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12301-2402570/

父子天性(六千字!)
     (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蘋蘋手中的紙碗啪的一掉在了地上,她茫然四顧,人流如潮,但早已沒有了那個小小的孩子的身影……

    “蘋蘋?非同呢?”安城從隔壁攤位人群之中擠出來,他滿頭大汗,手中還拿著一大堆的東西,見蘋蘋一個人傻站在那里,不由得急了,手中的東西啪的摔在地上,他一步沖過去,抓了她搖晃,目呲欲裂:“蘋蘋!你發什么呆,小少爺呢?我不是讓你和他坐在一起等我的嗎?他跑哪里去了?”懶

    蘋蘋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好半天,她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安城,非同不見了……我,我明明就讓他站我身邊的啊,就沒半分鐘,他就不見了……”

    “你哭什么哭!還不趕緊找?他一個小孩子能跑到哪里去?”安城氣的發瘋,一把推了蘋蘋,撥開人群喊著非同的名字四下亂看,但這夜市生意正是最好的時候,到處都是人和車,小小的孩子不過才三歲不到,大海撈針一般,又能往哪里去找?

    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在燈火通明卻又籠罩著無邊黑暗的夜色里像是蟄伏的一只獸。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身材魁梧的男人坐在后座上,薄薄的黑風衣襯出一張極其陰沉而又冷峻的臉,但此時,他唇角卻有了和緩的弧度,似在微微的笑,目光向下,卻籠罩在一個小小的孩子臉上。

    蟲

    “你是誰呀?”小孩子好奇心旺盛,瞪大了漂亮的眼睛望著這個男人,并不知道害怕。

    “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孟紹塹笑意更深,甚至還愛憐的伸伸手摸了摸非同的小臉:“我不但認識你,還認識你的爸爸呢。”

    非同倏然的睜大眼睛:“你騙人。”奶聲奶氣,童稚之下卻又透出幾分心動的味道。

    “我是大人,大人是不會騙小孩子的。”孟紹塹微笑著開口,一抬手吩咐司機開車。

    “真的嗎?那你告訴我,我爸爸是誰?”

    “那么,你愿意相信我嗎?”

    “我相信你的話,你會讓我見到爸爸嗎?”

    “當然。”

    小孩子沒有那么多的彎彎繞,更不知道防人之心是什么,就像是有人要給他好吃的糖果,他就會立刻答應跟人家走一樣。

    “好吧,我相信你。”

    “那你要乖乖聽我的話,不許哭鬧,不許不乖的吵著回家,如果你做得到,你爸爸就從美國回來看你了,如果你不乖不答應的話,你爸爸就不會再回來了。”

    “真的嗎?只要乖乖聽話就可以了?”

    “當然是真的,而且,從現在開始你就叫我伯伯,記住了嗎?”

    “……好吧,但是你不許騙小孩子,要和我拉鉤。”

    非同伸出小手,孟紹塹一怔,旋即笑道,“好,來拉鉤。”

    一大一小兩只手輕輕的鉤在一起,小孩子童稚的聲音在車廂里響起,卻帶出幾分讓人心生憧憬的平淡溫暖。

    這是她的孩子呢。

    孟紹塹在心里想,目光又溫柔了幾分。

    車子平穩的向前行,不多時就沒入了黑暗之中,仿佛是魚入大海,再無一絲絲的痕跡。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

    空蕩蕩的屋子,空蕩蕩的心口。

    不吃不喝,整整三日,卻絲毫沒有痛苦,她只是那樣安靜的躺著,起初還會掉眼淚,但到第三天,是連眼淚都沒有了,睜大了空洞的眼睛望著天花板,手里捏著非同最喜歡的小玩具,除卻幾不可聞的呼吸還有間或她的睫毛會微微顫抖,幾乎感覺不到這個人活著。

    沒人敢來打擾她,沒人敢忽然進來,沒人敢面對她升騰起濃烈希望時明亮的眸子和在得知非同依舊沒有消息的時候瞬間黯淡仿若死灰一般的瞳孔。

    靜園似乎都沉默了,連綿的秋雨蔓延了三日還未曾停歇,滄瀾亭似乎都在跟著哭泣,她所居住的半月泮仿若是與世隔絕,不時的,會有秋風卷了梧桐葉子飄飄悠悠的落在二樓的小陽臺上,玻璃門關上了,紗幔就安安靜靜的蜿蜒在地板上,木質的地板有人走動時會發出細微的嘎吱聲,墻上壁鐘的聲音就越發的突兀起來,突兀的讓人心煩意亂。

    他終是忍不住,在蘋蘋將飯菜又端出去之后,沖進了她的房間。

    “靜靜!”他聲音嘶啞,臉頰消瘦,顴骨都有些高聳起來,甚至連胡茬都沒有來得及刮干凈,一雙眼睛里更是密布著紅血絲,整個人似乎有些脫了形。

    “如果你還這樣不吃不喝下去,早晚會死!”

