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177-35622396/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教訓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教訓  

    周飛鴻亦看到了兩人,忽然勒住韁繩,趾高氣昂道:“周帆,你在這里作甚?”

    周帆的臉色變的很不自然:“在師門呆久了,出來看看風景,大哥,你這是要去剿匪嗎?我祝你馬到成功!”

    周飛鴻打量著周帆,瞥了一眼前面的路,嘲弄道:“看風景?我看你是想去魔族遺跡吧?就你那點實力,去了也是炮灰。回家去吧,等我從魔族遺跡回來,送你一件法寶!”

    周帆心里很不舒服,每次,周飛鴻都是用高高在上的態度對待自己,命令自己,還不如對外人好。

    周帆目光變的很堅定:“周前輩說了,真武境以下的修煉著,甚至是普通人,進入魔族遺跡都有可能尋到機緣,我雖然不如堂兄,至少比普通人強,我想去試試。”

    “周世伯的確這樣說過,但你真以為真氣境以下的人有機會進去嗎?縱然是真氣境,若不是出自大宗門,道門世家,想進去亦沒有那么容易。

    但你要清楚,這是強者的世界,機緣不是你這種弱者可以有的。你呢,就在你的小宗門好好修煉,說不定靠著周師兄的關系,以后能做上宗主之人,這已經是你最大的幸運了!”

    南天劍山的弟子甚是看不起周帆,哈哈大笑,將其視為小丑,無能之輩。

    周帆心中憤怒,不由的拳頭緊握了拳頭:“能不能找到機緣,不勞你們費心,說不定誰會有大造化!”

    南天劍山的弟子越發刻薄:“就你還想有大造化?你最大的造化就是生在了周家,否則就算是天一劍派這樣的小宗門,都不會收你這個廢物。”

    周帆怒了:“我不過是比你們晚生了幾年,現在是比你們這些世家弟子弱,但過幾年,我定會比你們強,不信咱們就走著瞧!”

    “呦呵……”南天劍山的弟子還要紈绔。

    周飛鴻擺了擺手,眼神輕蔑的看著周帆,淡淡道:“你是生是死是強是弱,我并不關心,但你若死了,父親免不了訓斥我一頓,說我沒有保護好你這個弟弟,你母親又要尋死覓活的,我周家必然會不得安寧,所以我不得不管!”

    他語氣忽然變的無比嚴厲,命令道:“立刻回去!”

    周帆的骨子里是執拗的:“大哥,既然我的生死與你無關,那我做什么,也與你無關!”

    “你說什么?”周飛鴻臉色一凜。

    周帆的語氣有些悲涼:“我管你叫一聲大哥,是因為我們有同一個父親。但既然你不把我當兄弟,我也沒必要聽你的!你尋你的機緣,我找我的造化,各不相干!”

    “你居然敢跟周師兄如此說話,你心里還有無尊卑?今天我就替周師兄好好教訓教訓你!”一南天劍派弟子當即出手,一道凌厲的掌風當即拍來。他是真氣境,不是后天九重實力的人能夠阻擋住的。

    周帆心中大驚,內壯臟腑,力通氣竅,凝聚于掌心,還未出手,一道黑影當面拍來,忽生一種窒息感,若被擊中,必然重傷。

    周飛鴻冷眼旁觀,并未阻止,對他來說,周帆被打傷,被打殘沒什么,若是周帆真死在魔族遺跡里,必然免不了一頓教訓。他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啪!”一道脆響響起,周飛鴻眉頭緊皺,南天劍山的弟子們都目瞪口呆,然后變得極其憤怒,周帆亦滿臉的不可思議。

    周飛鴻目光陰冷,盯著陳元:“你居然敢傷我南天劍山的弟子?誰給你的狗膽!”

    陳元在關鍵時刻出手,一巴掌呼在出手之人的臉上,后者措不及防,被拍落馬下。

    他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淡然道:“誰有給你們的權利恃強凌弱?你們在欺負人之時,就該想想會不會被人欺負!”

    “找死!”出手之人猛然從地上掠起,劍影閃爍,瞬間即到,一出手便是劍七式。

    南天劍山最著名的劍法在之一是劍十三式,一式勝過一式,劍七式是將前六式的劍勢,劍氣在一瞬間擊出,如浮光掠影,如旱地驚雷。

    “蘇兄小心!”周帆十分驚愕,他一直以為陳元之時比自己強一些,卻沒想到,陳元比自己強出了一個境界,此刻猛然驚呼。

    “晚了!”周飛鴻等人滿臉不屑,距離如此之近,縱然是同境界,在劍七式下都會身受重傷,甚至喪命。

    然而,周帆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周飛鴻沒有看到陳元被挑落馬下的畫面,而是看到了無比驚悚的一幕。

    面對對方的奪命之劍,陳元通力下,內勁,真氣,都凝聚于手掌,握住屠影劍劍柄,拔劍而出,速度更快,劍光更亮,一閃而過。

    “啊!”出手的南天劍山弟子右臂掉落之后,才發出凄厲的慘叫。

    陳元以收劍,就像從未出手。

    “白師弟!”周飛鴻等人翻身下馬,見白師弟斷臂出血流如注,臉色蒼白,左手指著陳元,憤怒的咆哮道:“師兄,替我殺了這個雜種!”

    “你先別說話!”周飛鴻拿出療傷藥,將外敷的藥粉敷在白師弟斷臂出,血瞬間止住,然后給其喂下內服的丹藥。

    白師弟眼皮耷拉下來,已然昏迷。

    “將白師弟送去最近的醫館!”周飛鴻道。

    兩名南天劍派的弟子狠狠瞪了陳元一眼,將白師弟抬到馬上,一人駕馬離去。

    “數百年前來,但凡有人敢挑釁我南天劍山,必身首異處!”周飛鴻目光陰冷,逼視著陳元,緩緩拔劍:“我周飛鴻不殺無名之輩,報上名來!”

    周帆此時站了出來:“大哥,是你師弟先對我出手的,蘇兄是替我解圍,要殺要剮沖我來!”

    “殺了他,我自會教訓你這個野種!”周飛鴻絲絲毫不講兄弟情面,言語刻薄。

    陳元淡淡道:“南天劍山之人若都是如此行事,離滅門也就不遠了!”

    正道之所以是正道,是因為正道之人講禮義仁信,若是恃強凌弱,視他人為草薦,久而久之,便會滅亡。

    若一劍斬不醒他們,陳元不介意多出幾劍!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牛股股票推荐 深圳风采历史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走势一定牛 四川熊猫麻将安卓版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日本棒球比分直播 安徽乐乐麻将群 25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斯诺克比分直播360 3d胆码拖码怎么中奖 熟客一温州麻将 11选5安徽开奖结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 上海麻将百搭玩法 安徽11选5前三遗漏数据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