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260-37937655/

第一百零一章 棋子
    太清宮,太清峰,安陽酒舍。

    越清和王月在安陽酒舍二樓的一個包間內,靠窗而坐,透過窗戶縫隙,看著不遠處的一棟小樓。

    “清姐,真的沒有辦法了嗎?”王月輕輕問道。

    “唉!你是大長老的弟子,應該知道他老人家的脾氣,既然答應了,意味著已經沒有回旋的余地。”

    越清盯著那棟小樓,嘆息一聲,沒有回頭。

    王月氣嘟嘟的嚷嚷道:“可是七九丹坊是那家伙創立的,他不在,他們憑什么能決定七九丹坊的歸屬權?”

    越清扭頭盯著王月,一臉嚴肅的說道:“小月,記住,七九丹坊不屬于任何人,它是太清宮的!”

    “可是……”

    “沒有可是,這是原則問題,就拿安陽酒舍來說,如果上面要收回,你我攔得住嗎?”

    王月張了張嘴,被越清問得啞口無言。

    扭頭,繼續看著那棟小樓,半晌,輕輕說道:“如果那家伙在,他們敢去找師父,爭奪七九丹坊的使用權嗎?”

    “呵呵!小月,你什么時候對他這么有信心了?”

    “不是清師姐你說的,那家伙很厲害嗎?”

    被王月反問一句,越清怔了怔,心里想道:“或許那個人在,現在的一切恐怕都不一樣吧!”

    隨后,王月像想起什么似的,問道:“清師姐,你說趙武已是真傳弟子,為何還非要七九丹坊呢?七九丹坊雖然收入不錯,但是對真傳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吧!”

    聞言,越清詫異的看了她一眼,說道:“你說說是為何?”

    王月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猶豫的說道:“趙武像是在逼七九盟,七九盟里肯定有他在意的東西!”

    越清閉上眼睛,腦海里不由浮現出慕容媚那魅惑眾生的身段,心里暗道:“趙武,連王月都看出來了,你已經表現得這么明顯了嗎?”

    ……

    此刻正是正午,七九丹坊的大門緊閉。

    七九丹坊的牌匾,早已消失不見。

    原本門庭若市的七九丹坊,此刻卻異常冷清,只剩一棟小樓孤零零的佇立。

    在越清和王月看著七九丹坊說話的同時,緊閉的七九丹坊內,夏淵,慕容媚,金平易,蕭玲,吳良五人齊聚一堂。

    五人坐在椅子上,每個人的臉上,都有沉重的表情,低著頭,沒有說話。

    吳良率先打破了平靜,只聽他嘆息一聲:“唉!想我七九丹坊成立之初,短短一月便名震太清宮,可謂是日進斗金,如今,卻連開張做生意都辦不到!”

    “是啊!靠著七九丹坊,七九盟也日益壯大,三月前加入七九盟的弟子,已經突破一百之數,如今,樹倒猢猻散,算上我們幾個,只剩下十多人!”金平易也是一臉唏噓。

    夏淵沒有搭理他們,而是看向慕容媚,問道:“慕容,盟主的魂燈可還好?”

    慕容媚點點頭,她昨日請求三長老查看了李七的魂燈,三長老證實,李七的魂燈依舊長燃未熄。

    夏淵舒了口氣,在其他人臉上掃視了一圈,沉聲道:“現在不是說那些的時候,現在最關鍵的,是討論出應對之法。”

    說完,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張紅色宣紙,紅色宣紙上的三個燙金小字異常顯眼——決斗書!

    “還有,決斗書上的最后一句,誰知道是什么意思?”

    五人都看過決斗書,決斗書有大長老的法印,代表此決斗,太清宮大長老已然同意執行。

    決斗書上的文字不多,總結起來有三點:

    一是太清峰真傳弟子趙武,對七九盟全體成員發起挑戰。

    為公平起見,趙武在與七九盟成員決斗過程中,必須將修為壓制在與對方同一層次。

    共挑戰十輪,如果輸一輪,趙武主動辭去真傳之位,而且七九盟可以邀請其他內門弟子助拳。

    二是七九盟如果不接受決斗,將被視為主動放棄七九丹坊的使用權,七九丹坊將被太清宮回收。

    三是如果七九盟落敗,七九丹坊的使用權歸文武盟所有,七九盟解散;如果趙武落敗,賠償七九盟的所有損失,并且辭去真傳之位。

    不過在最后,有一句話,是:我對你的承諾永遠有效!

    看筆跡,最后一行字,應該是其他人在后面添加的,只是不知道,寫最后一句話的人究竟是誰。

    眾人沒看到送決斗書的人。

    聽到夏淵問話,眾人都一臉好奇,都不知道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是什么意思。

    只有慕容媚目光一閃,表情有些不自然,不過很快便被她掩飾過去。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最后那句話說的是什么意思。

    蕭玲懶得再這樣磨蹭下去,拿起決斗書,手捏法訣打了上去。

    金平易被她的舉動驚了一驚,當即指責道:“蕭玲,你太沖動了!”

