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2301-2402521/

铭刻在心的吻(四千字)
     (蒲公英中文网www.utkfh.club)“我也不会再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但?#19968;?#26159;要说一声谢谢你,谢谢你的?#19981;叮?#20063;谢谢你的放手……”

    她说到最后,泣不成声,伏在他膝上的瘦弱的肩膀剧烈的颤抖,而眼泪无法停止的?#28872;?#24357;漫下来,将孟绍霆的衣服打湿,他的手僵直在她的头发上,胸口中的酸楚像是潮汐一样无声无息的弥漫而来。蒲公英中文网www.utkfh.club

    “不要说了静知。”他的声音有点抖,他强牵的想要笑一笑,想给她擦擦眼泪,但他的嘴唇在抖,手也抖的厉害,肿的高高鼓起的手疼的他只想将手剁掉。

    “你让我说吧,让我把这些话原原本本的说出来,绍霆……我在两年前带着非同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心里告诉自己,原谅你,原谅那么多年前你无心的过错,甚至,我也原谅?#22235;?#22312;我和绍轩婚礼上所作的一切,但是我和你,真的已经结束了,绍霆,我在离婚协议上签完字,我和你就结束了,结束了,也回不去了,绍霆!都回不去了,我已经不爱你了,我用?#22235;?#20040;长那么长的时间,忘掉你,不再爱你,求你,不要再将我拖进万劫不复,好不好?”

    她忽然抬头,含泪的眼眸望着他眨也不眨,那泪水就从漆黑的眼眸里落下来,一颗一颗落在他的心上。

    她是真的对他毫无感觉了,就算是她带走他送的梳子,就算是他生病她来看他,就算是她对着他?#25512;?#30340;笑,那也无法说明?#35009;?#20102;,那都是他自己?#23391;?#20986;来的,是他的一厢情愿,和她,无关。虫

    “好,好好,我答应你,结束,我们彻底,结束。”他一边点头,一边苍白的笑了笑,然后,他伸手捧住她的脸,却忽然低下头吻她的眼泪,那眼泪是咸涩的,是悲苦的,?#21069;?#27714;的。

    静知缓缓的闭上眼睛,漆黑的睫毛下一串眼泪滚滚而下,他的唇覆盖在她的眼睛上,轻轻吻掉她全部的泪水,静知没有躲开,?#35009;?#26377;抗拒,她只是缓缓的抬起头来,颤抖的唇边滑过一行眼泪,而他的唇也落下来,迟疑许久,终于?#20572;?#35206;上了她的。

    静知浑身一颤,眼睫微微颤抖许久,却终是没有睁开眼睛。

    他吻了她,却只是贴在她的唇上轻轻触碰。蒲公英中文网www.utkfh.club

    孟绍霆感觉心脏某处似乎坍塌了一半,他终于要放开手了,从此以后,他留在A市,再不回来。从此以后,她过她想要的生活,再不会有他出现的生活,他们只能是陌生人。

    “静知,你要好好的,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你?#19981;?#30340;人,你嫁?#32902;耍?#21035;让我知道。”

    他轻轻放开她,却还是将她拥在怀中。

    静知点头,她不知道她的心里为?#35009;?#20250;这样难过,她也不知道她的眼泪为?#35009;?#20572;也停不住,她更是不知道,她怎么忽然这样留恋他的?#28526;В?#22905;甚至想要他多抱她一会儿,她想要记住他的味道。

    熟悉的烟的味道,七年都没变,熟悉的古龙水的味道,从十年前那个夏天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变,熟悉的他的嘴唇的温度,从他们的初吻到今夜还是记忆幽深。

    她爱他那么多年,几乎是用?#25042;?#19968;次才让自己解脱出来,她怕了,深深切切的怕了,那样爱一个人太辛苦,太辛苦。

    她承受不起,她已经不是十七八岁的无知少女,她没有了孤注一掷的资格,她没有了凭着一?#36824;?#21191;,爱着一个男人的勇气。

    *******************************************

    已经是凌晨四点钟。

    她忽然觉得时间太快,她忽然觉得夜太短,她忽然觉得今晚的月光太冷太凄凉。

    而他抱着她,而她还在他的怀中。

    她想让自己忘掉过去的仇恨,忘掉她是傅静知,忘掉他是孟绍霆,忘掉她嫁给他弟弟,忘掉她是一个?#30422;祝?#23601;这一个晚上,就这两个小时,就最后,放纵自己一次。

