺眼的阳光照下来的时候,宋悠不由眯了一下眼睛,一股困乏之感正在身体四处蔓延,然而,下一瞬他便从车上跳起拔剑而出。

    一把长剑在阳光下?#33080;?#26368;耀眼的光芒打在宋悠的脸上,正如同黄泉引路之灯。

    宋悠出剑与那人长剑碰撞,两把剑,同时嗡鸣出声,而剑的主人分别都?#20219;?#33853;于地上。

    站稳后,宋悠看着来人,不由轻叹出声:“你是谁派来的杀手?”

    来人一袭黑衣,带着黑色的斗笠遮住了脸。

    黑衣剑客森寒一笑:“这重要吗?”

    宋悠语气倒是轻快:“那你总该告诉我,你要取谁的性命吧?”

    车中安珏掀开帘子瞧了一眼,痛心问道:“难不成是安琮?”

    黑衣剑客?#20013;?#20102;一声:“非也。”

    宋悠蹙眉:“看你刚才招?#21073;?#25105;似乎在前两天见过,难道是山匪中的一个?可山寨主人不是答应了朝廷的条件?”

    黑一剑客抬手出剑,直朝着马车而去:“那是他们的事情,与我无关!”

    宋悠见状,冷眉一腾,旋身出剑朝那人刺去。

    黑衣剑客鬼笑一声,猛然改变路数,跳在马车之上,一掌震碎马车,车上辅国公和安珏齐齐摔出。

    剑客手中长剑此时朝宋悠刺去,而朝着那剑客冲去的宋悠避无可避,对方竟一剑没入他的肚腹!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足球比分188天宏达 北京pk10开奖 北京快中彩开奖记录 有平特肖三中二吗 宁夏11选5走势图基本 七星期开奖现场 股票推荐·天牛宝 足球比分500 股票融资费用_杨方配资开户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一尾中特联准 开心棋牌在线 合买彩票那个网站靠谱 gta偷车赚钱地点 新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西甲联赛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