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12301-2402403/

放棄
     (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靜知急的猛地出了一頭的冷汗,她抓住媽媽的手,毫不留余地的開了口:“方先生,請您留步!”

    人在緊急的關頭,似乎真的可以爆發出極大的力量來,靜知這一使力,竟是穩住了身形,讓方進也不得不停了下來。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小區的入口處燈光不是很亮,映襯著地上刺目的積雪散發出淺黃色的光芒,將那雪也襯托的有些骯臟了,方進雙眼有些腥紅,他轉過身來,直勾勾的看著靜知,氤氳的燈光下,她小巧精致的臉越發顯的蒼白而又楚楚可憐,不自禁的,方進心底升騰出了說不出的一陣火焰,但他還殘存著一絲絲的理智。

    過罷年,也不過是十來天的時間,他忍忍,也就過去了,到那時,結了婚,還不是任他搓扁捏圓?

    想到這里,不由得微微笑了一下,他放開宋如眉的手,走到靜知的身邊,靜知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更緊的握住了媽媽的手,方進卻在她面前一步處站定,伸手幫她理了理頭發,“那我就先回去了。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靜知一愣,抬眸看他,卻見這個相貌普通的男人眼底竟是有了憨厚的溫情,她心下一軟,想到他們已經訂了婚,過幾天,她就要嫁給他,就是他的妻子了,方才那樣對他說話,確實是自己不禮貌……

    “方進,你路上小心。”靜知想到這里,不由得柔柔笑了一下,她抬手,輕輕握住了他的:“新年快樂。”蟲

    方進一喜,也不由得握住她的:“靜知,也祝你新年快樂,再過幾天,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他的聲音里有著很明顯的興奮,靜知卻不曾被感染,她只是點點頭,心里悄然的溢出點點的心酸和凄涼,而那凄涼竟像是無法控制一般席卷了全身,靜知恍惚的抬起頭,方進在她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轉身走了。

    她就扶著媽媽木然的站在那里,看著方進不高的身形在雪地上一點一點的消失,天幕上掛著白森森的月牙,仿佛也在絲絲的透著冷氣一般,靜知不由得打了一個冷戰,她扶住媽媽,轉過身去,一步一步緩緩的上前……

    她一直低著頭小心翼翼的走,晚上的雪地結了冰,滑溜溜的,而媽媽喝的爛醉東倒西歪,靜知漸漸沒心思亂想,只小心的扶著媽媽走,生怕不小心讓兩人摔倒在地……

    不長的距離,她頭上竟然冒了汗,快走到公寓樓前的時候,忽然有一個人悄無聲息的站在了她的面前,靜知原本沒在意,隨便看了一眼就要挪開眼去,卻又僵硬的頓住自己的動作。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你——你怎么在這里?”靜知倏然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男人,不過是一個多月的光景,面前那人卻整個兒脫了形。

    他瘦高的身子形影相吊,厚厚的大衣穿在他身上卻像是掛在竹竿上一樣晃晃蕩蕩,而那原本俊美的讓人嫉妒的臉上卻有了頹廢的胡茬,兩頰也凹陷了下去,顴骨看起來就有些高,讓他整個人更是添了幾絲的冰冷和刻薄。

    他就那樣低著頭看著她,在料峭的月光下留下拉長的單薄的身影。

    靜知脊背上漸漸的開始冒冷汗,她怔仲的后退了一步,正好走出了樓層投下的陰影,路燈和著月光,她頭上刺目的紅色紗花看起來有些詭異。

    孟紹軒就那樣看著她,癡癡的看著她頭上鮮艷的紅花,一動不動的站著,而放在口袋里生了凍瘡的雙手卻開始控制不住的癢起來,但他還是不動,就那樣望著她,用他深凹的雙眸死死的盯著她。

    靜知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她心里有著說不出的苦,卻不能對任何人說一個字,她心里有著萬般的委屈,卻已經在歲月的長河中習慣了不去抱怨,她知道自己斗不過孟紹霆,所以她選擇離開或是躲起來,她知道她不能和孟紹軒在一起,所以現在,她不希望看到他的出現。

    更何況,她已經訂婚了,她想要安安穩穩的嫁一個好人,然后做他的好妻子,再做一個好媽媽。

    五年前孩子剛剛沒有的那一段日子,她每天晚上都睡不著,睡著了就開始做惡夢,那一段混亂的時光持續了整整一年,她才從喪子的陰影之中掙扎起來。

    “你要嫁人了?”在她預備從他身邊繞過去的時候,他忽然開了口,聲音啞的嚇人,靜知不由得抬起頭,正撞上琥珀色的眸子,她嗓子里一眼,眼淚瞬間逼到了眼眶那里卻又死死的忍住,她緩緩的點頭,腦袋像是有千斤重。

    點頭之后,半天都沒有聲音,靜知盯著自己的腳尖看,幾乎不敢呼吸,而他一動不動的站著,不知在想什么。

    “很好。”

    他的聲音很低,低的靜知幾乎沒有聽到,她嗓子里奇異的響了一聲,復又抬起頭來想看他的表情,他的手卻是緩緩的落在了她的頭發上,靜知只覺頭皮上一陣的發麻,她半低了頭,看不到他的動作,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她的心里亂極了,卻又透著凝深的平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手離開了,靜知緩緩的抬起頭來,見他手中拿著她頭上戴的新娘紗花,一雙眸子里似有了隱約的水汽癡癡的看著那臟兮兮的花發呆,她只覺喉嚨里一陣發緊,狠命的咬住了舌尖,疼痛讓她清醒過來,靜知深深的低了頭,將眼底的淚水逼回去,而那淚珠兒卻是不爭氣的在眼眶里打轉,倏忽兒一下就掉了下來砸在了她的衣角上……

    ——————————————————————蒲公英中文網www.utkfh.club
【網站地圖】

大厨师登陆
湖北30选5玩法 精准六肖期期中无错版 辉煌棋牌骗局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任 浙江6+192 王中王精选4肖中特 中原河南麻将3下载 好彩1开奖结果 cba即时比分网最全 二码中特会员料已公开 陕西11选5怎么买 浙江麻将 文商配资 幸运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30选5今日开奖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定牛走