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788-40654286/

第四七七章、皇貴妃與賈常在
    姚佳欣吩咐太監嬤嬤好生照顧弘小星和弘小昴——尤其是弘小星,這孩子太皮了,得好生盯著,然后便領著賈常在往水閣中去了。

    賈常在婀娜細步,裊裊娉婷,誰能想到竟是個女裝大佬呢?

    “你們在外頭候著便是。”姚佳欣淡淡吩咐貼身宮女們。

    濃云玉露面面相覷,忖著這賈常在如此嬌弱,想來也是傷不到娘娘一根汗毛的,便老老實實候在外頭了。

    這水閣小巧玲瓏,冰裂紋的窗子外正是那嵐霧氤氳的澹泊湖——隔著浩渺澹泊湖,正好與太后的澹泊寧靜殿遙遙相望。

    賈常在細步上前去關窗戶,正好瞧見那湖泊遙遠對面的那座山水簇擁的巍峨的殿宇,手不由僵了片刻,而后“碰”地一聲重重關嚴了窗子。

    姚佳欣分明瞧見,賈常在那那俏麗嫵媚的眸子染了一層幽暗的陰影。

    月前那頓廷杖,因為她的插手雖免了“褫衣”之辱,但那實打實的三十板子,那滋味定然不好受。

    姚佳欣嘆了口氣,“月前的事兒,說來也是一場誤會。”

    “誤會?!”賈常在櫻唇之畔蔓起一絲冷獰。

    姚佳欣道:“太后常年禮佛,最是愛惜名聲。若非是誤會你與十四貝子有什么舊情,也不會如此狠下殺手。”

    賈常在一怔,忙試探性地問:“您是如何知道的?難道是十四福晉跟您說了什么?”

    姚佳欣搖頭,“事關十四貝子,就等于事關十四福晉親生兒子的未來。本宮雖十四福晉有些交情、也有姻親,但她也絕不可能將此事告訴本宮。”

    賈常在更加狐疑了。

    姚佳欣不欲賣關子,便微笑著說:“是皇上告訴本宮的。”

    賈常在愕然,“萬歲爺……都告訴您了?”

    姚佳欣點頭,目光在賈常在那纖細婀娜的腰身上瞄著,“關于你的一切,皇上都告訴本宮了。——包括你的身世來歷。”

    賈常在露出不不敢置信的神色。

    姚佳欣卻更好奇賈常在的腰身,這小蠻腰啊,目測也就一尺八九!

    妥妥的小腰精啊!

    但是……在姚佳欣仔仔細細觀察之下,她發現賈常在的腰肢雖然細,但髖部……也是盆腔有點小啊。要知道,大多數女性,腰圍和臀圍的差距都比較明顯,而男性因為不需要生娃,所以腰部和髖部的差別不大。

    當然了,也不排除有的女人天生盆腔就小。

    粘桿處出身的細作人員賈常在很快就察覺的皇貴妃的眼睛竟在盯著自己腰部——以及腰部往下位置。賈常在心底一涼,皇上難道連這個也告訴皇貴妃了?

    姚佳欣也很快察覺,自己的眼神似乎有點女流氓了。

    她掩飾性地咳嗽了兩聲,“你怕是不曉得吧,女人的腰雖然細,但是髖骨會比較突出,也就是……咳咳,看上去屁股比較大。”——畢竟說髖骨盆骨什么的,恐怕賈常在會更加聽不懂,所以她換了個比較接地氣的說法。

    賈常在臉色有些古怪,這就是素日里高貴典雅的皇貴妃?居然盯著他的屁股看?!

    姚佳欣忙繼續道:“而男人,通常是上下差不多粗細。”

    聽了這話,賈常在終于可以肯定,萬歲爺還真的全都告訴皇貴妃了!

    賈常在低下頭,聲音細細道:“奴才不是男人。”

    姚佳欣:“額……”

    姚佳欣頭上滑下一滴冷汗,“那個,本宮的意思是說,男人和女人的骨架,天生就是不同的。”

    賈常在古怪地看了姚佳欣一眼,“既然萬歲爺都告訴您了,您還這般觀察奴才的……嗯,骨架作甚??”

