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8317-34481494/

第831章 鬼媒人(2合1)
    第831章 鬼媒人(2合1)  

    喬蕊依然是閉著眼睛,保持著和鬼魂新娘花玉容的溝通,她同時開口,語速急促地說道:“快點做決定,花玉容在等待我回應是與否……”

    毫無疑問,選擇“是”的話,就意味著站在花玉容這一邊。

    選擇了“否”的話,后果不好說,花玉容有可能翻臉攻擊,也有可能直接逐客。

    白曉文毫不猶豫:“答應她。”

    喬蕊長長地舒了口氣,緊繃的神經松弛了下來。而另一邊,花玉容對于眾人的態度,似乎也變得緩和了許多,只不過那張臉實在恐怖,即便是笑容,也讓人心驚肉跳。

    白曉文在隊伍頻道中快速說道:“劉家是村子里的大姓,選擇A路線,意味著和劉家屯子大批鬼物站在了對立面。雖然完成難度較高,但有這么多鬼可以殺,也意味著我們的收益會大幅提升。”

    李淑儀說道:“這劉家屯子的鬼也太討厭了,人家都死了還不放過。我也贊成A路線的。”

    韓旭說道:“可這里的鬼免疫傷害,該怎么對付?”

    白曉文笑道:“放心,這種免疫傷害的能力源自幽白石,而花玉容身上既然有殘缺的幽白石,就肯定有對付之法。不要忘了,這只是一個B級公會任務,是經過靈能粒子檢測的。”

    槐王村的鬼物身上,這種“幽白石庇佑”的狀態,可以理解成一種強制解謎的規則,覺醒者必須先解開謎團,找出鬼魂新娘的真實身份,并與其溝通,才能在這片鬼魂之地,酣暢淋漓地戰斗。

    當然,鬼媒人劉四爺那一邊,應該也是有相應的任務線觸發條件的,多半是和厲鬼劉福接觸。但不管選擇哪一方,都必須完成解謎,對槐王村的歷史有較為深度的了解才行。

    另一邊,喬蕊依然在和花玉容溝通。她側頭看向白曉文,眼里帶著一絲驚訝佩服的神色,說道:“花玉容剛剛告訴我,可以幫我們解決劉福等人身上幽白石的干擾……你的猜測是對的。不過,這個儀式需要用到我們的血。”

    “每個人?”

    喬蕊點點頭。

    “好吧,我先來。”白曉文按照指引,先走了過去,站在大紅棺材之側。

    花玉容的左爪捏住白曉文的手腕。

    靈界規則提示:“鬼魂新娘花玉容即將對你發動血之咒印。是否同意?”

    “同意!”如果沒有沿途看到的筆記以及鏡像空間中的解謎過程,白曉文說不定心里還要打鼓。但了解內情之后,白曉文知道花玉容可以信任,至少在對付劉家這方面。

    隨著白曉文的同意,他的血液加速流動了起來,手背上血管青筋綻露。花玉容的另一只手爪,尖利的指甲劃過,頓時一線血泉激射出來,被花玉容張口吞入。

    在取血之后,花玉容的鬼爪在白曉文手腕上一拂,傷口立刻愈合,不過在取血的位置,卻多了一個詭異的人臉標記。

    “這個過程怎么看都有些邪門……”白曉文瞇起眼睛,對著手背上的人臉標記發動洞察。

    【血咒(鬼魂新娘):你現在是槐王村的一員。若你無法達成鬼魂新娘的執念,你將承受她的詛咒,永遠留在這里。】

    在隊伍頻道里共享了血咒的效果,李淑儀嘀咕了一聲:“這個血咒,怎么像是負面狀態?”

    白曉文道:“花玉容作為充滿怨氣的厲鬼,指望她對我們這些陌生人信任是不可能的,唯有契約形式的詛咒才可以讓她感到安心。而且第一句‘你現在是槐王村的一員’,就已經是正面效果了,這意味著我們可以對槐王村的鬼魂發動攻擊。”

    “那萬一達不成目標,我們豈不是要一直困在這座寶地空間?”李淑儀道。

    喬蕊也說道:“是的,還有另外兩支甲級戰隊,他們如果選擇了鬼媒人的任務線,并取得了最終的勝利……我們是不是就慘了?”