    他動作有些粗魯,將她從床上拽起來,又氣又心痛,她是在折磨自己,可是更加是在折磨他!

    靜知眼珠微微轉動,干裂的嘴唇似乎蠕動了一下,但她終究是扭過臉去,沒有說一句話。

    “如果你死了,非同被我找回來了,他就沒有媽媽了,傅靜知,你就這樣殘忍,你就是這樣愛你那個視若生命的兒子的?”

    懷中那個瘦的料峭的身體忽然就抖了一下,她唇角抽搐,臉上的肌肉古怪的抽動了幾下,而眼淚,卻終于落了下來,他見她哭出來,心下微微松口氣,他真是擔心,擔心她這樣一直憋著,不等非同回來她就先出了事!

    “你讓我怎么辦?你讓我吃東西,可我根本就吃不下,非同還這么小,他才三歲,如果是被人給拐走了賣到什么山溝里,或者是打成了殘廢去乞討,他怎么辦?他從小到大沒吃過一點點苦頭,沒挨過一指頭打,他怎么受得了?那么小個孩子,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為什么不是我去替他受罪,為什么要是他?”

    靜知哭的泣不成聲,揪住他襯衫的手指無意識的擰緊,而她的眼淚卻像是開了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她心里的難受和擔心,誰又能體會?不做母親,就沒辦法體會到那種幾乎是將心臟給剖開了一樣的疼痛,她的非同,小小可愛的非同,如果當真從此以后再不得相見,要面對母子生生分離,她即使還茍活著,又有什么意思?

    “靜靜,冷靜一點,聽我說好不好?”他按住她因為激動而顫抖的不能自持的肩膀,雙目灼灼望著她的眼睛。

    “你所說的,我向你發誓,向你保證,決不會變成事實,非同我一定幫你找回來,哪怕是掘地三尺,相信我靜靜,相信我好不好?如果非同回來,而你出了意外,你讓他怎么辦?他才三歲,他不能沒有媽媽!靜靜,打起精神來,你還要幫我找非同,如果你繼續不吃不喝的躺著,我就要分心照顧你,沒辦法全力投入去找非同,所以,為了非同,你不要再這樣繼續下去好不好?”

    “可我吃不下,我真的一口都不想吃,紹霆,你別逼我了……都三天了,還往哪去找?”她聲音越來越低,漸漸變成了近乎無聲的嗚咽。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孟紹霆見她這般,心中除卻心痛之外,卻是衍生出無法言說的失落,她只知道為了非同這樣折磨自己,可曾想過,她折磨自己的行為落在他的眼中,他會怎樣?若果她垮掉了,他會怎樣,若果她死了,他該怎么辦?

    她所考慮的一切,從來沒有將他計算在內,自始至終,她的世界里只有非同和紹軒,哪怕是現在淡忘了紹軒,還是沒有他,她的幸福不是因為他,她的悲傷也不是因為他,也許,她做任何事,都沒有想過他心里會怎么想。

    是,喜歡一個人不是只為了回報,可是一直以來的被忽視和拒絕,終是會覺得心灰意冷。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我還得和安城他們出去找,如果在A市,早晚會被找到,如果要出市,自然不會一點痕跡都不露,靜靜,非同在我手底下人手里丟的,我不管出于哪方面考慮,都要把他找到給你一個交代。”

    他說完,轉身就向外走,經過蘋蘋時,只交代了一句:“吩咐廚房一直煲著湯,她有胃口了就立刻送進來。”

    蘋蘋紅著眼睛點點頭,見孟紹霆一臉憔悴,忍不住道:“二少爺,您三天都沒休息了,好歹也休息會兒,讓安城先去忙……”

    孟紹霆擺擺手,“我沒事,你好好照顧她,我走了。”

    他拉開門,方欲出去,靜知卻忽然輕輕叫了一聲他的名字,他回過頭來,見她欲言又止的看著他,許久之后,他才聽到她的聲音:“紹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太累。”

    他心下一顫,方才那些涌上心頭的失落竟是一掃而空,她只要一句話,就可以輕松將他帶入天堂地獄,哪怕他知道,她根本不是主動想起他關心他,而是聽到了蘋蘋那句話,方才想起,這三天來,痛苦的人,不是她一個。

    但僅僅如此,他也滿足了。

    “我知道了,你要快點打起精神吃點東西,別讓我在外面忙還要擔心你,知道了嗎?”

