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70699-28677969/

正文 第510章 番外之跟我打个赌
    同时以徐子恒的智商,我不认为他能有什么生活常识,除了做行尸还算合作,做人,他除了会花钱和捣?#19968;?#26412;没别的功能。

    而且他的财政大权,一直都握在我手里。

    他离?#39029;?#36208;的时候,只带走了一根棒棒糖。

    当然,僵尸在外面也不用吃东西睡觉,也不存在生病,但是我完全能预想到,小恒的离?#39029;?#36208;生活,也不会幸福到哪里去。

    不知道是出于,故意想磨搓他的心理。

    还是我真的有?#21335;?#25214;个女人了,所以在小恒离?#39029;?#36208;的这几天,我不仅没主动联系他,还故意?#25443;?#30340;跟李梦甜出入公众场合。

    相处的还算融洽。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徐子恒居然一连消失了半个月!

    半个月!

    我终于开?#21152;?#28857;不淡定了。

    倒不?#19988;?#20026;担心他,而是生气,如果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就是消失一辈子,我也未必会关心。

    但他是我的行尸,这次徐子恒明显有点过分了,闹脾气可以,但他这样消失半个月,却是违反了一个行尸的工作本质。

    我思考的一晚,正要决定用赶尸秘术,把他召回,如果他还不回来,那这样不听话的行尸,就已经不能要了。

    ?#25163;?#20877;好也不能要了。

    我有些生气的,正打算痛下决心,却没想到,他居然自己回来了,我能感觉的到,他现在就站在门外。

    隔着一道门板。

    完全阻隔不了,赶尸人和行尸的那种联系。

    不过我却并没?#26032;?#19978;开门,而是僵持了五六分钟,才缓缓的把门打开,大晚上的,因为他一直没动。

    外面的声控灯也灭了。

    不过随着我开门的动作,灯又亮了。

    我没想到,阔别半个月没见到徐子恒,居然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我的面前,头发?#20197;?#31967;的,衣服乱七八糟的穿在身上,皱皱巴巴的,估?#39057;?#26377;半个月没洗了。

    包括?#24120;?#20063;明显很久没洗了。

    我天,这哪里还是我当初的那个帅气的小僵尸,这根本就是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流浪汉。

    我没有洁癖,但是我对最起码的整洁还是有要求的。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就皱起了眉,口气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是恶狠狠的责?#31119;骸?#32456;于舍得回来了,这几天都死哪去了?”

    小恒在不似之前那么趾高气昂了,他低着头,仔仔?#36214;?#30340;盯着自己的脚尖,明明是他错了,却好像是我为难他似的。

    道:“就是去外面转转,群哥你先让我进去吧。”

    “脏。”

    我丝毫没有遮掩的道。

    小恒立刻一副想哭不敢哭的表情,看着我,但是我对他的这?#30452;?#24773;,基本已经免疫,因为我知道,他是不会哭的。

    因为僵尸不会流眼泪。

    只有在……

    算了。

    “你进来吧,不过直接去浴室打扫,不准乱动。”我恶狠狠的交代了一句,小恒这才委委屈屈,别别扭扭的进来了。

    看着我黑着的脸皮,一副欲言?#31181;?#30340;样子。

    不过似乎怕我发火,他乖乖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不久后,浴室的门开了,倒不是他这么快就清洗完了。

    而是。

    “群哥,给我擦擦?#22330;!?br />
    小恒的声音,依旧弱弱的。

    我坐在沙发上,翻了翻眼,“你自己擦吧,今天没心情。”

    浴室门缝,伸出来的手,微微一僵,然后就没有声音了,我以为他放弃了,其实说白了,他还不过是想用这种法子,惹起我的注意。

    ?#26790;夜?#24515;他而已。

    就像是一种撒娇。

    但是我现在真的没什么心情,我在考虑,一会儿要怎么教训他,而他经过这次离?#39029;?#36208;,到?#23376;?#27809;有明白那个道理。

    说句不好听的,我现在是赶尸族的族长,赶尸族的养尸地也归我调配,只要我愿意,什么样的尸体养不出来。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等我思考完这些问题后,我发现于是的门依旧开着一条缝隙,他居然还在等着我给他搓?#22330;?br />
    我冷冷一笑,不准备搭理他。

    却听片刻,小恒继续低弱的道:“群哥,我左手臂受伤了,真的不能自?#21512;矗?#19968;只手洗会很慢。”

    “你受伤了?”