    白曉文搖頭說道:“不,如果對方進行的另一條任務線獲勝,就意味著花玉容和花老爺子都要被消滅,那么我們身上的詛咒自然也就失效了。”

    基于對白曉文的信任,隊友們依次上前,都接受了花玉容的血之詛咒。

    喬蕊說道:“花玉容讓我們破壞明天的冥婚儀式,她再也不想忍受這種折磨。”

    “冥婚儀式?不是已經舉行過了嗎?”李淑儀道。

    白曉文若有所思:“看來冥婚儀式并不是簡單的一次,而是每天都會舉行的慣例……我就說不可能這么巧,偏生在我們進來的這一天撞到了冥婚。那么,明天迎親隊應該還會過來,再次搶走鬼魂新娘花玉容……”

    “當時明明看到有一個鬼魂新娘被綁上了花轎。那么這一個花玉容,又是什么?”李淑儀覺得自己的腦細胞不夠用。

    白曉文搖頭:“我也不明白。不過,劉家那么做,應該是有特殊理由的。”

    五人離開花家。出門之后,李淑儀笑嘻嘻地說道:“曉文你也有犯錯的一天,鬼魂新娘不是周家二姐,是花玉容哦,你沒想到吧。”

    白曉文嗯了一聲:“我確實沒想到,看來其中又發生了一些曲折……我們可以去花家隔壁尋找一下,應該能找到日記殘頁,了解更深的內情。當然,對于任務線已經明晰的我們來說,這一步沒有什么必要了。”

    “花家隔壁……對啊,有一張日記殘頁上說過,周家就在花家隔壁。”李淑儀道。

    最終五人還是先去了一趟周家。果不其然,在周家眾人翻找出了兩張日記殘頁。

    看過這兩頁日記之后,五人都有些恍然。

    原來,周斌離家的原因是恢復了高考,他考上了大學,所以家庭的重擔才全都壓在了周家二姐的身上……拖著周小朵和殘疾周媽媽這兩個累贅,才導致周家的日子窘迫,周二姐不得不許諾嫁給劉福的瘸腿兒子。

    周斌寒假回家,大鬧了一場,不過也無濟于事,只能默認了這一事實。

    后來大規模平反,周斌通過省城交的女朋友(此處劃重點)的父親的關系,讓周家得以平反,得到返城的機會,但是周家二姐卻因為嫁給了劉福的兒子,無法回城落戶。

    周斌、周二姐想要強行離婚返城,但劉福在劉家屯子經營多年又豈是吃素的?劉四爺糾集了劉家五服之內的男丁,圍住周斌痛打了一頓。

    花玉容來救場,不知事情怎么發展的,變成了花玉容代替周二姐嫁給劉福的兒子。按照周斌的說法這叫權宜之計,但是從此之后,周小朵再也沒見過花玉容……

    日記到這里沒了下文。

    李淑儀滿含同情地說道:“原來花玉容是這樣頂包的,她一定在等著周斌來接她。怪不得死后變成厲鬼,這怨念也太深了……不過她的執念,難道和周斌無關嗎?”

    白曉文瞇著眼睛思考了一秒鐘,說道:“后來應該又發生了一些事,導致花玉容對劉四爺、劉福等人的恨意,遠遠超過了對周斌的仰慕和怨念。不過具體是什么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白曉文搖頭,將日記殘頁收了起來,說道:“一個傻姑娘和負心郎的故事,不提也罷……現在,是時候幫花玉容解脫了。”

    “花玉容讓我們破壞冥婚儀式,是不是等到第二天,迎親隊來的時候我們就動手?”喬蕊問。

    白曉文搖頭說道:“不用等。劉家想舉辦冥婚,總得有鬼媒人,有新郎官。我們把劉福父子還有那個劉四爺直接干掉,是最直接,也是最節省時間的做法。”

    頓了頓,白曉文說道:“不要忘記我們不是一支隊伍,還有兩支隊伍在和我們競爭。現在我們的先發優勢已經很小了,必須盡快……為此我準備了一個方案。”

    白曉文隨即向隊友們述說了自己的計劃。最終的分配,是韓旭和喬蕊留在了花家,而白曉文帶著李淑儀、塞西莉亞,徑直趕往村長劉福家。

    也許是到了鬼魂休息的時間,一路上靜悄悄的,一個鬼影都沒有,家家戶戶的屋門緊閉。

    白曉文三人一路來到了劉福家門前,正打算翻墻而入的時候,忽然吱呀一聲,門扉自動開啟了。

    “進來吧……等你們很久了。”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在門內響起。

    薄暮之中,兩朵鬼火在劉家院子里亮起,原來是兩盞人頭燈。在昏黃的鬼火光暈之下,劉福和劉四爺并肩而立,跳躍的火光讓他們原本就青白的臉色更為陰森。

    白曉文略微猶豫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

    剛剛說話的劉四爺咳嗽了一聲:“既然來了,就別想著走了。”

