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82;?#35831;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902-42262912/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两败俱伤只在一朝一夕之间
    “穆统领,鄙人的侄女芷蕊这?#38382;?#38388;已经修养好了身子,今天也到宫里来了,待会见了穆统领,一定让她好好的和您还有灵惜公主认认错,相信灵惜公主大人有大量,不会再和芷蕊那孩子计较的。”他说得平和和?#35748;椋?#20294;到底是只老狐狸,连陷阱都给颜乐挖好了。

    穆凌绎的眸光更加的冰冷,侧目打量了自以为谦逊的他一眼,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如他的愿,开口与他搭话。

    “柳大人,公主心胸宽广,自是不会和一个心肠歹毒的女子计较。”他全?#36824;?#20182;一个半百老人拉下了面子来和自己说情。

    柳程忠顿?#26412;?#24471;自己的脸?#20063;?#20303;,想避开他凌人的目光,却被他毫不留情的再添上一刀。

    ?#26263;?#22312;下做不到如此,柳姑娘做的一切,该付出什么代价,自是一?#20356;?#19981;能少的。”

    穆凌绎已然在这句话里,直接表明他会追究到底,柳芷蕊付出的代价,还?#36824;唬?#20182;的颜儿,谁碰一下,都不行!

    碰了,就要拿命来偿!

    柳程忠看出了穆凌绎眼里的杀气,吓得差点站不住。他害怕这穆统领又把柳释衣的事情重演!他还以为柳家避过去了呢!

    柳程忠想着,不敢再开口,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武宇瀚和武霆漠两人看着穆凌绎和柳程忠的不欢而散,想起刚才和他们说?#26263;?#31302;凌绎,都觉得今日的他很是?#24544;臁?#20170;日见到他,他便说,他会增派人手与自己的手下到佑之国去寻找巫医来治好灵惜被巫咒困扰的威胁。这与他之前说由着灵惜自己决定记忆是不一样的说法。

    而且——今日的他身上的杀气很重。

    这与他往时的平淡是不一样的。

    两人想着,很不安昨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难道和京城昨夜发生的多处失火案有关?

    那些案件发生的地点相差甚远,但都搭上了人命。只?#36824;?#26222;通百姓的性命,在当权者的眼里,?#36824;?#26159;小案,只是被衙门受理了。

    但现在想来,难道有隐情?

    两人惊觉,看向穆凌绎的目光渐渐变得沉重。

    他们不知道穆凌绎在纵容灵惜的情况下,做了那些事情去发泄他对仇人的恨。

    穆凌绎感觉到武宇瀚和武霆漠投向自己的目光,但他最终什么都没回应。他还是保持着看着殿门的姿态,在太监准时的敲响了?#30001;?#20043;后,眼里的狠绝才压下,换上柔情,凝视着终于出现在自?#22909;媲暗?#39068;儿。

    自己的颜儿,就算不沾半分脂粉,也是最为好看的女子。她一身粉黛色罗裙站在那些穿的花花绿绿的公主和妃嫔之中,最为的亮眼。无论是谁,在她的映衬下,都俗不可耐,自己的颜儿,是入尘的仙子,是她们比拟不了的。

    颜?#21482;?#26395;着自己的凌绎,眼角上瞬间染上了娇俏的笑意,那是她面对他才会有的。她想,自己的凌绎真真的好看。自己最?#19981;?#30340;,就是他穿暗色的衣裳。无论是这抗暝司的黑绸官服,还是与自己第一次见面的墨蓝色常服,都将他的气质衬托得更为的凌厉逼人。

    自己?#19981;读?#32462;冷冷的,看起来生人勿进,然后有那么点坏坏的。

    那样的凌绎最迷人!

    穆凌绎仿佛看懂了颜乐眼里对自己的满意,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他觉得自己待会得好好的问问自己的颜儿,是不是?#19981;?#33258;己如此穿?

    不然为?#24043;?#26159;在自己穿得迫人的时候,眼里的痴谜变成了欣赏。

    欣赏着自己。

    看来色谜颜儿又出现了。

    穆凌绎想着,很想很想冲到她的面前去,让痴迷自己的颜儿对自己肆意为之。

    两人那隔着距离还不断溢出来的爱,一点不差的传递到了梁启珩的眼里。他想起了自己的灵惜刚才说,穆凌绎长得好看。

    在她的眼里,穆凌绎那个模样,是好看的。

    那自己在她的眼里,又是怎么样的存在呢。

    没有她的穆凌绎充满戾气,自以为是,凌驾在众人之上的模样让人觉得可笑。

    在她面?#26263;?#31302;凌绎,装出一副柔情的模样,然后不断的离间自己和她的感情。

    梁启珩真的越来越觉得,穆凌绎简直表里不一到了极限。

    他总有一天,就揭穿他,将她不?#26263;?#19968;面披露在灵惜的面前!

