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12301-2402412/

愿不愿,做我的女人!(三千字)
     (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前些日子你要嫁人,現在又傳出你被杜默然包養,果然,我沒錯看你,釣上這樣的金龜,又怎么還能看得上那個猥瑣男?

    “紹霆!”曼君愣怔許久,卻是忽然追了出去,她向來對他做任何事都是毫不加干涉的態度,但是這次,他一點都不遮掩自己的憤怒和嫉妒,就這樣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全都寫在臉上,曼君卻覺得有些承受不住。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她被無視的已經習慣了,被冷落的也已經習慣了,她隱忍也成了習慣了,但是她不能離開他,她還想做他的妻子,回國這么久了,他遲遲不肯訂下婚期,現在過完年一周多了,他還是對舉行婚禮的事情閉口不提,爸媽電話打來好幾次,都被她用各種理由給搪塞掉,她是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紹霆,你們已經離婚了,你不要再管她的事情了好不好?”曼君幾步追上他,在他身后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腰,她顫抖著哀求他,那樣的卑微,在他的面前,她就像是地上的塵埃,已經低的不能再低。

    孟紹霆的腳步頓住,因為憤怒,還因為某些不知名的情緒,他全身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而此刻曼君柔軟的身子緊貼著他的后背,她的話語和哀求的口吻將他的神智一點一點拉了回來。

    說了多少次了,在心里說了多少次了,不再見她,她的事情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了,只要她不和紹軒在一起,他就對她視若不見,可是為什么,她的一點點消息,都還是這般輕易的就挑起他的怒火?蟲

    他不是一個容易失控的人,也不是一個愛發脾氣的人,更不是一個喜歡把負面情緒寫在臉上的人,他之前也沒有對女人動手的惡習,可是在面對她時,他為什么就這樣一次次的破例,讓自己都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到底哪一個他,才是真正的他?

    那一次從傅靜知家離開,他腦袋里裝了許許多多的疑問,她為什么會說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他當時沒有機會盤問清楚,事后也曾經打電話給爸媽,也著人暗暗查問,但是事已過去這么幾年,知道的人當時也沒幾個,更何況,媽當時待靜知也還不錯,她若不是做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爸媽也不會氣成那樣,對他提出和靜知離婚的事情來。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他覺得有些混亂,這一種被別人掌控了情緒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孟紹霆漸漸冷靜下來,他身邊已經有了曼君,現在又跑去對傅靜知興師問罪,曼君怎么辦?

    但是憤怒的情緒不是分秒之間就可以消去的,胸腔內翻涌的狂躁急需要找一個突破口來,卻是忽略了這件緋聞的傳播疑點重重。

    照片顯然是偷拍的,而杜默然是出了名的低調難拍,記者早已對他死了心,多少年都沒傳出一星半點的緋聞了,怎么現在靜知剛剛去杜家做了鋼琴老師,就被人拍到了同進同出,親密用餐的照片?

    其實,靜下心來想一想,這個疑點不難想到,但是這兩個男人,一個被憤怒燒的失去了理智,一個痛苦欲絕,根本不曾有人想到,幕后推手究竟是什么目的。

    “紹霆……”見他一直沉默不語,曼君也有些惶恐起來,她輕輕松開手臂,粉色的唇被她的拼命克制給咬出了清晰的齒痕,看起來越發的楚楚可憐,孟紹霆看到曼君哀怨的神色,腦海中卻是漸漸幻化出傅靜知那一張哭泣的容顏,在什么時候開始,她或哭或笑,就那樣一點一點融入了他的骨血之中,漸漸影響了他的思維?

    他恨他自己這樣的改變!更是恨,為什么偏偏是她,那個他拋棄不要的女人左右了他!

    當初明明是他不要她,他甚至還能清楚記得提出離婚的時候她失魂落魄失去了風度的模樣,可是現在,不過五年的時間,她眼里再也不看他,對他的態度冷若冰霜,反而是他像是丟了魂一般!

    “回去吧。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孟紹霆狠狠的捏緊手指,他轉過身,徑自越過曼君向別墅走去,他不該任由這種情緒持續的泛濫,他即將成為別的女人的丈夫了,他的前妻過著什么樣的生活,和他,又有什么關系?

    曼君怔然的站在園子里,春寒料峭之中,隱約的看到花草的枝頭有了鵝黃的淺綠,讓人看了心生喜悅,偶爾吹來的風還是極冷的,她卻像是感覺不到,木然的站在那里,透過冷清的花園,她看到他轉了方向,向小泉那里而去,她覺得眼睛有些疼,使勁的眨了眨,好受了一些,他的背影融入枯黃的枝葉之中,卻還是看的清楚,她這樣愛他,什么時候,他在她的面前,也可以像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一般,喜怒哀樂俱全呢?