    靜知輕輕點頭,隔著半個房間的距離,溫情卻在一點點的兜兜轉轉,她心中漸漸衍生出幾分的自責和心疼,她只顧著自己難受,卻忘記了他在外面奔波之苦,若不是蘋蘋說起,她竟然不知道他三天三夜都沒合眼了。

    就算是鐵打的人也熬不住啊,她有些心疼,心下暗暗的想,等到非同回來,她就要和他好好的長談一番,把心中的所想都告訴他,她并不是狠心的鐵石心腸,她也是……在乎他的。

    輔一下樓,就看到安城在樓下焦灼等待,一見他下來,立時就迎了上來,孟紹霆知道他有事要說,示意他出了小樓,方才問道:“什么事?”

    “二少,這件事有蹊蹺,我手下有個兄弟平日和大少爺手底下的一個馬仔交好,昨天喝醉了酒,就聽那馬仔說,這事和……”

    安城有些不自在的看看孟紹霆,卻正迎上他銳利審視的目光:“說!”

    安城立時應道:“是,二少,那馬仔說,是太太的意思,讓大少爺去辦的,說是害怕非同回孟家分一杯羹……”

    “別說了。”孟紹霆忽然開口打斷他的話,他沉思片刻,立時低聲囑咐道:“安城,這件事你知我知,讓你手下那個兄弟把嘴閉緊了,不準透一點風聲進來,更不準,讓她知道。”

    孟紹霆轉臉看看那小樓,聲音到最后就含了濃濃的威嚴。

    安城一愣:“二少,為什么不讓傅小姐知道?”

    孟紹霆心下有些苦澀;“原本她和媽的關系就是水火不容,若是讓她知道了是媽做的,依照她的脾氣和對非同的疼愛,你認為她還會繼續留在我身邊嗎?”

    “可是,紙終究包不住火啊……”

    “包不住也得包,這件事我來辦,第一要趕緊把非同找回來,第二就是給我嚴防死守這個秘密,誰敢透到她耳中一絲一毫,我一定割了他的舌頭!”

    他的話極其的陰沉而又冷酷,安城都有些害怕的看了他好幾眼,連連點頭答應。

    “你去吧,盯緊了大哥的人,還有爸爸那里,暫時封鎖消息,別讓他老人家擔心。”

    孟紹霆有些疲憊的擺了擺手,示意安城出去,他又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心下思量再三,方才上了車子向孟紹塹的別墅而去。

    ***************************************************************

    “三少爺,有您的電話。”宋景笑瞇瞇的走進來,手里拿著一支無線電話。

    孟紹軒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窗外不遠處是轟鳴濤聲,海水拍打著巖礁,卷起千堆雪,海浪碎裂開來,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那么近的距離,似乎一伸手就可以觸到那冰冷的海水,一睜開眼,就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濕黏空氣。

    他瘦了許多,但精神卻是極好的,一雙眼眸明亮銳利,但一向陽光而又俊朗不羈的容顏卻是帶了幾分的陰沉和冰冷,也是,過了這么些年非人的生活,明知道愛妻愛子都在國內,卻生生不得相見,這樣的煎熬還能忍住沒有瘋掉已是奇跡。

    “我的電話?你弄錯了吧,我這三年來,可從來沒有一個電話。”孟紹軒似笑非笑,轉過身去,長身玉立,猶如一樹樟蘭,但唇角卻是微微下撇,透出幾分的陰冷和森寒,那一雙眼睛,奇異的明亮,奇異的冰寒徹骨,和三年前那個總是器宇軒昂,笑起來一臉陽光卻又霸道不羈的男人,簡直是天壤之別。

    宋景在他這樣的目光里有些自慚形穢,她微微低頭,卻還是將電話恭敬的遞過去:“確實是您的電話。”

    孟紹軒一笑,卻又帶了幾分的吊兒郎當,他順勢往窗臺上一座,兩條長腿隨意的晃蕩著,伸出去的那一只手如同玉雪雕琢一般,骨節纖細,手指修長,瑩白如玉,加州的陽光如此美麗熱烈,卻不曾讓他的皮膚籠上一絲絲的黑暗。

