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8317-25922687/

第8章 公布成绩
    第8章 公布成绩  

    一张张试卷发了下来。

    孙鹤城叫来两个没有报名的新手学徒,吩咐他们将一份份药草标本取出,挂在讲台方的墙壁之,并写编号,共有二十份。

    壁灯亮起,将一面墙壁照的如同白昼。

    孙鹤城沉声说道:“这二十种药材,是我们今天的考题了。大家在空白试卷的相应编号处,写出药材的名称,并尽可能详细地写出如何进行初步处理。每一种药材占5分,满分一百分。考试时间为一个小时。现在开始吧。”

    白晓眯眼看了过去。对于拥有洞察天赋的他来说,药材的辨识根本没有任何压力,绝不可能出错的。

    药材的初步处理,指的是药剂师在配制药剂之前,需要进行的准备工作。这份工作其实很讲究,如基本的清洗,有数十种不同的清洗液,对应不同种属的药材。用错了清洗液,造成药材品相破损,必然会影响药剂的配制成功几率。这样的助手,肯定是不?#32454;?#30340;。

    在制药部,有一部厚厚的制药大全,像是另一个时空的牛津大辞典一样,属于供人查阅的资料工具书。制药大全没有记载珍贵的配方,但是药材初步处理手法,却是应有尽有,门类繁多。

    制药大全的厚度令人望而生畏,许多学徒在制药?#32771;?#24180;,也都只是一知半解。不少人在刚入行的时候,都抱有雄心壮志,要全部背下这本制药大全。只不过几个月过后,往往发现遗忘速度学习速?#28982;?#24555;,只能悻悻然放弃。

    拥有超级大脑的白晓却不在此列,他只是翻阅了一遍制药大全,已经将一千多页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内容全部印在了脑海里。他的大脑,已经超出了“天才”的范畴,近乎妖怪程度,完全可以看成一个人形自走式电脑,还是顶配版。

    白晓扫了一遍二十种药材,心了然。出题人相当?#30511;模?#20108;十种药材从易到难,较基础的药材占了十种,?#38405;?#19968;些的有五种。最后五种药材,则?#22681;?#20919;僻少见,若不是白晓的制药大全倒背如流,还真的答不完整。

    坐在最前面的宗杰,满怀信心地?#25104;?#20070;写?#29275;?#20182;的速度很快,已经答到了第十一题。

    “才过十?#31181;櫻?#23436;成了一半,而且相当有把握。这次考试,我应该十拿九?#21462;!?#23447;杰抬头看向墙壁悬挂的第十一号药材标本,微微皱起了眉头,随后眉毛舒展开来,有些兴奋。

    “第十一种药材有些少见,不过我却是见过!很好,要是都像前十题那么简单,怎能拉?#27599;?#24046;距,显得出水平?”

    宗杰刷刷写下第十一题的答案,后面的第十二、十三题,虽然?#30446;?#32458;绊,但也都写出了答案,基本完整。

    但是,第十四题却把宗杰难住了。

    记忆,第十四号药材似乎有些印象,但却偏偏想不起名字了。至于处理方法,宗杰更是难以确定。

    “看起来像是魔苔,应该用烘焙法?不对,这药材的叶片边?#28783;?#28369;,不像有锯齿的魔苔,而且叶片肥厚,隐有油光,生命能量粒子应该都蕴藏在叶内,烘焙法肯定会损伤品相。”

    宗杰举棋不定,只能先在第十四题的题号前打了个问号,随后看向第十五题。

    可是,第十五题同样是似曾相识,但是回忆不起来了。

    “该死的,怎么这么背?”宗杰暗暗咬牙,随后看向四周。其他学徒,很多人都显得焦躁不安,有的咬着笔管,有的抓耳挠腮,看来是都被难住了。

    宗杰暗暗放心,自己考得差没关系,别人考得更差好。

    宗杰带着一丝侥幸看向最后的五道题,?#25104;?#39039;时垮了下来。最后五种药材,平时根本没有见到过!也许那本能当板砖用的大部头,制药大全之有这些生僻的药材,?#19978;?#22312;是考试,宗杰总不能去翻书查找答案。

    哗啦一声凳子响。

    宗杰吓了一跳,循着声音看了过去,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站起来的是白晓,他大步走向讲台,竟是直接交卷了。

    “这么快?”宗杰眼珠几乎?#23478;稍?#20102;,抬头看向侧方的挂?#21360;?#36317;离交卷,还剩下一半的时间!

