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1177-35622200/

第三十七章 邪道
    第三十七章 邪道  

    傍晚,一個書生模樣的富家少爺帶著仆人,行走在山路里。

    山中比外面黑的更快,眼看就要徹底陷入黑暗,忽然看到前面閃著一絲亮光。

    主仆兩人連忙朝亮光處趕去,走進后看到是一戶人家。

    簡單屋舍,門前有柴堆,門墻上掛著動物毛皮,應該是山中獵戶。

    兩人上前敲門,不多時一個老媼打開門。

    “老人家,我是山下書院的書生,今日帶著仆人上山,沒想到在山中迷路,現在夜色已晚,還想在此借宿一晚。”

    書生模樣的少年,解釋說道。

    老媼看了眼少年,打量之后說道。

    “你們進來吧。”

    老媼讓兩人進來之后,又好心的進了廚房端出飯菜,身后一起出來一位少女。

    “看你們也餓了吧。今天幸好我兒子上山打獵沒回,剩下了些飯菜,你們湊合吃吧。”

    說完,老媼又對少女說道。

    “媛兒,你去把你哥的房間收拾下,讓他們兩人也能住得下。”

    “老人家,讓我家少爺住在房間,我在堂屋找個地就可以。”那仆人連忙說道。

    隨后那少爺像似在責怪仆人,不必如此之類,言語幾句,惹得少女一聲輕笑。

    書生少年抬頭看去,這才仔細打量,看到少女雖然衣著粗布,有著布丁,并無打扮,但那容貌清麗,猶如出水芙蓉,讓人側目。

    少女仿佛注意到了俊俏少年打量自己,俏臉一紅,躲入屋內。

    兩人簡單吃過飯后,夜色更晚,書生少年吹燈入睡。

    剛睡沒多久,少年感覺感覺到一條身體闖入自己被窩,少年連忙起身,碰觸到一個嫩滑胴體。

    “姑娘,你……”

    少年連忙點起油燈,驚訝不知所措。

    “少爺,媛兒心喜少爺,愿與少年歡好,身子交付給少爺。”

    少女聲音如蚊蠅,羞澀說道。

    “我,我熟讀經書,不能做如此之事……”

    少年結巴說道,即害怕,又意動。

    “少爺,媛兒這里冷,少爺給我暖暖。”

    少女拿起書生的手就往自己的小腹放。

    碰到少女溫暖嫩滑的肌膚,而且是這個部位,書生渾身激動,瞞不過少女,仿佛被她徹底吸引,陷入其中。

    但這時,忽然聽到那書生聲音陡然一變,沒有激動和緊張,只有冰冷和低沉。

    只聽他冷哼一聲。

    “邪門歪道。”

    只見他手掌用力,如鋼柱半按下,如果被擊中,少女腹部頓時成為肉泥。

    感受突然的變化,原本普通的山村少女,臉色一變,眼眸猩紅,煞氣露出,直接出手阻攔。

    一碰之下,感受那絲毫無法撼動的巨力,猩紅少女臉色一驚,身形都轉,脫離陳元周圍。

    看到少女脫離,陳元也不慌,手指連彈幾下,屋內角落破壞之聲。

    角落里露出迷惑人心智的蠱蟲,油燈上與窗戶上布置的迷魂之物,全部打破。

    屋內讓人迷幻的氣氛蕩然一空,恢復冰冷與破敗。

    少女也露出本來面目,衣袍和臉上都有著詭異圖案,手上扶著蠱蟲,看不出年紀。

    “那些飯菜里也有一些的蠱草吧。”

    書生平靜說道,“你這一門邪術,應該是走蠱蟲蠱草,借助器具布置,施展邪術。”

    “那老媼恐怕早也被你殺害,用蠱術控制,聽從你的指令。”

    書生早就看到老媼空洞眼神,身體氣血全無,但之前并未點破,就是為了讓此人放松警惕,因為自己中了邪道。

    “恐怕我摸了你腹部的母蠱,就會聽你之言,任你擺布。”

    “你到底是誰?”

