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8317-25922687/

第8章 公布成績
    第8章 公布成績  

    一張張試卷發了下來。

    孫鶴城叫來兩個沒有報名的新手學徒,吩咐他們將一份份藥草標本取出,掛在講臺方的墻壁之,并寫編號,共有二十份。

    壁燈亮起,將一面墻壁照的如同白晝。

    孫鶴城沉聲說道:“這二十種藥材,是我們今天的考題了。大家在空白試卷的相應編號處,寫出藥材的名稱,并盡可能詳細地寫出如何進行初步處理。每一種藥材占5分,滿分一百分。考試時間為一個小時。現在開始吧。”

    白曉瞇眼看了過去。對于擁有洞察天賦的他來說,藥材的辨識根本沒有任何壓力,絕不可能出錯的。

    藥材的初步處理,指的是藥劑師在配制藥劑之前,需要進行的準備工作。這份工作其實很講究,如基本的清洗,有數十種不同的清洗液,對應不同種屬的藥材。用錯了清洗液,造成藥材品相破損,必然會影響藥劑的配制成功幾率。這樣的助手,肯定是不合格的。

    在制藥部,有一部厚厚的制藥大全,像是另一個時空的牛津大辭典一樣,屬于供人查閱的資料工具書。制藥大全沒有記載珍貴的配方,但是藥材初步處理手法,卻是應有盡有,門類繁多。

    制藥大全的厚度令人望而生畏,許多學徒在制藥部幾年,也都只是一知半解。不少人在剛入行的時候,都抱有雄心壯志,要全部背下這本制藥大全。只不過幾個月過后,往往發現遺忘速度學習速度還快,只能悻悻然放棄。

    擁有超級大腦的白曉卻不在此列,他只是翻閱了一遍制藥大全,已經將一千多頁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內容全部印在了腦海里。他的大腦,已經超出了“天才”的范疇,近乎妖怪程度,完全可以看成一個人形自走式電腦,還是頂配版。

    白曉掃了一遍二十種藥材,心了然。出題人相當用心,二十種藥材從易到難,較基礎的藥材占了十種,稍難一些的有五種。最后五種藥材,則是較冷僻少見,若不是白曉的制藥大全倒背如流,還真的答不完整。

    坐在最前面的宗杰,滿懷信心地沙沙書寫著,他的速度很快,已經答到了第十一題。

    “才過十分鐘,完成了一半,而且相當有把握。這次考試,我應該十拿九穩。”宗杰抬頭看向墻壁懸掛的第十一號藥材標本,微微皺起了眉頭,隨后眉毛舒展開來,有些興奮。

    “第十一種藥材有些少見,不過我卻是見過!很好,要是都像前十題那么簡單,怎能拉得開差距,顯得出水平?”

    宗杰刷刷寫下第十一題的答案,后面的第十二、十三題,雖然磕磕絆絆,但也都寫出了答案,基本完整。

    但是,第十四題卻把宗杰難住了。

    記憶,第十四號藥材似乎有些印象,但卻偏偏想不起名字了。至于處理方法,宗杰更是難以確定。

    “看起來像是魔苔,應該用烘焙法?不對,這藥材的葉片邊緣平滑,不像有鋸齒的魔苔,而且葉片肥厚,隱有油光,生命能量粒子應該都蘊藏在葉內,烘焙法肯定會損傷品相。”

    宗杰舉棋不定,只能先在第十四題的題號前打了個問號,隨后看向第十五題。

    可是,第十五題同樣是似曾相識,但是回憶不起來了。

    “該死的,怎么這么背?”宗杰暗暗咬牙,隨后看向四周。其他學徒,很多人都顯得焦躁不安,有的咬著筆管,有的抓耳撓腮,看來是都被難住了。

    宗杰暗暗放心,自己考得差沒關系,別人考得更差好。

    宗杰帶著一絲僥幸看向最后的五道題,臉色頓時垮了下來。最后五種藥材,平時根本沒有見到過!也許那本能當板磚用的大部頭,制藥大全之有這些生僻的藥材,可現在是考試,宗杰總不能去翻書查找答案。

    嘩啦一聲凳子響。

    宗杰嚇了一跳,循著聲音看了過去,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站起來的是白曉,他大步走向講臺,竟是直接交卷了。

    “這么快?”宗杰眼珠幾乎都要瞪圓了,抬頭看向側方的掛鐘。距離交卷,還剩下一半的時間!