    回忆了一下,发?#20013;?#24658;在回来后,身子都是缩着的,也没有注意他伤没伤,不过这?#36136;攏?#20182;应该不会骗我。

    我拉开浴室的门,发现里面水汽朦胧,他居然在?#33804;人?#27927;澡,他以前不是更?#19981;?#20919;水的吗?

    “听说?#20154;?#26356;干净,我太脏了,不然群哥就不?#19981;读恕!?br />
    我对他这种幼稚的小心思,也是无言以对,我现在?#36824;?#24515;他到底伤的怎么样,以他的本事怎么会受伤?

    朦胧的水汽中,小恒几乎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

    雪白精壮的身体,我已经不陌生了。

    但是下一刻,我的瞳孔却狠狠的锁了一下,因为小恒的左边手臂,明显的不协调,呈现一种扭曲的角度。

    像是被人硬生生掰断了骨头。

    他可?#19988;?#23608;啊。

    “怎么伤的,谁干的?”

    我几乎爆喝出口,可能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我?#26377;?#37324;,早就已经把小恒当成了我的私有物。

    我可以在生气的时候,揍他,骂他,怎么对他都行。

    但别人只要动他一根毫毛,我都绝不准许。

    大概小恒也被我突然阴骜的表现给吓住了,他湿漉漉的抬起头,柔软的短发下,一双眼睛显得水汪汪的。

    “群哥,我不疼,真的。”

    “我说谁干的,听不懂人话啊?”

    我气的骂他,离?#39029;?#36208;,居然都不会照顾自己。

    小恒这才乖乖交代,“是一个不认识的赶尸道人,他一看见我,就盯上了我,就跟要吃了我似的,不过他后来对我挺好,说愿意给我钱,可你说过,不让我随便拿别人的钱,用别人的东西,所以我拒绝了,他就不高兴了,要抓我,喏,手臂就是被他抓的,不过他抓不住我,我就逃回来了。”

    越说。

    我的脸皮越黑。

    玄门很大,不光只是赶尸族在赶尸,也偶尔会有一些赶尸的散修,加上小恒并不懂得隐藏自己,所以被盯上也没什么意外。

    “也正?#19988;?#20026;这样,你才回来的?”

    我问小恒,如果他不受伤,还打算在外面飘着?

    小恒躲闪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还很委屈,撇着嘴,想哭,却哭不出来,只难过的道:“我想过回来的,我离?#39029;?#36208;三天,就想你了……可既然自己出来了,怎么好意思……我,一直在等着你主动找我……”

    我哧声一笑。

    “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已经打算换掉你了。”我说的有点口不对心。

    “不要。”

    小恒望着我,竟是瞬间慌乱的哭了。

    那种淡淡赤红色的眼泪,我只在另一个人的眼眶里见过,发现出现在小恒的眼里时,竟是有种说不出的凄然。

    我胸口也跟着隐隐的疼了起来。

    “群哥,搓?#22330;!?br />
    你见过,一个流着血泪的僵尸,还在执着于搓背这个问题吗?

    我瞬间觉的人生都糟践了。

    搓完背洗完澡,顺带帮小恒正了骨,我发现我好像已经没什么心情给他,总结这次离?#39029;?#36208;的利弊和位置了。

    我也搞不懂我究竟是生他的气还是在生我自己的气。

    堂堂赶尸人,居然会被自己的行尸,牵动情绪。

    而僵尸不用睡觉的,他洗完澡穿上干净的睡衣,就小心翼翼的笼在了我床前,问:“群哥,你跟你那个女朋友……李梦甜怎么样了?”

    “很好,怎么了?”

    我用?#19988;?#20919;冷的道。

    小恒缩了缩身子,也没什么,不知道他?#19988;仔?#36824;?#19988;?#36827;一步干涉我的生活,最后只道。

    “就是,作为你的行尸,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没有心动的婚姻,就是一场坟墓,坟墓有我陪着你就够了,干嘛还要在拉一个人?”

