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12301-2402634/

悔之已晚
     (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靜知坐在沙發上,面前的茶早已冷了,但她卻還是緊緊的捧著杯子。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見她不做聲,孟紹塹就站了起來:“你再好好想一想吧。”

    他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向門口,心里卻在默默的數著自己的步子。

    懶

    手扶在門把手上的時候,她還是低著頭,縮著肩坐在那里,一言不發,孟紹塹卻是篤定的一笑,伸手拉開了門。

    在她今天走進公司來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她會按照他所構想的一切去做。

    她會親自握著他的手,握著他拿著刀子的手,去往孟紹霆的心口上戳上一刀,狠狠的,戳上一刀。

    門即將關上的那一刻,她手中的杯子忽然砰地落在了地上,她站了起來,聲音低低,卻清晰可聞。

    “你等一等,我——”

    她忽然抬起頭來,疾步繞過沙發,走到他的辦公桌前拿了一支筆和一沓稿紙,她雙眸晶亮,閃爍著奇異卻又燦爛的光芒。

    孟紹塹轉過身,饒有興致的望著她:“傅小姐?”

    靜知一下子死死咬住牙關,轉而卻是語調堅定,字字清晰可聞:“我答應你,但是,這之前,你要先答應我一個條件!”

    “你盡管說。”他靠在門框上,愜意的吸了一口煙,吞吐出裊娜的煙霧。蟲

    靜知唰唰幾筆在稿紙上寫了幾行字,然后遞到他的面前:“我要你在上面簽字,如果能夠按下指紋的話,就更好了。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讓我看看,你這是寫了什么。”他伸手接過來稿紙,眉梢挑起,笑的就更加的溫和起來:“傅小姐還真是想的周到,紹霆是我的親弟弟,縱然沒有這一張紙的束縛,我也不會讓董事會之外的人聽到一點點的風聲,傅小姐不用這樣擔心……”

    “白紙黑字寫個清楚明白還是比較好一點,畢竟,現在這社會,做什么事都講究真憑實據,不是嗎?”

    靜知卻絲毫不妥協,孟紹塹就一展眉,哈哈笑道:“好,傅小姐這脾氣,我十分的欣賞,喏,我簽字,還會如你所愿,在上面按上我的指紋。”

    靜知仔細看他寫好名字,又按了指紋上去,這才仔仔細細的將紙撕下來,折疊收好。

    “那么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了嗎?”孟紹塹關上門,從口袋里拿出小小一支錄音筆,打開,放在桌面上……

    靜知像是石雕一般坐在沙發上,空氣靜的讓人心生莫名不安,心也變的空落落起來,好似,好似有什么生命之中,難能可貴的東西,就從她的指縫之間溜走了……

    她忍不住的伸開手指,修長圓潤的手指放在靛藍色的長裙上,美好而又干凈,她胸腔中心臟那個部位,忽然之間有森利的疼痛襲來,逼的她眼淚騰時掉了下來……

    她聽到孟紹塹的聲音,醇厚而又低沉的緩緩響起……

    “傅小姐,在四年前,你和孟紹軒的婚禮上,孟紹霆先生是不是用強硬不合法的手段,強.暴了你?”

    她的心像是看似寂靜的海面,在下面翻涌無數潮汐。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腦海之中紛亂一片,忽而是那一天紹軒撕心裂肺的呼喊,忽而是她撞在玻璃窗上時滿臉的鮮血,忽而又是,他一雙眼睛,含著濃濃的悲傷和絕望,靜靜的望著她,卻是漸漸走遠……

    眼淚蒙住了眼睛,也好似蒙住了心,她感覺到自己微微的點頭,聲音細細小小卻又清晰的響起:“是……”

    他問了什么,她記不得了。

    她回答的什么,她也記不得了。

    直到最后,她聽到他關錄音筆的聲音,然后還有站起來打開門請她出去的聲音。

    她茫然的緩緩走出去,茫然的在他助理的帶領下走進電梯,茫然的下樓,茫然的坐進助理幫她攔下的出租車中,然后,車門關上,那個年輕助理的臉漸漸的遠了,一點一點的遠去,就看不清了。

    那一棟巨大漂亮的白色大樓,也漸漸的遠了,遠了,車子好像開到了減速帶上,小小的顛簸了一下,她沒防備,一下子撞到了前面的座位上,司機趕忙不迭聲的道歉,她卻恍若未聞,疼痛要她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她做了什么!她剛才究竟做了什么!

    惹上殺人官司,可能會有牢獄之災,那么,那么惹上強.暴的罪名,就可以擺脫警方的控訴了嗎?

