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8317-34481494/

第831章 鬼媒人(2合1)
    第831章 鬼媒人(2合1)  

    乔蕊依然是闭着眼睛,保持着和鬼魂新娘花玉容的沟通,她同时开口,语速急促地说道:“快点做决定,花玉容在等待?#19968;?#24212;是与否……”

    毫无疑问,选择“是”的话,就意味着站在花玉容这一边。

    选择了“否”的话,后果不好说,花玉容有可能翻脸攻击,也有可能直接逐客。

    白晓文毫不犹豫:“答应她。”

    乔蕊长长地舒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而另一边,花玉容对于众人的态度,似乎也变得缓和了许多,只不过那张脸实在恐怖,即便是笑容,也让人心惊肉跳。

    白晓文在队伍频道中快速说道:“刘家是村子里的大姓,选择A路线,意味着和刘家屯子大批鬼物站在了对立面。虽然完成难度较高,但有这么多鬼可以?#20445;?#20063;意味着我们的收益会大幅提升。”

    李淑仪说道:“这刘家屯子的鬼也太讨厌了,人家都死了还不放过。我也赞成A路线的。”

    韩旭说道:“可这里的鬼免疫伤害,该怎么对付?”

    白晓文笑道:“放心,这种免疫伤害的能力源自幽白石,而花玉容身上既然有残缺的幽白石,就肯定有对付之法。不要忘了,这只是一个B级公会任务,是经过灵能粒子检测的。”

    槐王村的鬼物身上,这种“幽白石庇佑”的状态,可以理解成一种?#24656;?#35299;谜的规则,觉醒者必须先解开谜团,?#39029;?#39740;魂新娘的真实身份,并与其沟通,才能在这片鬼魂之地,酣畅淋漓地战斗。

    当然,鬼媒人刘四爷那一边,应该也是有相应的任务线触发条件的,多半是和厉鬼刘福接触。但不管选择哪一方,?#24613;?#39035;完成解谜,对槐王村的历史有较为深度的了解才行。

    另一边,乔蕊依然在和花玉容沟通。她侧头看向白晓文,眼里带着一丝惊讶佩服的神色,说道:“花玉容刚刚告诉我,可以帮我们解决刘福等人身上幽白石的干扰……你的猜测是对的。不过,这个仪式需要用到我们的血。”

    “每个人?”

    乔蕊点点头。

    “好吧,我先来。”白晓文按照指引,先走了过去,站在大红棺材之侧。

    花玉容的左爪捏住白晓文的手腕。

    灵界规则提示:“鬼魂新娘花玉容即将?#38405;?#21457;动血之咒印。是否同意?”

    “同意!”如果没有沿途看到的笔记以及镜像空间中的解谜过程,白晓文说不定心里还要打鼓。但了解内情之后,白晓文知道花玉容可以信任,至少在对?#35835;?#23478;这方面。

    随着白晓文的同意,他的血液加速流动了起来,手背上血管青筋绽露。花玉容的另一只手爪,尖利的指甲划过,顿时一线血泉激射出来,被花玉容张口吞入。

    在取血之后,花玉容的鬼爪在白晓文手腕上一拂,伤口立刻愈合,不过在取血的位置,却多了一个诡异的人脸标记。

    “这个过程怎么看?#21152;行?#37034;门……”白晓文眯起眼睛,对着手背上的人脸标记发动洞察。

    【血咒(鬼魂新娘):你现在是槐王村的一员。若你无法达成鬼魂新娘的执念,你将承受她的诅咒,永?#35835;?#22312;这里。】

    在队伍频道里共享了血咒的效果,李淑仪嘀咕了一声:“这个血咒,怎么像是?#22909;?#29366;态?”

    白晓文道:“花玉容作为充满怨气的厉鬼,指望她对我们这些?#21543;?#20154;信?#38382;?#19981;可能的,唯有契约?#38382;?#30340;诅咒才可以让她感到安心。而且第一句‘你现在是槐王村的一员’,就已经是正面效果了,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对槐王村的鬼魂发动攻击。”

    “那万一达不成目标,我们岂不是要一直困在这座宝地空间?”李淑仪道。

    乔蕊也说道:“是的,还有另外两支甲级战队,他们如果选择了鬼媒人的任务线,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我们是不是就惨了?”