    “咚——”

    第二声响亮的?#30001;?#23558;梁启珩的思绪拉了回来。

    太监尖锐的声音宣告着佑之国使臣的入朝。

    “迎——佑之国二皇子——慕容深~~~”

    声音绵长刺耳,颜乐听着,心里却开?#21152;行?#20329;服了。

    这么宽旷的殿堂,乃至绵延到殿下,通往出宫的白石大道,?#21152;?#30528;他们公公人口传递进程,真真是?#21487;?#23376;做事呀!她想着,因为对公公们的佩服,看着缓缓走上来的慕容深都认真了许多。

    他一改之前邪魅和狂傲的姿态,穿着墨绿色的绸缎衣裳,除得稳重而刻板,没有其他别的让人可以记住的特点。特别是,他这样?#32479;?#31283;重的一面,颜乐觉得自己好像在哪见过。

    他的肩膀,习惯性的会在俯身的时候刻意的放松,礼行的端正,但却透着他心不?#26159;?#19981;愿的傲气,透着行这个礼只是玩笑的意味。这?#30452;?#38754;一套和心里一套的姿态,倒是很像他。

    颜乐想着,想起她?#20004;?#20026;止在他身上看出来的一个点,就是——慕容深很狂傲的同时,很自卑。

    那是因为他其实是佑之国国主当年与国外无名无分女子生下他给他造成的影响吗?

    颜乐突然很想亲自的问一问他,是不是?

    穆凌绎一直看着颜乐,所以将她?#38405;?#23481;深的打量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她除了恨他,讨厌他之外,对他确实怀着好奇。自己的颜儿被囚禁了十二年,对很多事情,特别是人,她接触最少的人,怀着很深的新鲜?#23567;?br />
    想来慕容深要是可以满足她的趣味,可以让自己的颜儿开心,那便留下他一条贱命给自己的颜儿耍弄耍弄一?#38382;?#26085;吧。

    梁启珩看见慕容深才想到那天在马场他对灵惜的执着,他追着去马场,去接近她。呵,是不是只要是个男子,都要来和自己抢灵惜了?他是灵惜的仇人,就不懂得来到了云衡,来到了自己的地界,该小心些,不然自己也顾不了什么大局为重了!

    梁启珩想着,侧目看向颜乐,想和她说不要在意慕容深这个人。她讨厌他,自己会在事成之后将他杀掉的。

    皇帝看着底下其实已经到达了很久,已经在林府见过的慕容深,没了当时对斌戈的好奇和热情,显得沉稳了些。他依着万年来那几句冠面话,说得?#25512;?#21644;友好,接受了慕容深带来的和睦请求,并将云衡的安邦之愿宣扬于他。

    两人的年岁虽然隔了一轮又一轮,但那对视的目光和谈及往来的祈愿,?#21152;?#30528;一样的稳重。?#25512;?#24448;来在他们的口中,被蕴含了十足的诚意。

    但却在话落之后,被他们自己最先唾弃。

    皇帝觉得,佑之国一个小国,借着这些年来的合作,越来越蹬鼻子上脸,越来越得寸进尺。

    慕容深觉得,自己接受这个?#22993;?#20197;后,云衡?#26469;?#30340;局面就要打破!自己要的是全部!不是屈他云衡之下!

    穆凌绎比颜乐知道得更多,所以在颜乐将不耐烦的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很是柔和的对她笑着,将安抚无声的传递到自己颜儿的心里。

    他觉得皇帝和慕容深说的越多,越好。因为这样在他们彼此的心里,他们对彼此的不屑和鄙夷就更多,他们都不信任对方会遵循那可笑的?#26174;跡?#21516;为掌权者,他们知道野心是多么不受控的东西。

    而正因为懂,所以他们容忍不了彼此的存在。

    所以?#26174;?#34987;撕毁,两败俱伤,只在一朝一夕之间。

    颜乐在穆凌绎的安抚之下,耐心的站着,但渐渐的,她觉得自己的凌绎,是在酝酿着什么吗?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解,用目光询问着他。

    穆凌绎回神看着自己的颜儿,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他想着,这一次入宫皇帝不放半点宽容,自己要到颜儿的身边去,有些难了。

    皇帝与慕容深的谈话告一段落后,还和上次一样要大家往御花园用膳和谈。这次的和亲没有?#35805;?#19978;台面讲,但适龄的女眷和官家子弟还是被邀请入宫来参加宴会。御花?#26263;?#33457;儿被换上了应季的梅花,热?#20013;?#33635;的景象不受严寒的半点影响。

    颜乐在整齐前往御花?#26263;?#38431;列中渐渐的往后?#32781;?#22905;可是记得皇奶奶说,到凌绎的身边去哦~别磕着碰着哦~

    梁启珩看着颜乐真的要如此做,抬手就要将她拉住。

    但——他的手落空了,颜乐避得很迅速,而后就直接混到宫女中间。

    他看着自己落空的手,迟疑了很久。

    太子在默然中间察觉到很多事情,他转身看了眼梁启珩,压着声音提醒他那是皇奶奶的命令,灵惜理应去。

    梁启珩的?#20013;?#19981;断的紧攥,他知道皇奶奶一直在庇护灵惜不被自己久常,她和姑姑一样,希望灵惜从一而终。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胜负彩第17147期奖金 刘百温四肖中特料人2018 pk10 奥林匹克冰球比分 手游棋牌辅助软件骗局 双色球最准红球杀号风杀 2018做pos机赚钱吗 河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2014年97期特码资料 下载波克棋牌 河床vs玛伦历史交战 诛仙3可以赚钱嘛嘛 宁夏11选5手机在线计划 齐鲁福彩开奖 临时工中介所赚钱吗 极速11选5官网天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