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8317-40802191/

第1363章 荊州,襄陽
    對于賈詡的智謀,田豐、沮授等謀士,都是很服氣的。

    合肥之戰,賈詡出色地完成了防守合肥的任務(劃去),擊敗了孫策大軍,使其折損近半,狼狽退回江南,環環相扣的奇計,著實令人嘆為觀止。

    不過,沮授還是說道“賈詡與張郃,向來不曾見面,恐怕不易磨合。臣愿隨張郃之軍,建言獻策。”

    白曉文搖頭說道“不可。孤親征江南,正欲將鄴都重任,托付與你,怎能讓你隨軍南征?鄴都乃是孤根本之地,不容有失。”

    沮授有些意外,他本來兼任了青州刺史,這次是參加燕王大典而來,沒想到白曉文對他另有任用。

    白曉文也是沒有辦法。

    本來,他可以把鄴都托付給田豐,就能高枕無憂。

    但是,白曉文晉封燕王,逼迫皇帝廢后,鄴都形勢,已經是暗流涌動。誰知道那些忠于皇帝的朝臣,心里是怎么盤算的?

    這可不是死了一個伏完,就能讓人放心的。

    一旦事情有變,僅靠田豐一人,恐怕不穩當。

    白曉文的打算,是召來沮授,讓他與兒子沮鵠,一文一武,共同守鄴都防務。至于朝堂上的動靜,董昭自然會加以注意;皇宮事務,也有華歆等人盯著。

    只有這樣,白曉文才能安心。

    至于賈詡輔佐張郃,白曉文表示,不用擔心磨合的問題。

    張郃不像關羽那樣傲慢,他本身又有一定的韜略,賈詡只要將計策的原委說出,張郃一定能理解賈詡的用意,進而聽從。

    要不是張繡在軍中的威望還不足,白曉文其實想讓張繡、賈詡兩人負責江南一路的佯攻,連磨合問題都不用考慮了。

    不過,張郃也有張郃的好處,就像白曉文說的,張郃的優點是變陣,最適合南方山地崎嶇的地形,會讓士兵得到相應的加成。

    配合賈詡對戰局的把握能力,在時機成熟的情況下,佯攻轉為真正的奇襲,也是有可能的——畢竟有兩萬軍隊呢。

    誰讓白曉文家大業大呢?江南一路派出兩三萬益州川兵之后,白曉文還能再拉起十萬大軍,從江北出征。這是孫策陣營絕對做不到的——尤其是在孫策新敗,五萬大軍死傷一半的情況下。

    ……

    接下來的幾天,白曉文整頓兵馬,籌集糧草。

    而甄宓也在挑選各大門閥的秀女,為燕王充實王宮。

    久居鄴都,一直侍奉公婆的甄宓,終于體會到了白曉文的權勢。

    僅僅是接了一項替燕王選側妃的事務,就有諸多世家門閥,輾轉托人拉關系,帶著禮單找上門來。

    這些請托,大多是通過甄氏一族傳來。

    甄氏也沒有辦法,畢竟河北、河南士族,大多是世代姻親,同氣連枝。要是拒絕了,臉面上都不好看。

    當然,到了甄宓這一關,還是精心用意,為白曉文選了十五個名門淑媛。

    其中河北七人,河南四人,另外還有四人,來自雍涼、荊州。

    漢中和益州,因為路途遙遠,地方偏僻,這次就吃了虧,沒有機會進獻美女上來。

    白曉文有點猝不及防。

    因為西涼馬氏,也獻上了“秀女”,不是別人,正是馬云祿。

    這還不算,韓遂也湊趣,送上了自己的寶貝女兒韓綺,其實就是米國大妞卡蜜兒。

    關鍵是,甄宓第一時間就通過了這兩人……

    卡蜜兒還好說,畢竟是覺醒者,而且人家明確表示,對男人沒興趣,無非就是逢場作戲而已。

    但是馬云祿……白曉文是真的沒有想要招惹啊。

    好在,十五名側妃雖然已經選好,但要分封夫人、昭儀、婕妤、容華、美人的階位,還不是現在,要等到征江南結束,天下大一統。

    白曉文發現,馬云祿看自己的眼神越來越不對了,好好一個開朗大方的西涼女子,看自己的目光總是含羞帶怯,這是哪么個意思?

    好好的上下級關系呢?這會讓孤王無法直視你啊!

    好在馬云祿作為被選中的側妃人選,不會隨軍南征。

    ……

    泰始二年,陽春三月。

    白曉文率領八萬大軍,南下荊州,抵達襄陽。

    張郃、魏延帶著劉琮母子、荊州士族,伏道迎接。

    白曉文見到了劉琮,這是個剛過十歲的孩子,臉上稚氣未脫。

    但是古代孩童大多早熟,這個劉琮的一舉一動,也頗有禮數,像個小大人一樣,和現代的熊孩子完全不同。

    白曉文略一觀察,就能看出劉琮的眼眸靈動,是個聰慧少年。如果他再多十幾二十歲,也許是個出色的繼承者。

    不過現在嘛,劉琮只能任由母親、群臣架空,做個人形圖章,提線木偶。

    而跪在一旁,劉琮的母親蔡氏,相貌還不錯,但眼角眉梢,都透著一股刻薄之意,顯然魅力不佳。怪不得演義之中的曹操,對她毫無興趣。

    白曉文說道“令尊荊州刺史劉表,勞苦功高。你承繼父蔭,知道歸順朝廷,這很好。不過,你為何助逆劉備,讓他攻掠西川?”

    劉琮、蔡氏嚇得魂不附體。

    旁邊有一名文士,抗聲說道“燕王此言不妥。劉備雖然是客居荊州,但強賓壓主,有臥龍鳳雛為之謀、關張趙云助其威。我主劉琮,孤兒寡母,豈能與劉備相抗?助逆劉備,實為迫不得已。”

    白曉文看向那人“閣下是何人?”

    那文士躬身一拜“在下蒯越,表字異度,現為章陵太守。”

    白曉文笑道“孤久聞荊州蒯異度之名。今日一見,果真名下無虛。劉琮、蔡氏,你們助逆劉備,也是迫不得已,孤不再問罪;即日封劉琮為樊城侯,食邑一千戶。”

    劉琮、蔡氏有種死里逃生的感覺,哪里還敢計較封地食邑,大喜拜謝。

    白曉文補充道“青州尚缺一名刺史。孤原本屬意劉琮接任,不過太過年幼,可暫領刺史之職。州郡事務,交由青州別駕代理,你們母子這就前往青州,安享富貴便可。”

    剛剛吃了白曉文一記殺威棒的劉琮母子,也不敢有異議,再次拜謝之后,便退回打點行裝。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3d排三开奖结果 赚钱的网游排行榜前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10分 北京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快乐8下载专用app 大众麻将手机免费版 体彩浙江6+1第 俄罗斯世界杯比分分析 捕鱼破解版单机 河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1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快乐10分 北京pk拾拾计划软件 网上做什么赚钱现在 3d开奖号码今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