    我挑眉,回看了小恒一眼。

    难得,他嘴里居然说出了一句,比较有文化内涵的话。

    “只是你怎么知道,我就没心动呢。”

    小恒答不上来了,不过他憋了半天,还是憋出了一句话,“这是僵尸的?#26412;酰?#25105;觉的你不爱她,干嘛还要娶她,你,你就是耍流氓,你?#30340;?#26159;真耐不住,跟我耍耍流氓,我也不介意,但你不能祸害良家少女呀,还有,她知道你是干嘛的吗?她要是知道你是赶尸人,估计就不?#19981;赌?#20102;,到时候还是会离开你的……”

    小恒不知这么的,居然说这么一串子话。

    不过我听出来了,他还是不同意我跟李梦甜,也不同意我交女朋友。

    他就想我永远围着他一个人转,他是行尸,他没有前世今生,也没有?#28010;?#29301;绊,他只有我,但我却可以有很多。

    他对我的依?#25285;?#25105;不是不懂。

    只是我笑了。

    “如果我愿意让她知道,她一定会知道我的身份,如果我不愿意让她知道,那她就是跟?#22812;?#19968;辈子,也不会知道我的身份。”

    这点,我是有自信的。

    “可那?#31449;?#26159;谎言,你骗她,就不是爱她。”

    “老僵尸不是就经常骗苗苗,我看他俩骗的很开心啊。”

    “所以老僵尸活该被苗苗姐磨搓……群哥,那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就赌李梦甜一定接受不了你的身份。”

    小恒信誓旦旦的道。

    我知道,如果不给这小子一个痛快,他永远都不会接受我除他以外,还可以有别人的这个事实。

    “好,怎么赌?”

    “把事实摊开给她看,你?#34915;穡俊?br />
    “有什么不敢。”

    我微微的扬了扬下吧,倒不是我对李梦甜有多自信,自信她会有多爱我,而是,我自己也想看看。

    事实之下,真相又是如何的。

    第二天晚上。

    我约李梦甜到学校的一栋?#19979;シ考?#38754;,以前这里常常会传出闹鬼,一般晚上很少有人会过来,除非不怕死的。

    而我偏偏就是。

    我在电话里,明确的告诉李梦甜,今晚我告诉她一件,有关我很重要的事,让她务必过来,如果不来。

    我们就完了。

    我猜李梦甜一定会来,因为她并不太相信鬼神,上次老鳖山,因为阴泉的关系,她也把那场经历忘的一干二净了。

    果然。

    大约九点的时候,她独自驱车过来了。

    走来昏?#24403;?#20919;的?#19979;?#25151;走道上,她显得几分略微的紧张,因为她不确定我接下来会告诉她什么。

    我并没有说话。

    准确的?#25285;?#25105;不知道这个话题要怎么开口,所以我选择了直接用事实说话。

    “叮铃铃……”

    赶尸的铃铛声响起。

    “师哥……”李梦甜不解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昏沉的光线下,我清楚的看到了李梦甜,因害怕而迅速收缩的瞳孔。

    和瞬间发出的惊?#23567;?br />
    “啊……”

    因为我的背后,?#19997;?#27491;缓缓出现一张,皱皱巴巴的僵尸脸幽绿色的眼睛,和长长的獠牙,不断发出恐怖的煞气。

    绝对不是那种塑胶面具能营造出的恐怖。

    而这也不是小恒。

    小恒长的很没这么磕碜,身为赶尸人,随便调动几具尸傀还是有这个能力的,这栋?#19979;?#25151;,就是我的一个秘密藏尸地。

    这尸傀平时都是泡在福尔马林里,给人观赏的。

    今天偶尔被我的召唤,才出来?#30171;?#19968;下。

    “叮铃铃……”

    我继续摇动着赶尸铃,那尸傀就像一具听话的野兽,乖乖的盘踞在那,听我的只会,而这样的一幕。

    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相当恐怖了。

    “师哥……”