    反手环抱住了他,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上,湛蓝的?#40723;?#19978;,北斗七星排列整齐,而猎户?#20146;?#21363;将移到正北方向。

    “你看到猎户?#20146;?#20102;吗??#26412;?#30693;没了眼泪,她忽然转过身子,指给他看天上的?#20999;恰?br />
    “在哪里?”他抱住她,将下颌抵在她的发顶上,轻声的询问,他恍惚儿的觉得,他们像是一对热恋的青年男女。蒲公英中文网www.utkfh.club

    而他?#19981;?#36825;样的感觉,他原本是一个无情而?#25527;?#28448;的男人,他活了三十多岁,从不曾尝试过普通的人间烟火会是?#35009;?#26679;的幸福。

    “你看偏北方向,看到了吗?有三颗很亮的?#20999;?#25490;成一整排,那就是猎人腰带上的宝石。”

    孟绍霆长眉微展,唇畔带着和暖的笑意,他伸出手去,指了指天幕,方向?#27425;?#24494;的偏开一些:“是那里吗?”

    她像个小孩子,瞄准了他的指尖看过去,?#35273;久跡?#21448;摆摆手:“不对不对,再往左边一点,看到了吗?三颗整齐排成一排的?#20999;牵?#24456;亮很亮的。”

    “这里吗?”他的手指又挪动了一点,偏偏跳过?#32902;?#25143;?#20146;?br />
    她有些着急,嘟着嘴唇像是一个拼命想向小伙伴展示她的漂亮玩具的小孩子。

    “是这里啦,你又指偏了。”她干脆握着他的手,纠正他指错的方向。

    她的手凉凉的,?#20174;只?#33147;润泽,他的心脏像是忽然被人击中,酸疼的感觉瞬间席卷全身。

    她握着他的手,她握着他的手。

    “猎户?#20146;?#22914;果移动到正南的方向,就是要过新年了,我小时候,?#21051;?#37117;盼着它赶快赶快移动到正南。”

    她一脸的憧憬,月牙形的眼中有明?#20940;?#29864;的光芒,她想起自己的童年,只有?#30422;?#21644;静园的童年。

    “你很?#19981;?#36807;年?”

    他柔声问,?#27425;?#20303;她的手指,十指交叉的动作,无限的缱绻。

    “是,爸爸平常总是很忙,天南地北的跑,我经常几个月几个月看不到他,小时候很虚荣,看到?#25004;?#22969;妹都穿漂亮的衣服就很羡慕,而新年爸爸一定是在家的,爸爸在家,就会带我买许多许多平时想要的好东西,所以我最盼望过年,爸爸可以从除夕就陪着我,一直到过完元宵节,我最爱吃汤圆,爸爸总是带?#39029;?#21435;吃,我们不去大酒店,不去出名的?#25918;?#24215;,爸爸带着我钻了好几条小巷子,在破破烂烂的小饭馆里?#26685;?#23477;,真是好?#22253;。?#25105;可以一口气吃上二十只,然后搁下碗就开?#21363;?#21741;。”

    她忽然笑了,却似腼腆的捂住嘴,一双眼睛亮的像是猎人腰带上发光的宝石。

    他也笑,笑的真是好看,而他的脸颊贴住她的,双臂环在她的腰上,她就靠在他的怀里,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点的缝隙。

    “你为?#35009;?#35201;大哭呢?难道是元宵不好吃?”他好奇的问,听她说这样多的话,温温柔柔的说话,真是幸福。

    她瞧他一眼,是眼角的含笑余光,很妩媚的眼神。

    然后自己也撑不住?#35785;?#31505;出来;“我在哭,?#39029;?#30340;这样多,肚子都鼓起来,爸爸给买的新裙?#29992;?#22825;大年初一怎么穿得上??#24378;墑前?#40654;买回来最新款的小洋装,可着我的腰做的呢。”

    他也笑,笑着亲亲她:“真是个傻傻的小女孩儿。”

    静知渐渐敛住了笑意,垂下头来,她的头发滑了两肩,蜿蜒在他的膝盖上。

    他的心跳的厉害,又想起他会背的为数不多的诗?#24515;?#19968;?#20303;?br />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19978;?#19978;,?#26410;?#19981;可怜?