    白曉的提前交卷,引起了不少學徒的猜疑。

    “一個剛入行一周的新手,這么快交卷,恐怕只有一種可能了……”宗杰心冷笑,“估計一題都答不出,交了個白卷!哼哼,早知如此,何必報名?丟人現眼。”

    這么一想,宗杰的心情似乎都好了許多,他絞盡腦汁,連蒙帶猜,把試卷的空余部分填滿,最后檢查了一遍,直到九點的鐘聲響起,才交試卷。

    孫鶴城把一百多份試卷收齊,揮手說道:“你們去忙,我現場批卷,不用著急。”

    一群學徒把桌椅搬回原位,然后各自干活去了。只不過,他們的注意力明顯都不在手的活計,而是全部集在孫鶴城那邊。

    孫鶴城批卷的速度很快,很多卷子只是掃了一眼直接扔掉,根本沒給打分。顯然,那種卷子是連及格線都不夠的。

    宗杰找了個離孫鶴城較近的位置,有一下沒一下地擦拭藥柜,一雙眼睛都盯在孫鶴城的筆尖。他心暗暗緊張,截止到現在,孫鶴城已經批閱了三十多份試卷,只有六份試卷在及格線以,得了分數。

    嘩啦,又一張寫滿字跡的試卷被抽了過來。宗杰心一抖,這正是他的試卷。

    孫鶴城刷刷打著勾,前面十道題全對。他翻到后面,批閱速度放慢了不少。

    宗杰心振奮,這意味著他的試卷是值得打分的,肯定及格。

    很快,孫鶴城翻回正面,在寫著“宗杰”兩字的名字之后大筆一揮。

    七十六分!

    宗杰偷偷地長舒了口氣。這是目前為止的最高分了,幾乎鐵定能進面試。只要能進面試,可操作空間還是很大的,宗杰家的長輩,是藥劑店退休的老人,請老人家舍點面子,基本十拿九穩。

    孫鶴城眼睛微抬,發現了宗杰,紅色水筆的筆桿敲了敲桌子:“看什么呢?快去做事。”

    宗杰連忙答應,壓抑住興奮轉身向藥柜另一邊走去。忽然,他看到了白曉。

    白曉在凈水池處清洗器皿,神色平靜,似乎從未報名參加考試一樣。這份平靜,落在宗杰的眼,卻是另一番解讀。

    “哈哈,白曉,怎么樣啊?是不是覺得不可能進面試,怕被人嘲笑,躲在這里故作鎮定呢?”

    白曉斜睨了宗杰一眼,薄薄的嘴唇一撇,勾出一抹冷笑:

    “我要是進不了面試,還有誰能進?”

    “呦,還死鴨子嘴硬,你要是能進面試,我的名字倒著寫!”宗杰哼了一聲。

    “你的名字怎么寫,關我屁事。”白曉很不屑。

    “呵呵,那這樣好了,我們打個賭,”宗杰稍稍抬高了聲音說道,“你要是進了面試,我辭職不干!沒進的話,你從這里滾蛋!敢不敢賭?”

    白曉目光閃爍,似是遲疑了一秒鐘:“賭賭,怕有些人輸了不認賬。”

    看到白曉如此“畏縮”,宗杰冷笑一聲:“哥幾個都過來作公證,大老爺們一口唾沫一個釘,誰要是耍賴,豬狗不如!”

    七八個學徒擠了過來,紛紛同意作證。都是二十啷當歲的小青年,看熱鬧不嫌事大。

    凈水池離孫鶴城較遠,間還隔著兩排藥柜貨架,學徒們都有些肆無忌憚。

    白曉的器皿清洗完畢,也不和宗杰他們多說,端著一筐試管徑直離開。

    掛鐘敲響,九點半。

    一聲咳嗽從講臺處傳來,孫鶴城站起身,手里捏著薄薄一疊試卷:“好了,我們現在公布成績。”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幸运赛车计划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 贵州地道麻将 球探篮球比分查询 棋牌游戏开发公司? oddset即时赔率 三分彩平台 一分赛车全天计划稳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 上海麻将官方安卓版下载 小鱼儿论坛如何挑选 26选5开奖号码 一特中马今晚开什么码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免费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