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260-37937655/

第一百零一章 棋子
    太清宫,太清峰,安阳酒舍。

    越清和王月在安阳酒舍二楼的一个包间内,靠窗而坐,透过窗户缝隙,看着不远处的一栋小楼。

    “清姐,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王月轻轻问道。

    “唉!你是大长老的弟子,应该知道他老人家的脾气,既然答应了,意味着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

    越清盯着那栋小楼,叹息一声,没有回头。

    王月气嘟嘟的嚷嚷道:“可是七九丹坊是那?#19968;?#21019;立的,他不在,他们凭什么能决定七九丹坊的归属权?”

    越清扭头盯着王月,一脸严肃的说道:“小月,记住,七九丹坊不属于任何人,它是太清宫的!”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原则问题,就拿安阳酒舍来说,如果上面要收回,你我拦得住吗?”

    王月张了张嘴,被越清问得哑口无言。

    扭头,继续看着那栋小楼,半晌,轻轻说道:“如果那?#19968;?#22312;,他们敢去找师父,争夺七九丹坊的使用权吗?”

    “呵呵!小月,你什么时候对他这么有信心了?”

    ?#23433;?#26159;清师姐你说的,那?#19968;?#24456;厉害吗?”

    被王月反问一句,越清怔了怔,心里想道:“或许那个人在,现在的一切恐怕都不一样吧!”

    随后,王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清师姐,你说赵武已是真传弟子,为何还非要七九丹坊呢?七九丹坊虽然收入不错,但是对真传来说,根本算不得什?#31383;桑 ?br />
    闻言,越清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说说是为何?”

    王月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犹豫的说道:“赵武像是在逼七九盟,七九盟里?#38553;?#26377;他在意的东西!”

    越清闭上眼睛,脑海里不由浮现出慕容媚那?#28982;?#20247;生的身段,心里暗道:“赵武,连王月都看出来了,你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吗?”

    ……

    此刻正是正午,七九丹坊的大门紧闭。

    七九丹坊的牌匾,早已消失不见。

    原本门庭若市的七九丹坊,此刻却异常冷清,只剩一栋小楼孤零零的伫立。

    在越清和王月看着七九丹坊说话的同时,紧闭的七九丹坊内,?#33041;ǎ?#24917;容媚,金平易,萧玲,吴良五人齐聚一堂。

    五人坐在椅子上,每个人的脸上,?#21152;?#27785;重的表情,低着头,没有说话。

    吴良率?#21364;?#30772;了平静,只听他叹息一声:“唉!想我七九丹坊成立之初,短短一月便名震太清宫,可谓是日进斗金,如今,却连开张做生意都办不到!”

    “是啊!靠着七九丹坊,七九盟也?#25214;?#22766;大,三月前加入七九盟的弟子,已经突破一百之数,如今,树倒猢狲散,算上我们几个,只剩下十多人!”金平易也是一脸唏嘘。

    ?#33041;?#27809;有搭理他们,而是看向慕容媚,问道:“慕容,盟主的魂灯可还好?”

    慕容媚点点头,她昨日请求三长老查看了李七的魂灯,三长老证实,李七的魂灯依旧长燃未熄。

    ?#33041;?#33298;了口气,在其他人脸上扫视了一圈,沉声道:“现在不是?#30340;切?#30340;时候,现在最关键的,是讨论出应对之法。”

    说完,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张红色宣纸,红色宣纸上的三个烫金小字异常显眼——决斗书!

    “还有,决斗书上的最后一句,谁知道是什么意思?”

    五人都看过决斗书,决斗书有大长老的法印,代表此决斗,太清宫大长老已然同意执?#23567;?br />
    决斗书上的文字不多,总结起来有三点:

    一是太清峰真传弟子赵武,对七九盟全体成员发起挑战。

    为公平起见,赵武在与七九盟成?#26412;?#26007;过程中,必须将修为压制在与对方同一层次。

    共挑战十轮,如果输一轮,赵武主动辞去真传之位,而且七九盟可以邀请其他内门弟子助拳。

    二是七九盟如果不接受决斗,将被视为主动?#29260;?#19971;九丹坊的使用权,七九丹坊将被太清宫回收。

    三是如果七九盟落败,七九丹坊的使用权归文武盟所有,七九盟解散;如果赵武落败,赔偿七九盟的所有损失,并且辞去真传之位。

    不过在最后,有一句话,是?#20309;葉阅?#30340;?#20449;?#27704;远有效!

    看笔迹,最后一行字,应该是其他人在后面添加的,只是不知道,写最后一句话的人究竟是谁。

    众人没看到送决斗书的人。

    听到?#33041;?#38382;话,众人都一脸好奇,都不知道这句没?#35775;?#33041;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有慕容媚目光一闪,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很快便被她掩饰过去。

    五?#22235;?#30475;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最后那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萧玲懒得再这样磨蹭下去,拿起决斗书,手捏法诀打了上去。

    金平易被她的举动惊了一惊,当即指责道:“萧玲,你太冲动了!”