    他觉得他的难受像是洪水一样泛滥出来,他无法隐忍,无法控制,他圈紧手臂抱住她,那?#21767;?#37027;?#21767;簦?#22905;几乎要无法呼吸了,可她不想动,她不想动。

    静知,静知,可不可以,不要不?#19981;?#25105;,不要讨厌我,不要说恶心我,不要抗拒我,不要推开我。

    他闭上眼睛,眼眶周围刺痛的难受,他一向混沌的心?#24049;孟?#36879;出些许的清明。

    明月可以见证,他也许,?#21069;?#22905;的。

    “爸?#30452;?#30528;我回去,我哭着睡着了,?#35009;?#26102;候到静园的我不知道,睁开眼的时候,我在我的小床上,枕边放着整整齐齐的漂?#28872;?#26381;,两套一模一样的,一个是原来的尺寸,一个是稍微宽了一寸的新衣服,我开心极了,笑着跳着换上新衣裳,爸爸看到我开心,就乐的胡子也一翘一翘的,静心静仪都羡慕?#25042;耍?#21364;不敢像平常那样过来抢走我的新衣服,因为爸爸最疼我了,不允许任何人对我一点点不好。”

    静知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她在他怀里微微挪动身子,弯下腰,又伏在他的膝上,她的声音就变的闷闷的。

    “爸?#32959;?#30340;那一天,还执意要亲自给我买汤圆吃,我坐在车子里,看着爸爸高大的身躯走在雪地上,然后,他一句话没有说,就趴在雪地上,呼吸没有了,温度?#35009;?#26377;了,我拼命的哭,拼命的喊,我使劲的拖着他,想把他拉到车子上,可是我真没用,我没有力气,我甚至,还把我的孩子……”

    “静知!”他忽然叫她的名字,她迷茫的抬起头来看着他:“绍霆?你知道吗?爸爸?#25042;耍?#23401;子也?#25042;耍?#19981;是我拿掉的,不是我拿掉的。”

    “静知……”他痛惜的看着她,伸手抱住她,轻轻吻她的额头,痛苦的呢喃:“静知,都过去了,过去了,别想了,别想了好不好?”

    她?#23391;?#22238;过神来一点,但眼神还是有些呆?#20572;?#22905;?#36530;?#30340;看着某一点,眼睛很大很亮,但没有一点点眼泪。

    “我听到孩子在哭,哭的嘶声裂肺,他的小手抓着我的肚子不愿意出来,可是最后,他变成一滩血,我甚至看到他即将成型的小手,他还不到五个月,就没了,没了,没了……”

    她的身子一软,软在他的臂弯里,他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他尝到了比她还痛苦十倍的滋?#25238;?br />
    “我经常做梦梦到他,他咯咯的笑着在地上爬,长的很可爱,眉毛眼睛像你,嘴巴鼻子像我,他总是伸手要我抱抱,然后又忽然消失,我就一个人惊醒,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望着破破烂烂的房间?#20302;?#30340;哭,而那时,你在美国,将我一个人丢在地狱中。”

    “我求你了静知。”他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他红着眼睛望着她,声音嘶哑的哀求:“我求你了,不要说了好不好?”

    她似乎神智有些不清,渐渐的脸又开始发白,她捂着疼的抽搐的?#31119;?#30524;中腾起水汽,她哀哀的看着他,声音小小。

    “绍霆……我疼,我疼……”

    “哪里?静知,哪里疼?别怕,别怕……”他?#24597;?#30340;抱住她,见她的手死死的抵在胃上,他慌地放下她,想去给她拿药,但她的手指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

    ps:今天加更,字数为一万二!!?#23194;?#20204;给力?#25302;?#33457;月票啊!!!如果数据给力。,明天继续一万二!!!加?#20572;。。?#33970;公英中文网www.utkfh.club
【网站地图】

大厨师登陆
技术工种比较赚钱 在农村开游泳馆赚钱吗 黄金td怎么做赚钱 恐霸差事哪个赚钱 抖音快手关注任务赚钱app 流量用wifi区别赚钱 赚钱搞投资多少钱 红牛销售员赚钱吗 青龙记神途赚钱 现在的火锅店还赚钱吗 小红书黑卡代下单赚钱 手机网游如何赚钱 手游至尊传世能赚钱吗 做信贷和车贷哪个赚钱 怎样网红赚钱 喜马拉雅电台上传视频赚钱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