    他原本就是紹軒死亡那件事的第一嫌疑人,而她,偏偏又愚不可及的幫人重新給他安了一項罪名!

    傅靜知啊傅靜知,你也不是白癡你也沒有笨到這種地步過,怎么今天就像是被人給操控了一樣,做出這樣蠢笨的事情來?

    “轉回去,轉回去!快!”她要趕回去,她要把錄音要回來!她后悔了,她不干了!靜知立時使勁的拍打起防護網,司機嚇了一跳,終于還是趕在一個岔路口調轉了方向,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車流擁擠在一起,久久不得動彈,靜知心急如焚,卻又偏偏無可奈何,又是長久的堵車,長久的紅燈。

    車子里的廣播正在插播一段廣告,在紅燈還未結束的時候,忽然播進來一條新聞——

    “就在剛才十七點五十二分,XX電視臺收到匿名錄音帶一盒,卻是一樁爆炸性新聞被人捅出,A市龍頭企業孟氏嘉承集團的第二繼承人,孟紹霆先生涉嫌一樁四年前的強.暴事件……當年的受害者終于浮出水面,開口證實孟紹霆先生曾在四年前她和孟家三少孟紹軒先生的婚禮上用強硬手段對她實施了強.暴……警方已經收到電視臺的報警電話,刑偵署已經正式開始立案調查此事,79825電臺將會實時向您播報事情的進展狀況……”

    靜知只覺得頭間一懵,電臺主播甜美的女聲還在繼續播報著什么,但她都聽不到了,她眼前只是大片大片的空白,而耳朵像是失聰了一般,什么聲音都沒,寂寥的像是大雪飄落的午后,毫無聲息……

    堵塞的車龍開始緩緩的移動,車子漸漸的加快了速度,直到重新停在了孟氏的樓前,司機連著叫了她幾聲,她才愣愣的抬起頭來,機械的拿出錢包,抽出一張紙幣遞過去,也不等找零就推開車門走下車子。

    孟氏大樓里此刻忽然熱鬧起來,無數的人行色匆匆或者是面色古怪的走來走去,她起初還腿軟的走不動,要踉蹌的扶著墻壁,待到最后,她忽然像是上了發條一樣,直沖電梯而去,而那貴賓專屬電梯卻正好叮的一聲打開了,靜知一抬頭,正好看到孟紹塹一臉春風得意的在眾人的簇擁下,正欲走出來……

    一眼看到她站在那里,孟紹塹甚至十分紳士的對她笑了一笑,“傅小姐怎么又回來了?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情還需要補充?”

    “無恥!無恥!”靜知此刻看到他丑惡的嘴臉,只覺得說不出的厭惡和憤怒,她幾乎是目呲欲裂一般沖過去,揚手就往他的臉上打去,只是還未近前,她就被他的手下給拉住了。

    靜知不停的咒罵,踢打,甚至還在那扼住她手腕的手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她像是發了瘋的困獸,一時間幾個男人被她弄的人仰馬翻,卻又不敢出手傷了她,竟是讓她掙脫了出來直接沖到了孟紹塹的面前……

    “孟紹塹,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他是你親弟弟!親弟弟!”靜知劈手一耳光打上去,卻被孟紹塹輕輕伸手扼住,他臉上的笑意漸漸褪去,幻化成深不見底的平靜和冷漠:“誰是我親弟弟?我早就說過,我沒有親人,沒有父母,沒有兄弟。”

    靜知驚住,好一會兒她才醒悟過來,沒有被他制住的手,抬起就往他扼住她手腕的手背上抓去,她指甲尖利,只一下,就在他手背上劃出了幾道血痕,孟紹塹卻絲毫不為所動,他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只是平靜的望著她,望著她臉色通紅,目中噴火的表情。

    靜知被他看到的發毛,手下的力道又狠了幾分,周圍的幾人忍不住的發出了倒抽冷氣聲,他的手背被她抓的稀爛,甚至露出了筋和骨頭,但孟紹塹依舊是握著她的手腕,沒有絲毫的反應。

    ps:好吧,月票過五十張,還有兩章更新哈~~~~豬哥繼續努力,大家好夢~~~對鳥,換了個投票,有關紹霆的,大家去看看哈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大庆52麻将漏挂软件 青海11选5 微乐捉鸡麻将最新版下载安装 sg飞艇哪个国家开的 老友东北麻将玩法技巧 信誉高的棋牌 澳洲幸运5百科 怎么判断是趋势股 福彩快乐8玩法 五分彩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 逍遥湖北麻将1元微信群 怎么在网上兼职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 黑龙江36选7周即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