    “哼!接不接受,其實沒什么區別,如果盟主在,他也會這樣做!”蕭玲冷哼一聲,將決斗書扔回桌面上。

    看著已經被蕭玲打上法印的決斗書,其余四人嘆息一聲。

    無奈之下,也各自打上了法印。

    太清宮的決斗書,是通過秘法煉制而成,送達被挑戰的一方之后,如果被挑戰方接受決斗,就打上法印。

    這樣,太清宮演武場管理者便會知曉,有人接受了挑戰,下決斗書的那一方也會知曉。

    如果一天之后,被挑戰方都沒有打入自己的法印,代表不接受挑戰。

    “好了,現在木已成舟,我們想想怎么應對明天的決斗吧,單憑我們幾人,勝算不大!”

    李七不在,夏淵就是七九盟的主心骨,看著蕭玲說道:“我們之中,現在就蕭玲最強,蕭玲,你說說,趙武把修為壓制到和你一樣,你有多大勝算?”

    “三成!”蕭玲見過趙武出手,知道趙武的實力。

    三成,是她冷靜分析之后的結果。

    有三成,總共要戰十輪,如果再找幾個幫手,不是沒有機會。

    夏淵目光閃動,讓四人圍成一圈,開始討論起來。

    ……

    同時,在太清宮的一處小樓中,趙文和趙武對立而坐。

    兩人手持棋子,正在對弈。

    只見趙文將白子放在棋盤上,說道:“你有多大把握?”

    趙武輕輕一笑,也放下一子:“沒有把握!”

    兩兄弟下棋,落子飛快,根本不需要思考,轉眼間又各自落下五子。

    “哥,咱們上次在那個洞府中得到的那卷功法,我已經修煉,你知道,找一個功法上的爐鼎有多難嗎?”

    趙文的手突然頓住,抬起頭,盯著趙武,沉聲道:“你找爐鼎我不阻攔你,可是你太急了,現在明眼人都看得出,你是在逼七九盟!”

    趙武嘆息一聲,道:“哥,我不得不急,最多半年,我就壓制不住體內的修為,必須筑基。筑基之后,再無修成那門功法的可能。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在最后關頭,讓我發現了功法里記載的絕佳爐鼎。看出來又怎么樣,她逃不掉,如果不是要求爐鼎自愿,早就用強了!”

    趙文垂下目光,看著棋盤,將手里的棋子落下,道:“如果她這次依然沒妥協,拖著整個七九盟答應你的決斗,你怎么辦?”

    趙武也對應的落下一子,道:“像這下棋,我們能看到接下來的部分可能性,但不可能全盤掌握。所以,每一個下棋之人,都有自己的后招。你說得不錯,人人都看出來我在逼七九盟,那么她也能看出來。”

    兩人落子飛快,轉眼間,黑白兩子就占據了整個棋盤。

    趙武手持黑子,輕輕放下,道:“就像現在,你明知我是在逼你,但是你不得不退守,當退無可退的時候,就是決定勝負之時。”

    趙文沒有看趙武,而是盯著棋盤,舉棋不定。

    突然,直接揮袖將棋盤掀翻,黑白棋子散落一地,口里悠然道:“人是活的,棋是死的!”

    “如果她有掀翻棋盤的能力,那么我也無話可說!”趙武雙手一攤,語氣有些調侃。

    “她沒有,但那個人不一定沒有!”

    趙武知道他說的那個人是誰,目光閃動,道:“在那里面呆了一年多,哥,你我都進去過,知道里面有什么,你覺得他李七,能在里面存活一年多而不瘋嗎?”

    “別忘了,他從加入內門那天起,做的那些事情,哪一件看著是有可能的?”

    趙文嘆息一聲,拍了拍趙武的肩膀,輕聲道:“任何時候,都不要小看任何人,思過崖那邊,我會去給你看著,這邊靠你自己!”

    “哥!”趙武雙眼一紅,深深的彎下了腰。

    趙文點點頭,手捏法訣,御劍而去。

    ……

    七九丹坊,夏淵五人終于商討完畢。

    各自離開,奔往不同方向,為第二天的決斗做準備。

    慕容媚等眾人離開之后,施施然走到安陽酒舍。

    道明來意之后,被一個弟子帶上二樓,進入到一間包間中,足足進去了半個時辰才離開。

    慕容媚離開之后,越清一拍儲物袋,架起一件飛行法器,直奔思過崖而去。

    她的飛行速度極快,不一會兒便來到思過崖上空。

    沒有執法堂的令牌,不能進入思過崖。

    但是她顯然早有準備,只見她取出一只木鳶,把一封信貼在上面,然后又在木鳶上貼上兩張符篆,把木鳶丟進思過崖中。

    木鳶在空中,遇到一層無形的阻隔。

    其中一張符篆騰然冒出光華,保護著木鳶飛進思過崖的豁口中。

    做完這一切,越清盯著思過崖看了半晌,才轉頭離開。( 爭墟  )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3分彩开奖走势图 一元东北麻将怎么算钱 腾讯棋牌麻将来了 体彩31选7 球探比分app下载不了 如何网上开店赚钱 江西优乐麻将下载官网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海南麻将如何经常赢 六肖王 友玩广西麻将十三张 3d图谜字谜总汇 杭州打麻将教学 游戏捕鱼大亨 正规手机棋牌信誉品牌 澳洲幸运10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