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24559-4722771/

最新章節 第二十四章 鬼靈精怪
     (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楊崢一言既出,秦驚羽更是怒火中燒。

    那張大白紙的正中,又濃又黑,烏糟一團,還能畫什么美人圖,擺明了是要讓他們當場出丑。

    不過,棄權認輸對她秦驚羽來說,那是永遠不可能的事!

    偏過頭去看雷牧歌,只見他也是劍眉緊蹙,不禁低聲道:“我們三局勝了兩局,也是不錯了,至于那幅畫嘛,將就下,隨便畫個烏鴉上去交差了事。”

    至于己方要出的三個題目,她早已胸有成竹,保證讓那楊崢氣得吐血。

    呵呵,已經等不及要看好戲了!

    “烏鴉?”

    雷牧歌低喃一聲,突然眼睛一亮,握住她的手:“好羽兒,我知道要怎么畫了。”

    身后的青衣少年垂下頭,人所不見的黑眸里已是怒焰沖天,秦驚羽渾然不覺,只怔怔看著雷牧歌去到那邊書案前端直坐下,凝神片刻,即是提起筆來,在墨團處細細勾勒。

    咦,他在畫什么?

    不僅是她,屋中所有的人都屏住了一口氣,看著他在紙上不住描畫,雛形慢慢展現出來。竟是一只墨色凰鳥!

    凰落江畔,展翅欲翔,那一瞬,似是見得水中倒影,起了攬鏡顧盼之意,剎那間,舒展艷羽,光照天地。

    雷牧歌噙著一絲微笑,將各色顏料放入硯臺中調合,然后開始著色。

    雖是墨色,羽毛卻不是單一的黑,而是一種油亮泛光的墨黑與碧綠夾雜著一起,似墨非墨,似綠非綠,反而顯出無與倫比的高貴與華美來。

    云行高天,波光瀲滟,水中的倒影隨風蕩漾,碎金點點,美不勝收。

    畫作空白處,龍飛鳳舞,大字躍然紙上:帝凰。

    一時間,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滯了。

    寫完最后一筆,雷牧歌長長吁一口氣,把筆隨手一扔,抬眼看著秦驚羽,笑意入眼,燦若星辰。

    “你信不信,這是我有生之年畫得最好的一幅。”

    “信……”

    這家伙靈感爆發啦,她不過是提示了個烏鴉,他居然能想到鳳凰,還畫得這么美!

    “不算不算,楊兄明明出題是讓畫美人,你……”

    周卓然后面的話,被楊崢沉聲打斷:“雷公子獨具匠心,畫技出眾,楊某心服口服。”

    凰鳥貴為神靈,堪稱絕代風華,比起一幅美人圖,自然是高雅得多了,也只有周卓然那樣的草包,才會說偏題。

    對于楊崢而言,長這么大,極少有低聲下氣的時候,偏偏秦驚羽就是得理不饒人。

    “楊公子,別著急告饒,我們還有三個題目呢……”

    “你——”楊崢瞪她一眼,看著那幅沒有半點瑕疵的帝凰圖,嘆氣不語。

    主席上,胡老板點頭道:“既然雷公子已經答題完畢,就請向周少爺一方出題吧。”

    “好!”秦驚羽高叫一聲,挺身而出,“這一回合我來出題,各位可聽仔細了。”

    眾人吃了一驚,讓這稚齡少年出題,那不是擺明了要打個平手,握手言和?

    雷牧歌亦好笑看她:“你終于要出馬了?”很期待,這個小鬼靈精,會出些什么刁鉆古怪的題目,讓對方鎩羽而歸。

    秦驚羽抿唇一笑,正經道:“周少,我的題目很簡單,分別是認字、評畫和讀詩。”

    周卓然一聽樂了,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也出不了什么高深題目,這回楊兄就歇一下,讓我來!”