    ********************************

    孟紹軒一路飆車,料峭春寒之中他將車窗全部打開,甚至車頂也被他全敞開了,瑟瑟冷風毫無遮攔的席卷而來,他卻覺得心底的怒火漸漸的冷卻,那些狂躁的情緒就漸漸的湮滅了一般。

    頭發被風吹的打在臉上,極疼,他卻有一種快意的感覺,一手握了方向盤,一手卻夾著雪茄,偶爾的,他不知是被煙味嗆住還是舊疾未愈,咳嗽的有些撕心裂肺,但是他卻還是不管,和她見過那一次面之后,他的煙癮越發的大了起來,而且非濃烈的古巴雪茄不可,原本因為她不喜歡,他曾讓自己戒了煙,但是后來,她都不愿意再出現在他的生活中了,他難道連那唯一的樂趣也跟著狠心的她一起埋葬?

    跑車急速的停住,車輪和地面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孟紹軒遠遠看到杜默然所住的中式別墅,這是必經的出口,只要她在杜家,他一定能截住她!

    初春的黃昏來的很快,孟紹軒只穿了一件駝色的長風衣,脖子里胡亂的系著一條深咖啡色的長款粗線圍巾,尖巧的下頜被那深色一映,越發的晶瑩白皙,他半靠在車座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煙,車廂里充斥著濃烈刺鼻的煙味,他卻是渾然不覺一般,一雙漂亮的眸子就那樣盯著別墅的出口,動也不動。

    天幕上最后一抹亮光隱去的時候,天地之間會有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的茍延殘喘的明亮,暗藍色像是藍色妖姬一般的夜幕下,孟紹軒遠遠看到靜知的身影,她上了一輛車子,車牌有些眼熟,是杜默然的座駕。

    孟紹軒掐滅了煙頭起身,他拉開車門下車,在那輛車子開出別墅的時候,他直接迎了上去。

    他這輩子沒什么東西讓他怕過,但是此刻他貿然的擋住了她的去路,心中卻有些沒底,她會不會生氣?

    已經說了不要再見,已經決定做陌生人了,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的對她糾纏不休!

    杜默然停了車子,他扭臉看坐在后座的靜知,語帶關切:“知知?”

    車燈很亮,照射出孟紹軒清晰的身影,但是他俊美的五官被那雪亮的燈光給映襯的有些看不出清楚表情,他就那樣不羈的站在那里,花瓣一樣的唇上帶著隱約匪氣的笑,靜知坐在車子里不動看著他。

    “杜先生,我自己回去好了。”不知過了多久,靜知緩緩的開口,他一定是看到報上的新聞才來找她的吧,她做盡了這樣再外人眼中沒廉恥的事情,他會怎樣看她?

    她忽然有些害怕。

    “路上小心,有事給我打電話。”杜默然很紳士開口,見她松開安全帶下車,拉開車門的那一刻,杜默然忽然叫住了她:“知知,很抱歉,我給你添了麻煩,你和孟先生好好談談,把事情說清楚,如果需要我幫忙,決不推辭。”

    “嗯。”靜知感激的一笑,拉開車門跳了下去。

    她輔一下車,孟紹軒幾乎是立刻沖到了她的跟前,他拉住她的手腕就走,看也沒看杜默然那里一眼。

    “孟紹軒,你干什么!”靜知被他粗魯的樣子弄的有些生氣,他的力氣很大,她的手腕幾乎都要被他捏碎了!

    他一直將她拉到自己的車子跟前才停住,一雙好看的眼眸晶亮一片望著靜知,而那性感的唇卻是勾起了一邊唇角,充斥著戾氣的笑意讓靜知心底沒來由的一驚!

    過了一會兒,孟紹軒忽然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錢夾,他打開,依舊是那樣繃緊了唇笑著,將里面的卡全部拿出來胡亂塞在靜知的懷里,死盯著靜知訝異的神情,霸道到了極端的狠狠開口:“你要錢,我給你,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這是我全部的存款,如果不夠,如果你不滿意,我就把我的房子,車,我在孟家的股份全賣了,哪怕是傾家蕩產,只要你說要,我就絕不搖頭,傅靜知,如果我也這樣做,你愿不愿做我的女人!”

    ps;啊啊啊啊三少啊,我愿意做你的女人!我只要你的卡就行了,真滴……

    月票鮮花多多(貌似是花花三百,月票二十,但是花花已經一百了,囧,乃們很牛啊!),今天還會有加更!看妞們兒的表現啦!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浙江6+1开奖号码多少啊 谁有山东11选5微 广东快乐10分钟开 博彩老头排列三 香港四十九选开奖记录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小数定双码解一生肖 分分11选5官网下载259 电竞比分直播app 浙江11选推荐 幸运赛车技巧全攻略 红中麻将怎么玩 体彩超级大透乐开奖 篮球比赛比分软件 北京快3专家预测 香港免费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