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788-42262862/

第六一五章、娶妻求贤
    “静姝?静女其姝,倒是个好名字。”姚佳欣微微一笑道。

    乌拉那拉静姝忙屈膝做万福,“皇后娘娘过奖了。”

    这声音徐徐缓缓,优雅沉静,的确是个不错的姑娘。

    姚佳欣笑问:“你读过《诗经》?”

    乌拉那拉静姝樱唇微启,正要应声,旁边的承恩公夫人马佳氏急忙道:“回皇后娘娘的话,静姝幼入承恩公府教养,素日只读了《女则》《女训》这些教导女德的书,闲暇时则与女红、厨艺为伴。”

    姚佳欣挑眉,瞧着那乌拉那拉氏周身的气度,倒是不像是那种没怎么读过书的女?#27185;?#39532;佳氏这话明显是谦虚。

    但谦虚过头,就有些虚伪了。

    不过姚佳欣也没指望问两句话就能问出什么来,便扫了一眼堂中那些外命妇与各家年轻小格格,扬声道:“也?#24613;?#25304;谨,今日既是赏花春宴,也不必呆在品诗堂,尽可随意出去游览,只要别出了武陵春色即可。”

    “是,皇后娘娘!”众人忙屈膝,参差应声,虽恋恋不舍,但还是三三两两退出了品诗堂。

    这武陵春色四面环水,相当于一个岛屿,姚佳欣早叫人把这岛屿给圈了起来,当做今日春宴的场地了。

    品诗堂?#26247;?#19981;算太宽敞,人都塞在这儿也是无趣。

    富察氏快步走到姚佳欣身侧,低声道:“皇额娘,这乌拉那拉家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位乌拉那拉格格虽是承恩公同族,但只是远支之女,其父官职也不高。”——此次入宫赴宴的外命妇与格格到?#23376;?#35841;,富察氏早就提前看过一遍了,自是一一记下了。这乌拉那拉格格若想给给八贝?#31449;?#36125;勒做嫡福晋,似乎略逊色了些。不过容貌礼?#30631;?#24230;都是着实上佳。

    姚佳欣定定瞅了富察氏一眼,只怕承恩公府是瞧上弘旭了。以弘旬亲王的爵位,按规制是可?#38405;?#20004;个侧福晋,即使科尔沁那边占了一个,?#19981;?#26377;一个空位呢。

    被姚佳欣如此盯着看,富察氏顿时脸色一变,终于想到了什么。

    姚佳欣便道:“放心吧,那个乌拉那拉静姝举止端方,大不了本宫给她指个宗室子弟,也不算辜负了。”——这样的周身气度,给人做小妾着实委屈了。

    听了这话,富察氏松了一口气,那乌拉那拉静姝虽然父兄不显,但也?#26247;?#26159;著姓大族,又是承恩公府的养女,而且模样也是那样出众,气度也极好,若真许给六爷……富察氏想想便觉得不安。

    好在皇额娘并无此心,富察氏一颗心落回肚子里,连忙屈膝道:“多谢皇额娘疼爱。”

    姚佳欣笑了笑:“好了,你也别拘谨,只管出去玩吧。”

    富察氏脸一红,出去玩?自嫁给六爷,她总觉得……皇额娘像是把她当孩子一般。

    富察氏乖巧应了一声“是”,便出去?#20843;?#34920;妹佟佳玉稚了。

    乌拉那拉家有心将自家格格推去睦亲王后院,这点姚佳欣看出来了,在场嫔妃也都看得分明。

    坐在底下吃茶的粹嫔海氏脸色似乎不大好看,但旋即她便扬起了笑容,“皇后娘娘,嫔妾瞧着这些小格格们青春可人的样?#27185;?#21487;真是羡慕。”

    说着,粹嫔抚了抚自己的脸颊,“再过两年,嫔妾的弘暮也该?#22836;?#24744;给相看福晋了呢。”

    姚佳欣淡淡道:“到时候本宫自会尽嫡母职责。”

    粹嫔温顺地应了一声“是”,“皇后娘娘贤德仁爱,嫔妾自是放心的。”说着,粹?#36523;?#20102;一眼躬身退出品诗堂的承恩公夫人与乌拉那拉静姝,幽幽道:“这乌拉那拉?#39029;?#24681;公府没有适龄的格格,便拿了旁支的来充数,未免也太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了。”