    白晓文摇头说道:“不,如果对方进行的另一条任务线获胜,就意味着花玉容和花老爷子?#23478;?#34987;消灭,那么我们身上的诅咒自然也就失效了。”

    基于对白晓文的信任,队友们?#26469;?#19978;前,都接受了花玉容的血之诅咒。

    乔蕊说道:“花玉容让我们破?#24471;?#22825;的冥婚仪式,她再也不想忍受这种折磨。”

    “冥婚仪式?不是已经举行过了吗?”李淑仪道。

    白晓文若有所思:“看来冥婚仪式并不是简单的一次,而是每天都会举行的惯例……我就说不可能这么巧,偏生在我们进来的这一天撞到了冥婚。那么,明天迎亲队应该还会过来,再次抢走鬼魂新娘花玉容……”

    “当时明明看到有一个鬼魂新娘?#35805;?#19978;了花轿。那么这一个花玉容,又是什么?”李淑仪觉得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

    白晓文摇头:“我也不明白。不过,刘家那么做,应该是有特殊理由的。”

    五人离开花家。出门之后,李淑仪笑嘻嘻地说道:“晓文你也有犯错的一天,鬼魂新娘不是周家二姐,是花玉容哦,你没想到吧。”

    白晓文嗯了一声:“我确?#24471;?#24819;到,看来其中又发生了一些曲折……我们可以去花家隔壁寻找一下,应该能找到日记残页,了解更深的内情。当然,对于任务线已经明晰的我们来说,这一步没有什么必要了。”

    “花家隔壁……对啊,有一张日记残页上说过,周家就在花家隔壁。”李淑仪道。

    最终五人还是先去了一趟周家。果不其然,在周家众人翻?#39029;?#20102;两张日记残页。

    看过这两页日记之后,五人?#21152;行?#24653;然。

    原来,周斌离家的原因是?#25351;?#20102;高考,他考上了大学,所以家庭的重担才全都压在了周家二姐的身上……拖着周小朵和残疾周妈妈这两个累?#31119;?#25165;导致周家的日子窘迫,周二姐不得不许?#23548;?#32473;刘福的瘸腿儿子。

    周斌寒假回家,大闹了一场,不过也无济于事,只能默认了这一事实。

    后来大规模平反,周斌通过省城交的女朋友(此处划重点)的父亲的关?#25285;?#35753;周家得以平反,得到返城的机会,但是周家二姐却因为嫁给了刘福的儿子,无法回城落户。

    周斌、周二姐想要强行离婚返城,但刘福在刘家屯子经营多年?#21046;?#26159;吃素的?刘四爷纠集了刘家五服之内的男丁,围住周斌痛打了一顿。

    花玉容来?#30264;。?#19981;知事情怎么发展的,变成了花玉容代替周二姐嫁给刘福的儿子。按照周斌的说法这叫权宜之计,但是从此之后,周小朵再也没见过花玉容……

    日记到这里没了下文。

    李淑仪满含同情地说道:“原来花玉容是这样顶包的,她一定在等着周斌来接她。怪不得死后变成厉鬼,这?#40723;?#20063;太深了……不过她的执念,难道和周斌无关吗?”

    白晓文眯着眼睛思考了一秒钟,说道:“后来应该又发生了一些事,导致花玉容对刘四爷、刘福等人的恨意,?#23545;?#36229;过了对周斌的仰慕和?#40723;睢?#19981;过具体是什么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白晓文摇头,将日记残页收了起来,说道:“一个傻姑娘和负心郎的故事,不提也罢……现在,是时候帮花玉容解脱了。”

    “花玉容让我们破?#31532;?#23130;仪式,是不是等到第二天,迎亲队来的时候我们就动手?”乔蕊问。

    白晓文摇头说道:“不用等。刘家想举办冥婚,总得有鬼媒人,有新郎官。我们把刘福父子还有那个刘四爷直接干掉,是最直接,也是最节省时间的做法。”

    顿了顿,白晓文说道:“不要忘记我们不是一支队伍,还有两支队伍在和我们竞争。现在我们的先发优势已经很小了,必须尽快……为此我?#24613;?#20102;一个方案。”

    白晓文随即向队友们述说了自己的计划。最终的分配,是韩旭和乔蕊留在了花家,而白晓文带着李淑仪、塞西莉亚,径直赶往村长刘福家。

    也许是到了鬼魂休息的时间,一路上静?#37027;?#30340;,一个鬼影都没有,家?#19968;?#25143;的屋门紧闭。

    白晓文三人一路来到了刘福家门前,正打算翻墙而入的时候,忽然吱呀一声,门扉自动开启了。

    “进来吧……等你们很久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门内响起。

    薄暮之中,两朵鬼火在刘家院子里亮起,原来是两盏人?#36820;啤?#22312;昏黄的鬼火光晕之下,刘福和刘四爷并肩而立,跳跃的火光让他们原本就青白的脸色更为阴森。

