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8317-25922823/

第85章 糜竺
    第85章 糜竺  

    “靈界規則一直在警告,不能暴露非原住民的身份,我們必須編造一個身份來歷。 鑒于你的轉職任務是接觸關羽或者趙云,那我們的祖籍分別設定為這兩位名將的老鄉。”

    之前收集過資料,白曉腦海閃過東漢一部十三州的大略地圖,道:“我的祖籍是司隸校尉部,河東郡解良縣,和關羽是同鄉。你的祖籍是冀州,常山郡真定縣,和趙云是同鄉。”

    李淑儀想了想,輕聲說道:“我們的口音會不會露出破綻?”

    三國位面世界,原十三州非常廣闊,各個大州的口音也有所差別。靈界規則轉化的語言雖然是通用語,但口音方面,卻是兩人目前所在地——徐州口音。

    在關羽和趙云兩人面前冒充他們的老鄉是個好主意,但要是被識破的話尷尬了。

    白曉早有考慮:“我們只說祖籍在河東和常山,父輩逃難來到徐州行了。為了行動方便,我們之間的關系設定為義兄妹吧。”

    歷史的三國,女子很少有拋頭露面的,更別說戰場了。而三國位面世界卻大不相同,強悍的女將皆是。李淑儀的女性身份,并不會讓她受到歧視,也不會增加考驗難度。

    而白曉設定義兄妹的身份,起夫妻身份更加方便一些。

    商議完畢,李淑儀道:“現在徐州城外大軍壓境,城門已經戒嚴,我們該怎么出城?”

    “去刺史府。”

    兩個草民去刺史府,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入內的。

    白曉信口開河,對守門小吏一陣忽悠。

    “我兄妹得異人教導,習得異術,善于驅使尸魔虎豹。聽說徐州被黃巾賊寇圍困,特來相助。這是我斬殺黃巾軍賊寇的證明,還請呈交大人過目。”

    這些話,白曉以白話說出,經過靈界規則的轉化,自動轉為言,其的語氣情緒,都是惟妙惟肖。

    面對殺死黃巾賊寇的“義士”,守門小吏不敢怠慢,拿著“黃巾軍伍長腰牌”,匆匆入內。

    不多時,小吏出現,后面還跟著一個年約三十許的年士。

    “兩位義士,刺史大人身體不舒服,不能親自相見,特意讓我來接待二位。請跟我到別院敘話。”

    年士說的自然是言,但在白曉和李淑儀聽起來,卻是清楚明白的現代漢語大白話。

    兩人跟隨年士進入別院,白曉悄悄丟了個洞察過去。

    【糜竺(首領3級)/挑戰等級8】

    【種族:人形種/人族】

    【職業:機關道術師】

    【屬性:力量9,敏捷9,體質17,精神35】

    【技能1:專注;技能2:固守;技能3:???;技能4:???】

    進入別院,雙方分賓主坐定。

    糜竺笑容溫和,說話也是令人如沐春風:“在這憂難的時候,兩位義士能挺身而出,實在是難能可貴。我先代刺史大人致歉一句,若非他身體有恙,必然會親自接待兩位義士的。”

    白曉心雪亮,徐州刺史陶謙不出面,恐怕是因為兩人的功勞太小。畢竟,只是一塊黃巾軍伍長腰牌而已,入不得刺史的法眼。若是白曉肯把那本得自吉明的筆記拿出來,估計得到的重視程度會高出不少。

    不過,肯派出別駕從事接待,也算是不錯了。放在現代,別駕從事相當于省長兼省委書記……的秘書。

    雙方通過姓名。白曉、李淑儀都將自己名字的第二個字隱去,分別取了白、李儀的化名。

    糜竺說道:“兩位義士是不是想要投軍?白小兄弟要是投軍的話,我可以向臧霸將軍引薦一二。”

    白曉搖頭,若是投了臧霸軍,憑著兩人現在的功勛,最多給個什長、伍長之類的做一做,早晚應卯,還怎么去完成任務?

    “糜大人,我這次冒昧求見,是為了解徐州之困局。現在外援已至,為何徐州城內遲遲沒有行動?只要里應外合,區區黃巾賊寇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糜竺訝然說:“白小兄弟竟知道援軍已至?不錯,玄德公的援兵在城外與黃巾賊對峙。只不過,黃巾賊勢大,刺史本想開城迎接玄德公,又怕黃巾賊趁勢攻城。而且,黃巾賊十萬之眾,已經把全城圍困,城內連和玄德公通報消息都很困難,里應外合更是無從談起。”

    白曉站起身說道:“某雖不是徐州人氏,但也是在徐州長大,此地算是我的半個故鄉。我愿領一出城令牌,闖過黃巾營地,與玄德公聯絡。”

    糜竺驚道:“白小兄弟慷慨壯烈,實在令我汗顏。出城令牌之事,包在我身。”

    提示消息:

    “支線任務:突圍開啟。”

    “任務目標:突破黃巾軍的圍困陣勢并找到劉備。”

    “任務期限:24小時。”

    “任務難度:A。”

    “你獲得了任務道具:徐州城通行令牌*2。該令牌只能由單人使用。”

    “你在陶謙軍的聲望開啟,目前為:友善。”

    “陶謙軍高階官員糜竺對你的好感度增加,目前為:普通。”

    一旁的李淑儀,看了白曉一眼,顯然是也接到了這個任務。白曉略一點頭讓她接下,然后試探著對糜竺說:“糜大人,我兄妹二人一介白身,此行一去,算見到了玄德公,恐怕也難以取信于他。糜大人能不能手書一封,由我轉交給玄德公?”

    糜竺和劉備的相性相投,歷史追隨了劉備,是劉備的大金主。白曉這么做,一方面是為了試探,另一方面,手書一封作為進身之階,對他和李淑儀的后續任務也是有利的。

    糜竺皺眉搖頭:“抱歉,白小兄弟,請恕我不能答應這一要求。其實要取信玄德公很簡單,你們多殺一些黃巾賊寇便是了。”

    白曉暗暗嘀咕了一聲人心黑,不過想想也對。兩人拿著一塊黃巾軍伍長腰牌來求見,本身得到的重視不高,糜竺說不定還存了幾分懷疑,萬一兩人是黃巾內線該怎么辦?所以,不管是信物還是手書,糜竺都是不可能給的。

    其實看到糜竺的好感度等級只有普通,白曉感覺不太可能要到信物手書之類的東西。他進而說道:“糜大人,我有個不情之請。我兄妹二人的軍械兵器都有些破損,因囊羞澀而無力修繕,況且南疆異術的施術材料也頗為昂貴……不知能否給予一些金銀,以作軍資?”

    這句話讓白曉的逼格直接降低了好幾個檔次,糜竺看白曉的眼神,像是看江湖騙子。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双码四四打一数字 北京赛pk10计划 极速赛车技巧分析图 信誉棋牌 香港六合彩开奖历史记录 江苏e球彩足球开奖 手机打麻将发红包游戏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 星悦云南麻将官网 明星三缺一单机版 600326天路股 欢乐真人版麻将 福建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上证指数代码 甘肃11选5软件 湖南幸运赛车爱彩人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