    姚佳欣淡淡一笑,“嫡支旁支什么的倒不打紧,只要品性才貌出众即可。”——忽的,姚佳欣心下一动,给弘星和弘旭选福晋,的确不必执着于世家大族嫡支格格,这乌拉那拉静姝的性情倒是与弘昴的要求倒是十分相符。

    粹嫔脸色忽然一白,皇后该不会真的瞧中了这个乌拉那拉氏吧?睦亲王有个尚?#21767;?#38376;的科尔沁的侧福晋,若是再叫着乌拉那拉氏占了一个名额……

    裕妃笑着说:“皇后娘娘说?#30473;?#26159;,娶妻求贤。”

    姚佳欣含笑颔首,“裕妃说?#30473;?#26159;。”

    粹嫔听得“娶妻求贤”四字,暗暗松?#19997;?#27668;,看样子皇后娘娘无疑给睦亲王纳侧,似乎是打算把这乌拉那拉氏许给八贝勒?这八贝勒性子跳脱,的确需要一个沉稳的福晋,?#20248;远嗉尤?#24944;呢。

    粹嫔含笑道:“这八阿哥天性活泼,合该挑选一个端庄稳重福晋才相?#22235;亍!?br />
    听了这话,姚佳欣一脸古怪之色,?#26174;?#21271;辙的性?#27185;?#20250;相宜才怪呢!

    有人觉得夫妻该性子互补,但姚佳欣觉得,娶妻最要紧的便是合意,性子一定要相近才好。而且弘星一直嚷嚷要娶一个眼睛大大、活泼可人的福晋,而弘昴择要求安静。

    所以,姚佳欣并没?#26032;?#28857;鸳鸯谱的打算,娶妻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娶个?#32531;?#24515;意的,岂非害得自家?#25552;?#19968;辈子不痛快?也耽误了人家好姑娘的青春。

    只是这些姚佳欣?#24651;?#19982;粹嫔解释,只淡淡道:“这些小格格都十分出众,本宫也得好生考虑考虑才是。”

    武陵春色一带春光明?#27169;一?#30340;甜香沁人心脾。武陵春色的东面便是皇子们练习骑射的西园校场,自弘昼分府出宫后,宫中的阿哥们便?#38405;?#20146;王弘旭最为年长,七贝勒、八贝勒、九贝勒和十阿哥都唯他马首是瞻。

    腿?#24597;?#21033;的太监高举着靶?#27185;?#22312;操场上无规律地跑动着,箭?#39640;?#21691;射出,哪怕是最年幼十阿哥准头?#19981;?#31639;可观,起码不至于?#23547;?#23556;伤太监。

    很快,阿哥们先后射空了箭囊,三三两两下马歇。

    弘星一落地,眼珠子便不住地朝着那粉意嫣然的武陵春色撇去,他眼珠子咕噜一转,捂着肚子“哎哟”了一声,“六哥,我肚子?#30343;?#26381;,要去茅厕!”

    弘旭眯着眼睛打量着弟弟上下,也不晓得是真?#30343;?#26381;还是?#23433;皇?#26381;……

    弘旭也晓得今日皇额娘举办春宴,邀请了不少适龄的小格格,便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道:“那你快去快回。”

    弘星嘿嘿笑了,他连忙揪了揪弟弟弘昴的衣袖,“九弟,你要不要一块去?”

    弘昴下了马背之后,就已经瘫在了一旁的躺椅上,眼皮都?#24651;?#25260;一下,只淡淡道:“不去。”

    “你——”弘星怒瞪了弘昴一眼,简直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自己未来福晋的人选?

    弘星跺了跺脚,“我不管你了!哼!”

    看着弘星健步如飞的样?#27185;?#24344;旭摇了摇头,果然是?#23433; ?/div>

大厨师登陆
湖南幸运赛车冠军 极速快3开奖结果 全讯网香港赛马会 玄武棋牌游戏平台 快乐扑克派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王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北京pk10七码全年可用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我只想赚钱 一首歌 申城棋牌首页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爱 彩票excel全攻略 挂机赚钱开通会员 天易棋牌游戏的官网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