    白晓文略微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

    刚刚说话的刘四爷?#20154;?#20102;一声:“既然来了,就别想着走了。”

    路口处,胡同里,屋檐下,墙壁后……

    一道道鬼影飘了出来,堵住了白晓文三人的后退之路。

    这些?#30333;櫻?#37117;是些青壮年?#34892;阅?#26679;的鬼类,面无表情地盯视着白晓文三人。

    白晓文偏了偏头:“你知道我们来了?”

    刘四爷说道:“槐王村的鬼,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们原本不是这里的鬼,我未曾留意。不过,现在你身上有了花玉容的血咒,只要靠近我身边百丈,我就感觉得到。”

    顿了顿,刘四爷拈起挂在胸口的半块白色玉石,悠然说道:“毕竟我可是这半块幽白石的主人。”

    白晓文眯着眼睛:“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刘四爷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笑道:“我当然是人。我大约是槐王村的最后一个活人了吧?不过你应该明白,在这鬼地方呆久了,人和鬼也没什么?#30452;稹!?br />
    “老先生的谈吐,不像是屯子里的老人。”白晓文道。

    刘四爷摆手说道:“说句自大的话,老头子我看了半辈子风水,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年轻人,你大祸临头了,还不知道悔?#27169;俊?br />
    “嗯?”

    刘四爷道:“当初花玉容变成厉鬼之后,仗着花老头子传给她的一块幽白石,将整个村子禁锢,害的全村人都跟着她变成了鬼。要不是我设局,夺走了半块幽白石,这些无?#21363;?#27665;永远都不得超生。你帮她,最后害的是你自己。”

    “你们做的事太不地道,”白晓文说,“抢亲害得人家投井,原该受此一报。而且现在你们还天天配冥婚,简直欺人太甚。”

    刘四爷摇头:“冥婚仪式,只是为了消解花玉容的怨气,她可是含冤而死的厉鬼,我只有消磨掉她的怨气,夺回剩下的半块幽白石之后,才能让这些无?#21363;?#27665;的亡魂不再受约束。冥婚仪式每天进行一次,就如同抽丝剥茧,原本花玉容的怨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再有数月便能成功,谁知又来了你们这些搅局的外乡人。”

    白晓文冷笑道:“消磨怨气,哪有周而复始地重复抢亲情景的道理?我看你一次次揭开花玉容心中的伤疤,是想要驯服她吧?”

    “说驯服也未尝不可,?#32503;?#22235;爷倒是点?#35828;?#22836;,“小伙子,你可知道被花玉容种下血咒的后果?一辈子都脱不了身,只能受花玉容的摆布。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帮我拨乱反正,事成之后我可以帮你解开血咒,怎么样?”

    看到白晓文摇头,刘四爷哼了一声,又看向了李淑仪和塞西莉亚:“你们的同伴已经鬼迷?#37027;?#20102;,现在只有我能救你们……”

    李淑仪看了白晓文一眼。不得不说,之前花玉容种血咒的过程,以及血咒的说明,都很诡异且惊悚,邪气森森,?#23545;?#19981;如眼前的刘四爷靠?#20303;?br />
    “难道我们真的选错边了?”李淑仪想到这里,又看向白晓文。见到后者面色无动于衷,李淑仪心中的一丝疑虑顿时消散。

    “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晓文不可能出错的。”李淑仪这样想到。

    塞西莉亚对于白晓文同样极其信?#25285;?#27627;不动摇。

    白晓文微笑说道:“刘老先生,别白费力气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这一招精神暗示,只能放大他人内心中的怀疑,使其产生动摇。可是,我们心中没有任?#20301;?#30097;的种子,精神暗示再强也是无用功……”

    白晓文话还没说完,脸上变色的刘四爷,当即怒喝了一声:“?#27627;?#20182;!”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澳洲幸运10是官方的吗 放下面子赚钱的时候已经成功一半了 免费快乐8软件 今天上证指数 vr三分彩是什么 土建哪块最赚钱 安徽11选5属于快三吗 计划神胆 双色球17136期蓝球 股票行情今天医药板块 福建十一选五讲解图 未来市场什么比较赚钱 安徽11选5看走势图技巧 技巧组合 触手红包赚钱app下载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