    路口處,胡同里,屋檐下,墻壁后……

    一道道鬼影飄了出來,堵住了白曉文三人的后退之路。

    這些影子,都是些青壯年男性模樣的鬼類,面無表情地盯視著白曉文三人。

    白曉文偏了偏頭:“你知道我們來了?”

    劉四爺說道:“槐王村的鬼,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們原本不是這里的鬼,我未曾留意。不過,現在你身上有了花玉容的血咒,只要靠近我身邊百丈,我就感覺得到。”

    頓了頓,劉四爺拈起掛在胸口的半塊白色玉石,悠然說道:“畢竟我可是這半塊幽白石的主人。”

    白曉文瞇著眼睛:“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劉四爺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來,笑道:“我當然是人。我大約是槐王村的最后一個活人了吧?不過你應該明白,在這鬼地方呆久了,人和鬼也沒什么分別。”

    “老先生的談吐,不像是屯子里的老人。”白曉文道。

    劉四爺擺手說道:“說句自大的話,老頭子我看了半輩子風水,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還多。年輕人,你大禍臨頭了,還不知道悔改?”

    “嗯?”

    劉四爺道:“當初花玉容變成厲鬼之后,仗著花老頭子傳給她的一塊幽白石,將整個村子禁錮,害的全村人都跟著她變成了鬼。要不是我設局,奪走了半塊幽白石,這些無辜村民永遠都不得超生。你幫她,最后害的是你自己。”

    “你們做的事太不地道,”白曉文說,“搶親害得人家投井,原該受此一報。而且現在你們還天天配冥婚,簡直欺人太甚。”

    劉四爺搖頭:“冥婚儀式,只是為了消解花玉容的怨氣,她可是含冤而死的厲鬼,我只有消磨掉她的怨氣,奪回剩下的半塊幽白石之后,才能讓這些無辜村民的亡魂不再受約束。冥婚儀式每天進行一次,就如同抽絲剝繭,原本花玉容的怨氣已經消的差不多了,再有數月便能成功,誰知又來了你們這些攪局的外鄉人。”

    白曉文冷笑道:“消磨怨氣,哪有周而復始地重復搶親情景的道理?我看你一次次揭開花玉容心中的傷疤,是想要馴服她吧?”

    “說馴服也未嘗不可,”劉四爺倒是點了點頭,“小伙子,你可知道被花玉容種下血咒的后果?一輩子都脫不了身,只能受花玉容的擺布。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幫我撥亂反正,事成之后我可以幫你解開血咒,怎么樣?”

    看到白曉文搖頭,劉四爺哼了一聲,又看向了李淑儀和塞西莉亞:“你們的同伴已經鬼迷心竅了,現在只有我能救你們……”

    李淑儀看了白曉文一眼。不得不說,之前花玉容種血咒的過程,以及血咒的說明,都很詭異且驚悚,邪氣森森,遠遠不如眼前的劉四爺靠譜。

    “難道我們真的選錯邊了?”李淑儀想到這里,又看向白曉文。見到后者面色無動于衷,李淑儀心中的一絲疑慮頓時消散。

    “我怎么會有這種想法?曉文不可能出錯的。”李淑儀這樣想到。

    塞西莉亞對于白曉文同樣極其信賴,毫不動搖。

    白曉文微笑說道:“劉老先生,別白費力氣了。如果我猜的不錯,你這一招精神暗示,只能放大他人內心中的懷疑,使其產生動搖。可是,我們心中沒有任何懷疑的種子,精神暗示再強也是無用功……”

    白曉文話還沒說完,臉上變色的劉四爺,當即怒喝了一聲:“撕了他!”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山东11选5免费软 bugeyu捕鱼大师官网 500万彩票比分直播完整 吉林麻将 幸运飞艇技巧心得 星星武汉麻将登录不了 大众麻将单机 北京快3打法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有哪些 旺旺论坛一肖免费资料 浙江快乐十二任五胆拖价目表 广西福彩24选7走势图 股票融资买入什么意思 中天科技股票论坛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山西山西十一选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