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177-36326650/

第三百九十八章 承認
    第三百九十八章 承認  

    陳元單膝跪在地上,久久未回過神來。

    而周圍的諸人也沒有發出聲,望向陳元的眼神有幾分慶幸,還有些許遺憾。

    慶幸的是陳元并未通過試煉,也算是為他們留了幾分情面,遺憾的則是未能親眼見證傳奇的誕生。

    “或許數十萬年過去,這試煉之地比以前更弱了吧。”

    諸人只能在心中暗自安慰自己,沒有人愿意承認陳元在天賦上能夠媲美數十萬年前鎮壓一個時代的天宮宮主。

    “恭喜陳施主,說起來貧僧真是慚愧,練武先修心,道心反倒不如陳施主。”普陽和尚笑著說道,眼神十分真摯,并沒有半點作態。

    “小師傅謙虛了,天賦是一回事,但古往今來的強者有多少是大器晚成之輩,一時得意算不得什么。”

    陳元本來沉浸在剛才的場景中,聽見普陽這么說,這才反應過來。

    普陽和尚輕輕點了點頭,倒也沒有說什么。

    而此刻兩位魔族天驕望向陳元的眼神多了幾分警惕,正邪不兩立,這恒古不變的道理,而陳元又是真武道宗之人,說不定未來又是一尊大敵,心中暗自記下了他的模樣。

    “恭喜。”

    高冷如劍塵也開口說道,天生劍體的他高傲不假,但卻不是一個陰險小人,只是性格使然。

    陳元微微一笑,卻也沒有多說什么。

    “敢問陳兄,通過此試煉可有什么技巧?”

    也有人狀著膽子問道,畢竟剛才陳元如閑庭漫步般的姿態可是被他們看在眼中,說不定有什么未知的技巧,若是知道了再去闖一闖,說不定能博個好名聲。

    陳元豈能不知道對方的心思,輕輕搖了搖頭道:“此處是試煉之地不假,但真正可貴之處并不在虛名,而是在登頂的過程,重力領悟淬體,幻象世界淬神,而最后的則是問道,置身其中無論對身體亦或是道心都有不小的幫助。”

    “是極,陳施主果真有慧根,虛名于我如浮云,若是一位的追求登頂,反倒是落了下乘。”普陽和尚也忍不住開口說道。

    在場的都是一方天才,自然能聽懂二人的意思,略微沉吟了片刻,便有數人再次踏入石壁威壓下,開始淬體之路。

    陳元收拾了一下心情,既然這里已經沒有什么值得停留的,轉身便準備離開。

    還未走兩步,只見白玉已經擋住了陳元的去路,面色不善。

    “白施主這是什么意思?”普陽和尚開口問道。

    “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一問陳道友,事關我洗劍閣私事。”白玉冷冷的說道,其弦外之音就是不關地藏門的事,讓普陽和尚別多管閑事。

    普陽和尚眉頭微皺,欲言又止,陳元卻率先一步走了出來。

    “白兄有什么想問的?”陳元淡淡的說道。

    “不知道陳道友可否見過我洗劍閣弟子?”白玉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陳元,似乎想從他眼神中看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見過。”陳元沒有任何隱瞞,干凈利落的回答道。

    “哦?不知我洗劍閣弟子如今在何處?”白玉眼中兇光一閃而過,但還是盡可能的壓著自己的脾氣,問道。

    “死了一人,還有一人不知道。”陳元輕聲說道,引得洗劍閣眾人勃然大怒,頗有一副劍拔弩張之勢。

    “不知我哪師弟是遭逢哪位惡人毒手,陳兄可否告知一二。”白玉特地在“惡人”二字上加重了聲音。

    眾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他們自然能夠感覺到場上微妙的氣氛,看來這位真武道宗才展露風頭的天才與洗劍閣有不小的梁子。

    “貴師弟攔路搶劫,被我一劍封喉。”

    陳元面色復雜的說道,他既然沒有殺人滅口,便肯定有被人知曉的一天,與其這樣倒不如坦誠一些。

    “放肆,我師弟自幼節律,豈會做出這等事來!”

    “哼,真武道宗的弟子敢做不敢認,今天勢必要為師弟討一個公道!”

    ……

    一聲聲征討之聲響起,陳元的這句話徹底激怒了洗劍閣的眾人,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恐怕他此時已經尸骨無存了。

    白玉輕輕擺了擺手,原本喧鬧的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呵呵,好一句一劍封喉,真武道宗的高徒當真是好手段啊!”

    “殺人者,人恒殺之,既然做好了殺人奪寶的心,那就要做好被人殺的準備。”陳元淡淡的說道,眼神中不帶絲毫的色彩。

    這個道理眾人自然明白,不過此刻從陳元嘴里說出來難免有些滑稽,殊不知一切所謂的公平都是建立在兩方實力相等的基礎上。

    “好,今天我便來領教領教真武道宗天驕的本事。”

    白玉怒極反笑,體內可怕的真氣瞬間迸發出來,瞳孔中熊熊戰意在燃燒,體表一縷縷金色真氣溢出,如同跳躍的火焰般,銳利的氣息向四面八方散去,不少人感覺肌膚一灼,身子本能的往后面退去。

    而洗劍閣其余弟子則結成劍陣,將陳元與白玉團團包圍,形成了一個分界線,避免外人打擾。

    身為這一輩弟子的領頭人,白玉自然有自己的傲氣,他可以堂堂正正與陳元一戰,但容不得其他人插手。

    陳元目光掃過眾人,微微揉了揉太陽穴,一臉無奈道:“真的要動手?”

    “我洗劍閣弟子品性如何,也該我劍閣長老來定論,你既然動手誅殺,那便與我洗劍閣不死不休!”

    白玉冷冷的說道,整個人如一柄沖天長劍,鋒芒畢露。

    “好一個不死不休,洗劍閣不愧是劍道四門之一啊。”陳元嘴角揚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毫不客氣的譏諷。

    “哼!”

    白玉冷哼了一聲,沒有絲毫遲疑,猛地一劍朝陳元刺了過來,干凈利落,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望著迎面而來的一劍,耳邊傳來“嗡”響之聲,陳元腳步微微變換,身子一側,輕松躲過了這一劍。

    一擊未果,白玉不愧是劍門高徒,手腕輕輕一抖,再次以一極為刁鉆的弧度貼面橫切而去。

    冰冷的長劍散發著讓人心悸的寒意,似乎一劍便可蕩盡天下般。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大圣闹海捕鱼平台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24足球比分网 海南麻将有番怎么玩 千炮捕鱼达人赢话费 姚记棋牌靠谱吗 大庆52麻将安卓新版 今晚的3d开奖结果 甘肃福彩快3走势图 双色球的对应码与选号 大神娱乐棋牌 福建十一选五彩票控 3d最准确专家预测分 qq打麻将游戏下载 捕鱼大师输了很多钱 850棋牌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