    秦驚羽取了紙筆來,笑嘻嘻道:“我寫一個字你認,你要是念錯的話,就算輸了。”

    周卓然不知是計,心道就算對方寫個自己不識的生僻字,身后那么多人,還有楊崢這位大才子,總有一人認識吧,于是一口答應:“沒問題。”

    此話正中下懷,秦驚羽暗自偷笑,剛一提筆,忽然愣住了。

    這個字,燕兒還沒教過。

    “呵呵,我的字跡天下無雙,怕把你嚇到了,我讓我家僮兒來寫。”

    不用她喚,燕兒已經大步過來,秦驚羽附耳過去,嘀咕一句。

    燕兒點點頭,在紙上一筆一劃,規規矩矩寫了個字,寫完即是退至她身后。

    “字寫好了,周少,請吧。”

    “讓我看看,是個什么字?”周卓然一把扯過去,定睛一看,不由大笑出聲,“哈哈哈,這個字,我老早就認得了!”

    秦驚羽哇的一聲,嬌笑道:“周少好厲害,快告訴我,這個字到底念什么啊?”

    “你聽好了,這個字念……念……”周卓然瞪著那白紙黑字,吶吶無聲,半天合不上嘴。

    “怎么?”

    楊崢見得情形不對,湊近過來,一看那字,也是愣住了。

    但見紙頁上,寫著一個大大的“錯”字。

    念與不念,都是錯……

    楊崢瞅著那字,無奈嘆氣:“這道題目我們輸了,秦少,請出下一題吧。”

    天京第一才子認輸,全場一片嘩然,有幾名好事者將那紙頁搶過去一看,怔愣半晌,皆是搖頭,紙頁一直傳到主席上,胡老板好奇一看,與那賬房先生相視而笑。

    這位秦家三少,真夠鬼的!

    秦驚羽輕咳兩聲,又道:“這第二個題目嘛,我最近得了兩幅傳世佳作,請各位評點一二,思想獨到者為勝。”

    說罷勾下手指,剛才趁著眾人傳閱紙頁的時候,已經叫燕兒做了一番準備,此時正好奉上。

    周卓然一看,率先叫起來:“這是什么玩意?!姓秦的,你耍我們?”

    桌上,兩幅所謂畫作,一幅點墨不染,一片空白;一幅則是滿篇漆黑,再無他色。

    秦驚羽眨巴著一雙大眼,甚是無辜:“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佳作嗎?”

    周卓然不知這少年搞什么鬼,生怕是自己看花了眼,求助的眼光投向楊崢。

    楊崢皺眉看著那畫作,半晌也沒看出玄機來,只得拱手道:“楊某愚鈍,或許用水浸火烤之法,能顯出影像來?”

    “非也,非也。”

    見眾人一副全神貫注冥思苦想的神情,秦驚羽心里笑開了花,面上卻是不動聲色,只朝雷牧歌扯下唇角,低聲道:“等下配合我。”

    雷牧歌先前將她與燕兒的一整套名畫制作過程看得清清楚楚,此時忍住笑意,微微點頭。

    又等了半柱香時辰,秦驚羽逐漸不耐:“楊公子,可以作答了嗎?”

    楊崢慚愧搖頭:“楊某不才,愿聽秦少高見。”

    “唉,這樣布景絕妙色彩準確意韻非凡的名畫,怎么就沒人看明白呢?”秦驚羽長聲一嘆,大搖其頭,指著其中那幅空白頁,惋惜與遺憾全寫在小臉上,“難道你們不覺得,這幅雪天白馬圖,實在美得冒泡嗎?”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捕鱼游戏海王2多少钱 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手机麻将挂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三 吉林心悦麻将app下载 三肖三码期期准选一码 免费建房间的麻将 今天湖北十一选五一 欧冠最新赛程 扑克牌游戏填大坑 分分11选5开奖记录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pk10是正规的 白城52麻将 福彩黑龙江p62 麻将 单机版 无需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