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6081-40654255/

第六百九十五章:后山
    残害同门,在别的势力宗门之中,那绝对是禁忌。

    可在这里,这里是与利益的结合之地,合欢宗。

    那名老人才是这里的绝对主宰者,在合欢宗没,没有什么禁忌不禁忌,只有他的认可或是不认可。

    他?#31449;?#36824;是等不及了。

    苏邪心中冷笑连连,看着大殿之中一众女弟子们,只觉得这样的场面异常可笑滑稽。

    读懂了她眼中的讥讽意味,合欢老祖淡淡抬眸说道:“看来你已经无话可说了。”

    苏邪淡然的耸了耸削瘦的肩膀,说道:“说再多已无用,老祖心中早已有了定夺,又何不大费周章为了我一名小弟子来辛苦做这么一场戏。”

    韩水依眼中寒芒?#19979;叮骸?#25918;肆!”

    “只是弟子依然很不解,明明老祖答应过弟子,这次万首试回归,便将合欢宗圣女之位传于弟子,如今那圣女之位倒是没有等到,反而等来了杀身之祸。”

    苏邪嘴上说着杀身之祸,可她那双?#19968;?#30524;眸之下,却是丝毫不见任何惊慌之色。

    韩水依冷笑出声:“还在做你那不可实现的美?#25991;兀?#20320;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身缠诅咒,连身子都难破的废物!也?#39029;?#24515;妄想于圣女尊位?!”

    苏邪微微抬首,明媚而柔情的眸子里含着淡淡的嘲弄笑意:“我当不当得成圣女自然我说了不算,只是苏邪心中十分清楚,圣女之位自然不可能由一个断了手的废物来继?#23567;!?br />
    “你!”韩水依顿时怒容满面,恨不得当场就一掌毙了这?#23601;罰?br />
    因为她说得很对,合欢宗圣女,必须完美无缺,不可能是她这残缺了一掌的废物来继?#23567;?br />
    合欢老祖呵呵一笑,笑声冷厉而无情:“合欢宗圣女,本座早已有了人选。”

    说完,合欢老祖眼眸微抬,扫向跪拜在地的众多女弟子中。

    只见其中最角落,模样最不起眼的一名少女身体微颤,并非害?#38706;?#24778;惧,而是苦等多年的兴奋。

    她缓缓抬首,身着外门弟子服饰,露出一张勉强称之为清秀的面容,眼底的怯懦与卑微在她抬首瞬间顿时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与傲然。

    她缓缓起身,不再跪伏,一步步走至合欢老祖身前,距离他极其之近,跪拜在他的脚下。

    合欢老祖淡淡俯瞰她一眼,然后取下尾指上的一枚铜戒,铜戒之上,刻有两条交 尾的长蛇,狰狞而淫 秽。

    那少女双手举于头顶,目光虔诚而神圣的接过那枚铜戒,合欢老祖的?#27493;?#21018;好套在了少女的食指之上。

    她怔怔的看着手中铜戒办响,然后听到合欢老祖淡淡一声:“起来吧……”

    她才恍然大梦惊喜一般缓缓起身,转过身子面向众人,缓缓的举起了那只带有戒指的手掌。

    众多合欢宗女弟子们面面相继了片刻。

    然后毫不犹豫的将身姿压得更低,异口同声的说道:“见过圣女大人……”

    “见过圣女大人……”

    唯独苏邪宛若一个另类一般,俏生生的立在那里,冷眼旁观。

    韩水依身体下意识地跪下,可面色苍白得难看,口中喃喃:“怎么……怎么……会是她……”

    如果说这圣女之位被苏邪夺取,或许她都不会如现在这般不甘与妒忌。

    因为此女是个连名字都让人记不住,宗门之内最下贱的外门弟子,就连门中普通男弟子都能随意欺凌的货色。

    怎么可能摇身一变,成为了高高在上的圣女?!

    她不相信?!