    “哼!接不接受,其实没什么区别,如果盟主在,他?#19981;?#36825;样做!”萧玲冷哼一声,将决斗书扔回桌面上。

    看着已经被萧玲打上法印的决斗书,其余四人叹息一声。

    无奈之下,也各自打上了法印。

    太清宫的决斗书,是通过秘法炼制而成,送达被挑战的一方之后,如果被挑战方接受决斗,就打上法印。

    这样,太清宫演武场管理者便会知晓,有人接受了挑战,下决斗书的那一方?#19981;?#30693;晓。

    如果一天之后,被挑战方都没有打入自己的法印,代表不接受挑战。

    “好了,现在木已成舟,我们想想怎么应对明天的决斗吧,单凭我们几人,胜算不大!”

    李七不在,?#33041;?#23601;是七九盟的主心骨,看着萧玲说道:“我们之中,现在就萧玲最强,萧玲,你说说,赵武把修为压制到和你一样,你有多大胜算?”

    “三成!”萧玲见过赵武出手,知道赵武的实力。

    三成,是她冷静分析之后的结果。

    有三成,总共要战十轮,如果再找几个帮手,不是没有机会。

    ?#33041;?#30446;光闪动,让四人围成一圈,开?#32487;?#35770;起来。

    ……

    同时,在太清宫的一处小楼中,赵文和赵武对立而坐。

    两人手持棋子,正在对弈。

    只见赵文将白子放在棋盘上,说道:“你有多大把握?”

    赵武轻轻一笑,也放下一子:“没有把握!”

    两兄弟下棋,落子飞快,根本不需要思?#36857;?#36716;眼间?#25351;髯月?#19979;五子。

    “哥,咱们上次在那个洞府中得到的那卷功法,我已经修炼,你知道,找一个功法上的炉鼎有多难吗?”

    赵文的手突然顿住,抬起头,盯着赵武,沉声道:“你找炉鼎我不阻拦你,可是你太急了,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你是在逼七九盟!”

    赵武叹息一声,道:“哥,我不得不急,最多半年,我就压制不住体内的修为,必须筑基。筑基之后,再无修成那门功法的可能。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最后关头,让我发现了功法里记载的绝佳炉鼎。看出来又怎么样,她逃不掉,如果不是要求炉鼎自愿,早就?#20204;?#20102;!”

    赵文垂下目光,看着棋盘,将手里的棋子落下,道:“如果她这?#25105;?#28982;没妥协,拖着整个七九盟答应你的决斗,你怎?#31383;歟俊?br />
    赵武也对应的落下一子,道:“像这下棋,我们能看到接下来的部分可能性,但不可能全盘掌握。所以,每一个下棋之人,?#21152;?#33258;己的后?#23567;?#20320;说得不错,人人都看出来我在逼七九盟,那么她也能看出来。”

    两人落子飞快,转眼间,黑白两子就占据了整个棋盘。

    赵武手持黑子,轻轻放下,道:“就像现在,你明知我是在逼你,但是你不得不退守,当退无可退的时候,就是决定胜负之时。”

    赵文没有看赵武,而是盯着棋盘,举棋不定。

    突然,直接?#26377;?#23558;棋盘掀翻,黑白棋子散落一地,口里悠然道:“人是活的,棋是死的!”

    “如果她有掀翻棋盘的能力,那么我也无话可说!”赵武双手一摊,语气有些调侃。

    “她没有,但那个人不一定没有!”

    赵武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是谁,目光闪动,道:“在那里面呆了一年多,哥,你我都进去过,知道里面有什么,你觉得他李七,能在里面存活一年多而不疯吗?”

    “别忘了,他从加入内门那天起,做的那些事情,哪一件看着是有可能的?”

    赵文叹息一声,拍了拍赵武的肩膀,轻声道:“任?#38382;?#20505;,都不要小看任何人,思过崖那边,?#19968;?#21435;给你看着,这边靠你自?#28023; ?br />
    “哥!”赵武双眼一红,深深的弯下了腰。

    赵文点点头,手捏法诀,御剑而去。

    ……

    七九丹坊,?#33041;?#20116;人终于商讨完毕。

    各自离开,奔往不同方向,为第二天的决斗做?#24613;浮?br />
    慕容媚等众人离开之后,施施然走到安阳酒舍。

    道明来意之后,被一个弟子带上二楼,进入到一间包间中,足足进去了半个时辰才离开。

    慕容媚离开之后,越清一拍储物袋,架起一件飞行法器,直奔思过崖而去。

    她的飞行速?#29123;?#24555;,不一会儿便来到思过崖上空。

    没有执法堂的令牌,不能进入思过崖。

    但是她显然早有?#24613;福?#21482;见她取出一只木鸢,把一封信贴在上面,然后又在木鸢上贴上两张符篆,把木鸢丢进思过崖中。

    木鸢在空中,遇到一层无形的阻隔。

    其中一张符篆腾然冒出光华,保护着木鸢飞进思过崖的豁口中。

    做完这一切,越清盯着思过崖看了半晌,才转头离开。( 争墟  )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在楚雄开奶茶培训班赚钱么 新疆11选5彩开奖结果 干小姐赚钱了不想干了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16号福彩中奖号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 瓷砖怎么赚钱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网上卖礼品卡的怎么赚钱 福建11选5走势图技巧 组六5码复试 浙江11选5在线计划 2017129双色球杀红球号 2014a股票推荐 摩尔快乐飞艇 塞达尔传说荒野之息赚钱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