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164-42262911/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罪孽
    隆庆帝本想责怪锦衣卫的?#21543;?#29983;咽回去。

    “顾湛这是什么样的运气?”

    他忍不住感叹,任?#38382;露加?#21487;能被顾四爷撞破了。

    锦衣卫指挥使深以为然的点头,“据奴才察知,本来大长公主想着等陆侯爷回京后,直接把她送过去伺候的,连镇国公夫妻都完全蒙在鼓里,府中下人也多是不知道她,只当是投靠过来的亲戚,每年来上镇国公府上打秋风的人并不少。”

    “你是说,若不是顾湛撞见了她,又跑过来同朕告状,朕派人去教训大长公主时,陆恒才知?#26469;?#38271;公主给铮儿准备了个妾?”

    “镇国公最近一直把自己困在书房,除了让镇国公世子……认罪之外,他没去见过大长公主,也没见过任何人,据说几次三番将镇国公夫人拒之门外。”

    “喝。”

    隆庆帝嘲讽一闪而逝,以为躲起来不见人就没事了?

    “朕让你查镇国公夫人生铮儿的事,可有消息?”

    “有。”

    锦衣卫指挥使把写好的秘报递给隆庆帝。

    没想到皇上时隔多年后,再次查证陆铮出生的情况,有几人出入镇国公府等等细节都被隆庆帝要求查得一清二楚。

    给镇国公夫人接生的稳婆等伺候的下人更要重新筛查一遍。

    皇上已经有心认回陆铮了。

    锦衣卫指挥使为陆铮高兴,虽然陆铮在镇国公府也是没人敢招惹,很多人都讨好的存在。

    但是陆铮同陆家人感情很淡。

    偶尔,陆铮回到镇国公府,不似在回家,而是去做客一般。

    那股子?#25512;?#35752;好,很难让人放松开心。

    陆铮以前便很少回镇国公府,宁可去京城购置的私宅也不?#25954;?#22238;家。

    镇国公府对陆铮也许从来都不是家。

    锦衣卫指挥使很希望陆铮成为皇子,进而登上太子的宝座。

    因为,他始终认为陆铮就是比其余皇子更为出色。

    隆庆帝认真看了奏报,同他让东厂以及密探查到的情报大同小异,旁枝末节上有所出入,反而是正常的。

    倘若连旁枝末节都一摸一样的话,隆庆帝反而会疑心。

    “此事不可外泄一个字,尤其是对铮儿,你更是不可多说一句。”

    “奴才遵旨。”

    锦衣卫指挥使连连保证,隆庆帝叹道:“正因为对铮儿有期望,朕才再查了查,其实朕是相信铮儿?#35831;?#20146;骨肉的,只是……”

    隆庆帝摇头,“抖怪顾湛!也是他顾家弄出偷龙转凤的事,朕也不至于多心。”

    “是呢,谁能想到话本戏剧中的桥段还真在现实发生了?当时听到消息,接?#25509;?#20048;侯的状纸,奴才都不敢相信呢。”

    锦衣卫指挥?#39038;?#30528;隆庆帝的话,顺利甩锅,把隆庆帝对陆铮血统的疑心原因都甩到顾二爷头上。

    “要说,他也算是心狠手?#20445;?#21448;能隐忍,欺骗了很多人,让世人都以为他醉生梦死,已经认命了,没想到他在暗处不仅?#34987;?#20102;这一出偷龙转?#38126;?#21518;来更是将火药扳回屋中,制造了一个密室,最后差点把追过去的永乐侯关近密?#25671;?#19981;,已经是关进去了,只是永乐侯聪明把他也给脱了进去。”

    “哦?”

    隆庆帝做出认真倾听的神色,顾湛还有这么厉害的操作?!

    隆庆帝发觉自己仿佛低估了顾湛,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顾湛已经成长起来,临危不乱的处理危机。

    他是极满足?#20013;?#30140;,“顾湛仿佛离着他自己的目标越来越?#35835;恕!?br />
    原本沉重的声音突然上?#38126;?#38534;庆帝突然哈哈大笑,“想着混吃等死?不能够!”

    锦衣卫指挥使一脸懵逼,混吃等死?

    顾四爷吗?

    他弄不明白皇上的笑点在哪?

    更不懂那么宠爱顾湛的隆庆帝特别想见股四爷?#21693;堋?br />
    “顾湛只能朕欺负,旁人让他不开心,就是让朕生气。”

    ?#21834;?br />
    锦衣卫指挥使默默同情大长公主。

    怕是大长公主绞尽脑汁都不会想到顾四爷把陆铮的妾揍了。

    还在皇上面前告了她一状。

    这波操作,也只有顾四爷敢做。

    大长公主哪怕不如以前得宠,也是隆庆帝的姑姑啊。

    在皇帝侄子面前告状,顾四爷的脑袋同一般人不一样。

    而笑?#27599;?#24515;的隆庆帝仿佛同以往也不大一样了。

    *****

    镇国公府,太监总管传了口谕之后,婉拒镇国公夫人的挽留,没有收下任何的银子离开了。

    镇国公夫人心中忐忑,“铮儿?#38382;?#22238;京?”

    “听说就在这几日,陛下已经让百官操持起来隆重迎接四少爷。”

    仆妇毕恭毕敬的回话,“奴才们将四少爷的院落收拾得很干净,您上次让摆过去的盆景也已经抬过去了。”

    大长公主听闻抿了抿嘴,上扬的眼梢有一瞬的恼怒。

    “母亲,以后铮儿的事,您还是别管了。”

    陆恒面色微苦,拦住大长公主,“您若是为儿子好,就别再插手铮儿的?#38534;!?br />
    “我哪会知道顾湛敢同陛下说?”

    “您没听?#24403;?#19979;说吗?永乐侯的情分是罪重的。”

    陆恒有几分唏嘘,“您到底要做什么?儿子很想问您一句,你还要护着他到?#38382;保?#36825;个主意是不是他给你出的?您以为铮儿会为一个女子的求情就能网开一面?”

    “我就是想着他身边没人伺候。”

    “以前铮儿也没人伺候,您怎么?#35805;才?#20365;妾?”

    陆恒直接挑明,“母亲,谁都不是傻子,宣武将军的事,你管不了!”

    ?#21834;?br />
    大长公主一瞬脸庞苍白,“你说什么?”

    陆恒低垂眼睑,“您做的事,我都知道了,这份罪孽,儿子为你们承担下来,毕?#40723;?#26159;儿子生母,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早早请封了世子,本以为他能护住陆家,我不该那么匆忙就请封世子的。”

    “恒儿……”

    “顾四爷说过,儿子造得孽,跪着也得受完,子不教,父之过,是我没教好他,这份罪孽有八成的原因在我,若我不是怕他因为嫉妒铮儿心态不平,也不会把父亲留给我的麾下交给他调动。”

    大长公主抓紧袖口的手松开了一些,“恒儿,我只希望能保住宣武将军一条血脉。”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脉动棋牌手机版怎么下载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 湖北十一选五app 殡仪馆附近做什么赚钱 快乐飞艇 推广淘宝优惠券如何赚钱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14年香港赛马会论坛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彩票控 大话经典版能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是官方彩吗?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 北京pk10赛车预测qq群 辽宁11选5玩法技巧 4人麻将一共多少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