    姚佳欣:我純粹就是好奇嘛!你那副看女色狼的眼神是幾個意思?!

    “咳咳!”姚佳欣以咳嗽掩飾自己的尷尬,“畢竟你生得這般貌美,聲音也很嬌軟,本宮實在覺得匪夷所思。”

    賈常在淡淡道:“皇貴妃娘娘謬贊了,同樂園唱昆曲的小太監里,也不乏相貌出眾、聲音好聽的。”

    姚佳欣:“額……說得也是。”——太監扮女人可比后世那些女裝大佬具備更多的優勢,起碼不需要練偽音。

    姚佳欣覺得自己不應該繼續這個話題了,人家成了太監已經夠可憐的了,現在還要扮做女人……

    她連忙露出微笑:“所以說,本宮應該感謝你。若非有你分擔恩寵,只怕本宮便要遭受六宮怨妒了。”

    賈常在微微俯身:“皇貴妃娘娘言重了,我本是一介奴才,能有幸享受榮華富貴、過主子般的日子,已經是三生修來的福氣了。”

    姚佳欣低聲道:“其實宮里的內監……也有不少娶妻的。”——只不過不能跟宮女對食,因為宮女那是皇帝的預備役小老婆,哪怕歪瓜裂棗,旁人也是不能覬覦的。但是那些有品級的太監,無不是在外頭置辦了宅子,有不少人都娶了妻子、過繼了兒子,老婆孩子熱炕頭,過得跟正常男人似的。

    賈常在苦笑了,“奴才是粘桿處的人,不同于宮中內監,本就是沒那份指望的。”

    是了,粘桿處可是細作機構,人員身份嚴格保密,未免泄露身份,連家人都是不能聯系,更何況是娶老婆、過繼子嗣了。

    見皇貴妃面露憐色,賈常在忙道:“其實奴才已經算是好時運的了,入了粘桿處,一家子人也算是有了著落。”——雖然在家人眼中,他已經死去多年。

    賈常在又道:“奴才因相貌不錯,分派的差事也輕松,這些年也沒遭過什么罪。”

    姚佳欣:太后的三十板子還不算遭罪?險些被十四貝子“玷污”難道也不算遭罪??

    “咳咳,之前你在十四貝子府上的事兒……想來很是讓你覺得惡心吧?”在這點兒上,姚佳欣實在是太同情賈常在了。

    賈常在俏麗白皙的臉蛋一愣,“萬歲爺……連這個都告訴您了?”一時間,賈常在的臉色有些古怪。

    姚佳欣點了點頭,這事兒四爺陛下只怕還覺得很歡樂呢,雖然細作暴露,但狠狠惡心了他那個討厭的弟弟一回。

    賈常在臉上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容,“惡心?只怕奴才才是最叫人惡心的吧?”

    姚佳欣一怔,她原本一心驚訝于“女裝大佬”這事兒,竟忽略了,賈常在心里竟是如此自卑。明明受害者是他,卻是一副錯在他身上的口吻……

    就像是女人差點被侮辱,卻自責穿得太暴露。

    姚佳欣道:“燕好之事,應該兩情相悅才是。是十四貝子霸王硬上弓,就算有錯,也是他的錯!你又何需理會他心里如何想?就算他心里不舒坦,也是活該!”

    賈常在俏臉一怔,他怔怔看著眼前的皇貴妃,他忽然有些明白,萬歲爺為何那樣寵愛皇貴妃、信任皇貴妃了,甚至連龍體有異都肯告訴皇貴妃。

    皇貴妃,與旁人是不同的。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华东i5选5带坐标走势图 免费下载熊猫麻将 山东十一选五免费计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360分 海螺水泥股票分析 31选7开奖结果走 捷报比分下载竞猜捷报比分 怎样在开盘前买入股 申城棋牌2.0手机版 省快乐十分走势 3d近100期开奖 海南麻将怎么打才赢 精准六肖期期中无错版 斗牛棋牌休闲 北京pk105码三期计划分析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