    “拿來吧。”他半低了眼睛,長睫微顫,薄唇泛起迷人的弧度,笑的讓人,猜不透。

    “是。”宋景上前一步,將電話遞過去時,就嗅到他身上好聞的淡淡的梔子花香,這三年來,他排斥一切,卻又不得不默默的忍受一切,但唯一的要求就是每一年都要搜羅來各種梔子花味道的香水,長年讓房間里不斷這種香。

    宋景心中有些不舒服,她縱然是將自己的笑容變成傅靜知那樣,味道變成傅靜知那樣,一切都變成那樣,但

    還是走不進他心里,不,不說心里,就連眼里,都走進不去。

    “喂,是誰啊。”他滿不在乎的聲音聽起來慵懶而又不羈,一貫的放浪形骸,毫無世家子弟的溫文爾雅,但對女人,就是有著致命的誘惑。

    “你是爸爸嗎?”

    那端忽然傳來孩子稚氣而又響亮的嗓音!捏在手里的電話聽筒陡然的一顫,差一點就掉在了地上,孟紹軒愣住,許久之后,他才像是找到了自己的聲音一般,結結巴巴開口:“你,你是誰?”

    “你是爸爸嗎?”那個小孩子像是只會說這一句話一樣,又大聲響亮的重復了一遍。

    隱隱約約的,孟紹軒似乎還聽到那邊有大人低低的笑聲,他覺得頭皮發緊,掌心里不停的出汗,而脊背上也漸漸的濕透了,陽光透過玻璃窗照在他身上,他感覺自己像是大夏天里被人捉出來暴曬的蚯蚓,幾乎就要窒息死掉了。

    “你,你是,你是非同?”他像是初學說話的小孩子,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擠出來這句話。

    “哇!你真的是爸爸啊!”小孩子咯咯咯的笑了起來,那笑聲就像是天籟一般,孟紹軒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像踩在了棉花里,輕飄飄的似要飛起來一般,他死死的捏住電話,恨不得整個人都鉆進那電話聽筒里,將那個小小的孩子拉到面前,仔仔細細的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他和靜知的非同!

    “告訴我,你是不是叫非同,你媽媽是不是叫傅靜知?”孟紹軒騰地從窗臺上跳下來,他一下子撕開了襯衫,如玉一般胸膛裸露出來,宋景竟是一下子羞紅了臉轉過身去,而他卻置若罔聞,只是隨心所欲的將自己襯衣丟在一邊,汗濕了的黑發落了幾縷貼在額上,卻更是襯的他這個人溫潤如玉,俊逸逼人。

    “你怎么都知道呀。”小孩子奶聲奶氣的說著,似乎被人都猜到了就很不開心一樣。

    “你——你真的是非同,真的是非同!”孟紹軒驚呆了,他無法想象自己竟然在三年后,在和自己親生兒子三年都不曾聽聞對方一點訊息的情況下,忽然聯絡上了彼此!

    “都被你猜到啦,你還要問,我的爸爸好傻。”非同一手揪著電話線,一邊給孟紹塹做了一個鬼臉,雖然口吻抱怨,但實則那一雙漂亮的大眼睛里卻是著實的寫滿了愉悅和孩子童真的開心!

    孟紹軒卻是傻笑了起來,他雖只是在講電話,但那眉眼之間卻都是溫柔和寵溺,甚至還點點頭應道:“是,是,爸爸很傻,但是非同很聰明很乖對不對?”

    他小心翼翼的講著,試著哄自己的兒子開心,話語中透出來幾分笨拙,讓非同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ps:哈哈,偶寫到那句“你是爸爸嗎?”就想起老版西游記中紅孩兒拿著紅纓槍指著觀音菩薩,很厲害的問道:“你是猴子請來的幫手嗎?”哈哈哈哈……

    笑過之后,偶要討伐你們!每次加更,就沒花和月票,情何以堪?偶巴巴的熬夜給乃們加更,乃們……這么霸王!!!今天一更,六千字……(⊙_⊙),更完了,偶去睡了,不理你們了!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七星彩高手论坛 股票的开盘 手机填大坑真赢钱的 山西扣点点免费下载 3d试机号对应金码 e球彩 足球即时比分网删除 街机金蟾捕鱼破解版 手机安卓四人单机麻将 山东省十一选五走势 中彩网双色球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浙江11选5奖励 微乐捉鸡麻将 新疆时时彩五行走势图 188篮球cba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