    黑袍邪道之人,有種被看破秘密之感,害怕之余更有惱怒。

    “身為邪道,難道不知道我的身份?自然是抓你們之人,青羅司暗捕!”

    陳元淡淡說道。

    眼前書生少年打扮,正是陳元,在總捕頭羅非天給他安排任務后,他便前往這里。

    邪道高手,手段詭異,更是結合南夷諸多手段。

    只在山中活動,隱匿身份成山中村戶,諸多手段,讓人防不勝防。

    如果不是陳元來之前,經過洗心劍磨礪,淬煉心緒,恐怕也難以抵擋。

    “前些時日,我道中不少高手被捉拿擊殺,就是你所為?”

    見陳元不答,顯然默認,黑袍邪道之人恨聲說道。

    “我早晚會替他們報仇!”

    說完,身形炸開,衣物破碎,灰霧彌漫,卻不顯血肉。

    “還想逃?”陳元冷笑一聲。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

    陳元目光如炬,仿佛能直透人心。

    窗戶發出輕微響聲,陳元看去,卻突然背向一抓,黑影敗露,眼看正要抓住黑影,黑影身體一滑,雙手掐訣,呈現一個詭異手印,仿佛無形,再次消失。

    陳元臉色不變,腳下一踩,身形之上,對著那房梁暗處,猛然一掌。

    這些時日清繳邪道高手,讓他更加熟悉內壯后,增強的通力實力,一動之下,萬般一體,釋放合一。

    轟隆!

    陳元一掌打中那黑影,直沖而上,屋頂直接打破,兇猛異常。

    手掌變爪,伸手一抓,抓住這邪道之人,在空中,往下按去。

    再次一聲巨大悶響,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邪道之人在陳元手下,已經死活不知。

    “把他帶走!”

    陳元對著裝扮仆人的手下說道。

    那手下即便見過多次,依舊對陳元兇猛,一臉震驚。

    邪道高手最不好對付,青羅司暗捕那次搜捕邪道高手不是一群人前往,哪有就兩人敢前來。

    即便有隊長帶領,但手下之人還是為自己擔心,一不小心擔心自己邪道高手所殺,所以幾乎無人敢單獨行動。

    這次跟隨前來的屬下算是膽大,之前跟隨過,然后就發現陳元的恐怖,在他手中邪道高手從無逃脫,并且從無完整回去,都是被兇猛暴力打殘,打死。

    這次任務,面對諸多邪道高手,或邪道蠱術,或器具布陣,幻影之術,或以身養獸,御獸驅獸,驅動作戰,打聽消息,或煉尸式神。

    他們施展的邪術和奇異場景,淬煉陳元心緒,心神,感官,以此刺激內壯。

    結合氣血淬煉,氣血淬煉以外,淬煉心神,感官而內。

    內壯已有成效,他耳清目明,黑夜直視,看破迷幻,耳聽八方,辨別真影,心神不被所擾,不懼不恐。

    五臟六腑不懼心緒承壓,催動之下,循環不改。

    精氣神也淬煉的更加充足,旺盛,不是多足,而是凝練精聚。

    “邪道邪術更多是詭異,論實力,邪道御獸者,戰力最強,其次煉尸式神的邪道高手。”

    剛才抓那邪道高手,實際戰力不是很強,只要破除他們的邪術,他們的實力就大打折扣。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陕西麻将手机版下载 甘肃11选5遗漏查询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北京赛车pk10倍投方案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江西 广东11选5专业版 极速11选5 山西11选5开奖效果图 微信小游戏富贵花园 江苏11选5网上可以买吗 nba新浪体育直播 华东联销15选5开奖 pk10助赢软件 闲来广东麻将* 与核电有关的股票 36选7复式买一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