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177-36271080/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悲催的地淵峰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悲催的地淵峰  

    以比武臺為中心方圓幾十米的范圍內都被刀光劍影所包圍住,圍觀眾人紛紛往后退去,給二人留下了足夠的空間。

    須臾后,空中的余威漸漸消失,升起一道巨大的蘑菇云,風一吹,緩緩消散,露出里面的場景。

    只見莫賢單膝跪地上,用長劍支撐著身體,而暮千山則站在不遠處,臉色略微有些蒼白,分不清高下。

    “我…輸了。”

    莫賢艱難的吐出三個字,說完一口猩紅吐了出來,直接昏死了過去。

    眾人滿臉的不可置信,他們想過任何的結果,卻沒有想到莫賢竟然會輸了,而且還是輸在暮千山的手中。

    場上臉色最難看的還屬地淵峰的弟子,因為他們派出的人竟然連千十都沒有進,唯一有機會爭奪第一的莫賢竟然也敗了!

    大多數人都沒有看清最后比斗的過程,陳元卻不在此列,適才戰斗到最后,暮千山瞬息之間足足攻殺出了十三式,而莫賢僅擋住十招,最后橫劈、背敲、把頂,直接重創了莫賢。

    就連心高氣傲的蘇婉兒也忍不住夸了一句,“還不錯”,可見暮千山戰斗意識之戰,出手之老練。

    饒是陳元見識過了各大名門正派的年輕一輩,心中也忍不住對暮千山升起一絲好奇,僅是這份戰斗意思,不經歷上百場生死戰斗絕對達不到,而暮千山才多少年紀?竟然可以如此老練!

    陳元心中甚至有種直覺,這個暮千山將會是他最后的對手,不過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自然是沖著大比第一去的,不為別的,只為向其余四峰證明,落日峰雖然無人,但只要有他陳元一天,就依舊是五峰之一!

    待人將莫賢抬下去后,還不待暮東流說話,陳元便直接跳上比武臺去。

    同時登臺的是一個持棍少年,陳元記得是守星峰的任子皓,其在山門的地位與岳云飛差不多,臉上時間掛著溫文爾雅的笑容,讓人升不起一絲厭惡之感。

    “陳師兄。”任子皓作揖道,既沒有岳云飛般鄙夷的目光,也沒有莫賢那種桀驁不馴。

    “任師兄。”陳元回了一禮,別人敬他一尺他敬別人一丈。

    才從剛才激戰中回過神的眾人眼巴巴的望著眼前這一幕,面露怪異之色,比武臺上多半是不死不休的,如陳元和任子皓這般倒是少見。

    “陳師兄與岳云飛一戰任某看在眼中,落日峰不愧然是五峰中最玄妙的山門,在參與大比前任某也曾想過前三無望,起碼也得爭個前十,卻沒有想到遇到陳師兄這個變態。”任子皓苦笑著說道,眼神中并無作假,倒讓生不出厭惡。

    “不過就算明知是敗,任某也要斗膽向陳師兄請教一番。”

    “我道宗弟子合該如此。”陳元輕輕點了點頭,倒不是他自傲,而是真心覺得任子皓不錯。

    “請陳師兄賜教!”

    任子皓說完也不磨蹭,快步朝陳元沖了過來,空中拳頭收攏,一拳砸來。

    陳元也不矯情,望著那迎面而來的拳頭,非但不退反而迎了上去,以拳對拳。兩人互換了一拳,各自往后面退了兩步。

    一擊落空后,任子皓反應很快,一記掃腿直攻陳元下盤,哪怕沒有用武技,依舊掃起地面上的飛石,干凈利落。

    陳元眉頭微挑,雙腳重重往地面一踏,借助力量一個鷂子翻身,一把抓住任子皓的肩膀,用力一扯。

    任子皓空中翻了兩個身子,足足后退了數步這才堪堪穩住身形,這還是陳元留手后的結果,如若不然,恐怕剛才便被擲出場外了。

    “沒想到陳師兄在肉身上也有如此造詣,那任某便不再獻丑了。”

    任子皓說完,一把握住旁邊的鐵棍,直接一棍向陳元掃來。

    棍法無非劈、掃、戳三式,江湖中少有以此為武器的,原因無他,論劈砍不及刀,論橫掃不及槍,論戳則不及戩。但真正的棍法大師手中,棍則無敵。

    如任子皓這般,隨意一掃,卻有海浪滔滔之勢,一浪疊過一浪,稍有不慎被纏住,既是不死也是重傷,棍法最可怕的在于傷內不傷外,外傷易治內勁難消,饒是陳元也不敢輕視。

    陳元手握長劍擋下這一棍,但是任子皓很快便變幻攻勢,直接攻他的喉嚨,一寸長一寸強在這一刻被提現的淋漓盡致。

    任子皓立于遠處,揮棍如臂,直接封住了陳元的進攻,讓后者只有防守,無法進攻,只有這般憋屈了。

    望著那騰蛇一般出其不意,卻又無法奈何的長棍,陳元心中也忍不住高看了任子皓一分。

    “想要取勝,必須近身。”

    二人激戰了一會兒,陳元心中已經有所明悟,不再藏拙,手中長劍出竅,腳下步步生風,直接朝任子皓掠去。

    望著陳元的動作,任子皓也知道自己決計不能讓人近身,否則只能任人宰割。

    任子皓不斷舞動著長棍,形成一道縝密的棍墻,直接將陳元擋在身外。

    陳元眉頭微皺,丹田內極陰極陽之力淵源不斷的流入掌心,猛地一劍抽出。

    “嘩啦啦!”

    一道銳利至極的光柱沖天而起,直接朝任子皓砸去。

    任子皓臉色不變,同樣不甘示弱的調轉真氣,手中長棍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后竟然形成了一道棍風屏障,將陳元的劍意直接在身外。

    劍意一接觸到那道棍風屏障,頓時被反彈了回來,可怕的光柱直直朝陳元沖來。

    陳元一劍朝著光柱斬去,瞬間化作了兩半,還不待他松一口,耳邊傳來一聲呼嘯之音,瞳孔中鐵棍不斷放大。

    陳元身子微微后仰,棍身擦臉而過,依稀能感覺到臉部一涼。

    “砰!”

    比武臺上石塊橫飛,徑直被砸出了一個小坑。

    借著這個空隙,陳元往后拉了數步,脫離任子皓的攻擊范圍,這才放下心來。

    不得不說,任子皓對棍法的掌控已經達到了臻境,鐵棍在他手中已經不是外物,更像是一體。

    “果然,能夠進入真武道宗的都不會太普通。”陳元不禁心生感慨,若是換作其他人,哪怕是真氣九轉,大意之下也會吃暗虧。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大富豪捕鱼游戏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 股票跌停当天还能涨 下载闲来广东麻将 浙江11选5的开奖 债券基金配资 北京pk拾计划网 江苏e球彩有什么技巧 一定牛四川快乐12 六合秒秒微信群 腾讯欢乐麻将免费版 6组15码中6红 乐彩3d预测 老k南宁麻将安卓版大厅手机版 德州麻将怎么算牌 网上赚钱团队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