    白晓的提前交卷,引起了不少学徒的猜疑。

    “一个刚入行一周的新手,这么快交卷,恐怕只有一种可能了……”宗杰心冷笑,“估计一题都答不出,交了个白卷!哼哼,早知如此,何必报名?丢人现眼。”

    这么一想,宗杰的心情似乎都好了许多,他绞尽脑汁,连蒙带猜,把试卷的空余部分填满,最后检查了一遍,直到九点的钟声响起,才交试卷。

    孙鹤城把一百多份试卷收齐,挥手说道:“你们去忙,我现场批卷,不用着急。”

    一群学徒把桌椅搬回原位,然后各自干活去了。只不过,他们的注意力明显都不在手的活计,而是全?#32771;?#22312;孙鹤城那边。

    孙鹤城批卷的速度很快,很多卷子只是扫了一眼直接?#25317;簦?#26681;本没给打分。显然,那种卷子是连及格线都不够的。

    宗杰找了个离孙鹤城较近的位置,有一下没一下地擦拭药柜,一双眼睛都盯在孙鹤城的?#22987;狻?#20182;心暗?#21040;?#24352;,截止到现在,孙鹤城已经批阅了三十多份试卷,只有六份试卷在及格线以,得了分数。

    哗啦,又一张写满字迹的试卷?#24576;?#20102;过来。宗杰心一抖,这正是他的试卷。

    孙鹤城刷刷打着勾,前面十道题全对。他翻到后面,批阅速度放慢了不少。

    宗杰心振奋,这意味着他的试卷是值?#20040;?#20998;的,肯定及格。

    很快,孙鹤城翻回正面,在写着?#30333;?#26480;”两字的名字之后大笔一?#21360;?br />
    七十六分!

    宗杰偷偷地长舒了口气。这是目前为止的最高分了,几乎铁定能进面试。只要能进面试,可操作空间还是很大的,宗杰家的长辈,是药剂店退休的老人,请老人家舍点面子,基本十拿九?#21462;?br />
    孙鹤城眼睛微抬,发现了宗杰,红色水笔的笔杆敲了敲桌子:“看什么呢?快去做事。”

    宗杰连忙答应,?#25346;?#20303;兴奋转身向药柜另一边走去。忽然,他看到了白晓。

    白晓在净水池处清洗器皿,神色平静,似乎从未报名参加考试一样。这份平静,落在宗杰的眼,却是另一番解读。

    “哈哈,白晓,怎么样啊?是不是觉得不可能进面试,怕被人嘲笑,躲在这里故作镇定呢?”

    白晓斜睨了宗杰一眼,薄薄的嘴唇一撇,勾出一抹冷笑:

    “我要是进不了面试,还有谁能进?”

    “呦,还死鸭子嘴硬,你要是能进面试,我的名字倒着写!”宗杰哼了一声。

    “你的名字怎么写,关我屁事。”白晓很不屑。

    “呵呵,那这样好了,我们打个赌,”宗杰稍稍抬高了声音说道,“你要是进了面试,我辞职不干!没进的话,你从这里滚蛋!敢不?#21494;模俊?br />
    白晓目光?#20102;福?#20284;是迟疑了一秒钟:“赌赌,怕有些人输了不认账。”

    看到白晓如此“畏缩”,宗杰冷笑一声:?#26696;?#20960;个都过来作公证,大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钉,谁要是耍赖,猪狗不如!”

    七八个学徒挤了过来,纷纷同意作证。都是二十啷当岁的小青年,看热闹不嫌事大。

    净水池离孙鹤城较远,间还隔着两排药柜货架,学徒们?#21152;行?#32902;无忌惮。

    白晓的器皿清洗完毕,也不和宗杰他们多说,端着一筐试管径直离开。

    挂钟敲响,九点半。

    一声?#20154;?#20174;讲台处传来,孙鹤城站起身,手里捏着薄薄一叠试卷:“好了,我们现在公布成绩。”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河南快赢481最大遗漏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 体育彩票36选7 五洲棋牌 双色球彩票公式网 河源紫金顺风车赚钱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大家玩的游戏赚钱 百赢棋牌app官方下载 竞彩足球奖金公式 赚钱用什么词形容最好 辽宁11选5秘籍 时时中彩票新11选5 信誉棋牌游戏下载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