    苏邪视线在那少女身上微微打量了片刻,清澈的?#19968;?#30524;中稍露异色。

    随即她恍然轻笑:“原来是天生媚骨,倒也难为了你金子藏沙多年,想必为的就是今日吧。”

    天生媚骨是极为难得一见的体质,更是完美贴切的附和修炼合欢宗功法‘璃幻’。

    更神奇的是,在她修?#23567;?#29827;幻’乃至大乘之前,不如苏邪那般条件苛刻,可?#25105;?#30772;身。

    正因为如此,她可以?#25105;?#37319;补他人,用?#23472;?#34917;自身,加快‘璃幻’的修?#20852;俁取?br />
    且当她‘璃幻’大乘,被合欢老祖强行采补以后,?#38405;?#22815;凭借那特殊的体质再度修炼。

    被采补的副作用也不如寻常之人来的恐怖绝望。

    故而对于那贪婪的合欢老祖而言,她这样的人,正是世间绝佳的练功鼎炉。

    倒也难怪那合欢老祖态?#28982;?#31361;然改变,另立她人为圣女。

    合欢老祖目光幽沉的盯着苏邪,缓缓说道:“你可知……今日这一切,是为何?”

    苏邪浅浅一笑,道:“老祖是想表达,在这合欢宗内,你才是这里唯一的王,即便是承诺也无法将你束缚,你想要做的或是改变的事情,全凭你的喜好。”

    合欢老祖面上神情既是欣赏又是忧虑,他缓缓的摇了摇首。

    “你这?#23601;罰?#24515;智如妖,养在身边倒真想是养了一条毒蛇,即便是本座,也是十分忌惮的很啊,如此以来,倒不如养一条有用听话的狗来的轻松。”

    被比作狗的新?#38382;?#22899;,面上不见任何耻辱意味。

    反而十分乖巧的回首?#22836;?#36523;子,学着小狗逗弄主人的姿态,舔了舔 他的靴子。

    她还一脸媚笑道:“老祖想让弟子当狗,那弟子便给老祖当一辈子的狗。”

    苏邪毫不掩饰的故意干呕一声,然后嘻嘻笑道:

    “老祖啊,弟子方才说过了,都已经到了如今这一步,就不要玩那些虚的了,你若真的想废除弟子,应该在弟子归山的第一时刻,便之间派人全力击杀弟子,而不是在这里准备如此一场好?#36820;?#30528;弟子,不如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她指尖寒芒闪掠而过,带起一蓬血光,她若无其事的发动攻击,将韩水依那?#27426;?#33109;手?#30772;?#33218;斩断,其手段极其狠毒果决。

    韩水依捂?#30636;?#21483;,显然不敢相信在合欢老祖的眼皮子底下她竟然还敢下如此狠手。

    一时间,就连刚继?#38382;?#22899;之位的那名女子也惊呆了。

    韩水?#32769;?#34880;?#27426;?#33258;?#19997;?#20013;喷洒而出,因为那剧烈的疼痛她神色变得无?#20173;?#27602;,癫若疯狂般的朝着苏邪放下冲了过来。

    “我杀了你!给我拿下她!”

    苏邪冷冷一笑,冷光烁烁的寒月刃在她那如玉一般的指尖灵巧翻转。

    而她那双?#19968;?#30520;中,却是折射出无比骇人的冷芒来。

    “韩师姐还要来的话,这一次划破的……可就是你的咽喉咯~”

    她在陵天苏面前,可以发嗲卖乖,但是其本质,却是实打实手段残忍的妖女。

    毕竟在合欢宗内,若是不?#32531;藎?#21487;没办法生存下来。

    韩水依疯狂的目光骤然一顿,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合欢老祖。

    苏邪懒洋洋的半眯这眸子,笑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就别看他老人家了,从一开始,他就没相信过你的鬼话。

    留你一条命,不过是好找个由头对我发难罢了,韩师姐,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可真的不能太自恋,其实啊,他老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不?#35805; ?#20320;以为我真的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伤你?”

    韩水依面色惨白得像个死人,不可置信而绝望的看着合欢老祖。

    谁知那合欢老祖却是连个眼神都未施舍给她,淡淡道:“

    看在你尽心服饰本座多年的份上,本座不杀你,只是你如今身躯已残,无法再侍奉,后山是个好去处,你且去了此残生了吧……”

    听到‘后山’两字,苏邪“哈”的一下笑出了声,笑容并无多大?#20197;擲只觶?#21482;有无尽悲凉。

    她的母亲,就曾在那后山之中,与那野狗争夺饭食数年。

    她知晓,不论是何人去了那里,都将会过得比一条狗都还要不如。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