    我很佩服,李梦甜居然没有晕,她只是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而我也开?#21916;?#20844;的道:“如你所见,我并不如你看到的那么完美,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赶尸人,我可能终日都会跟僵尸这种东西,打交道,你确定你还?#19981;?#25105;,想跟我结婚吗?如果你不能接受,那我们结束吧,我不会为难你。”

    说完这句话,在配上李梦甜惊恐的表情。

    我知道,我们这段关系基本要结束了……只是,我没想到,就在我摇动着赶尸铃,就要离开的时候。

    身后几乎瘫坐在地上的李梦甜,忽然挣扎着,上前抖颤的拉住了我的手。

    “师哥,你,你别走……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你叫我来的时候,我就该知道……但是,我还是好?#19981;赌悖?#21482;要你不伤害我,我……我可以不介意的,真的……”

    李梦甜忽然泪流满面。

    是崩溃的,也是震惊,还是……充满爱意的。

    我没想到,她对我的执念会这么深。

    然后,她上前,将我紧紧的抱住,就算很害怕,但是她也在努力的克服……因为她爱我。

    这个结果,我有点始料未?#21834;?br />
    不止我,还有小恒。

    这场我与他的赌约,我赢了,赢的没有丝毫悬念。

    但是。

    不久后,在我安抚完李梦甜,甚至用玄门秘术,将她的这断?#19988;?#25171;碎,重组,让她相信,她那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后。

    我还是和李梦甜分手了。

    因为我虽然赢了,可是就在李梦甜不管不顾抱住我的瞬间,我发现,我居然没有一丁点心动心颤的感觉。

    因为我并不是真心爱她的。

    不管?#36136;?#32473;我怎样的美?#20040;?#35273;,我都不是真心爱她的。

    我赢了,却也输了。

    为?#32781;?#23567;恒整天乐的跟?#31561;鄙等?#20284;的,就跟捡到宝似的,似乎比以前懂事乖多了,但是我事后反省了一下自己。

    我绝不是给他掰弯了。

    只是……真爱还没到而已。

    三十五岁,三十五岁之前,之前还是没有找到让我心动的女人,我就去找一个像李梦甜一样的女人,不管爱不爱,将就着过吧。

    至少我得学会主动去爱一个女人。

    “群哥。”

    夜半,我彻夜无眠的躺在床上,不得不?#25285;?#22240;为那件事,我自己也深受打击,好几天的情绪都不是很好。

    “干嘛?”

    我没好气的道。

    小恒抱着枕?#32321;唬?#31435;马?#20040;?#36827;尺的笼到我的床边,小心翼翼的道:“其实这几天我也反省了很多问题,我虽然笨,但我不?#25285;?#25105;知道,群哥早晚有一天会娶妻生子的,我是你的行尸,有时候也是你的拖累,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离不开你,而你却离得开我,呜呜,我也好难过,究竟上辈子遭了什么孽,今生才要承受这样的孽缘……”

    明明最后一句话该我说的。

    我有些无力的掩住了额头。

    “然后呢。”

    “然后就是……”

    正题来了。

    小恒拿着手机,说道:“我经常不开心的时候,就会跟兽哥谈心,他刚才告诉了我一句话,我觉的很有道理,你要不要听听,说不定听完,你心情就好了。”

    ?#20843;怠?#31639;了,还是别说了……”依我对秦守的了解,他嘴里说不出?#27809;啊?br />
    但是我的拒绝,慢了半拍。

    小恒已经点开了微信语音,里面立刻传来一个大刺刺,得意洋洋的声音:“异性只为繁殖后代,同性才知人间真爱,致,我那被掰弯了的小群群。”

    ?#21834;?br />
    ?#24230;和?#28982;发现,他已经被生活中的各路极品,给虐的基本没什么脾气了。

    洗洗睡吧!

    (全书完)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分分彩规则 天津十一选五 pk10牛牛开奖 逍遥牛牛下载 安塔利亚网球比分 3d独胆是怎么计算的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 上传视频到今日头条赚钱 福建今日快三 贵州快3 青海11选五走势图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结果 500元倍投方案稳赚陷阱 广东十一选五 云南快乐10分微信群 惠商城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